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CP值,讓台灣人身陷低薪困境

CP值,讓台灣人身陷低薪困境

發文時間: 2020/06/30   文 / 黃郁傑 瀏覽數 / 27,950+

「我想去日本找工作,薪水起跳就比台灣高好多」 「我想去美國留學後在那邊找工作,隨便年薪就是台灣好幾倍起跳」

pexels,僅為情境配圖圖/pexels,僅為情境配圖

低薪話題對大家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吧!疫情來襲前,受朋友之邀,筆者在台北看了一場音樂劇,表演結束後大夥邊討論觀後感想,也同樣感慨台灣薪資偏低與藝文工作者薪資在此大環境下的困境。隨後,筆者意外發現,當告訴旁人說自己去看了音樂劇,與上網用音樂劇當關鍵字查資料時,從大多數人第一個回應都是:「看音樂劇?CP值也太低了,」CP值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成為衡量一切的基本單位!

台灣思維開口閉口CP值,殊不知文化涵養不是能用CP值計算的,先不論這齣音樂劇本身巧妙將台語電影與音樂串連,朋友們紛紛認為如果要「看劇」,不如把相同時間拿來看追劇網推薦的劇。然而,真的是這樣嗎?先從頭開始來看看CP值吧。CP值本來是經濟學及工程學為了要客觀評論不同產品的效能與價格,而量化出來的數值,讓人較容易分辨該產品到底是物無所值、或物有所值、還是物超所值。

然而,開口閉口CP值的思維,卻導致台灣人陷入了一個低價消費的囚徒困境。對於消費者、販賣者來說,原本各自並沒有最佳策略。而CP值思維使得消費者傾向選擇低價,販賣者則「因為消費者會選擇低價,那我就開始設定低價」的導向。

當CP值變成主流價值,只會要求又好又便宜

陷在這樣的囚徒困境又會產生什麼結果呢?行為經濟學告訴我們,人們做決定其實是不理性的,會依照反射性直覺思考來做出判斷。當注重CP值逐漸成為主流時,多數人會在這個循環中不自覺的將CP值成為最高標準,人們開始要求連鎖體系的餐飲,用低價來販售比較高價值的商品;消費者希望衣服要符合潮流但是又要便宜,所以有了快時尚的崛起;電視台發現與其花時間編寫好劇本,倒不如買海外的版權來播比較快,因此打開電視只剩下韓劇、日劇、美劇。

對於大多數企業來說,削價競爭搶市佔、搶客人、會讓公司獲利下降。要如何挽救毛利?首當其衝就是減低薪資,用低薪雇用員工便成了常態,而當薪資普遍下降時,要求價格低廉更成為一般人購物的首要考量。這種惡性循環,讓筆者深深認為CP值的C跟P根本就是Cheap and Poor的代名詞。

擺脫低薪命運前,請先跳脫負循環賽局

然而,該如何跳脫這個負循環的賽局呢?跳脫賽局的方法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消費者及販賣者雙方都需要有更全局的視野。能夠「認知」自己身處在負循環的賽局,每一個人都扮演著決定經濟循環的重要角色,而要改變目前的困境,必先從根深蒂固的「習慣」─想要便宜的百圓商店、想要打折到見骨的精品這種習慣性計算CP值中跳脫,甚至不排除政府也要加入「協調」所有人一起進行行為的改變,雙贏才有可能。

消費者要進行消費的選擇,相信物有所值,不能天真的想要用低價來購買所有的東西,羊毛出在羊身上,該重新認知自己的花的每一分錢,影響的都不只是那當下所購入的東西,更可能是這一分錢的花費,最終成就了你愈來愈低的薪水。

(本文作者為創業家,旅居日本第12年。臺灣出生,早稻田大學企管碩士、經濟學學士,取得日本房地產仲介專門執照(宅地建物取引士)。)

您也有獨到的職場薪情觀察想分享嗎? 

《遠見》讀者觀點單元,隨時等著您投稿告訴我們您的經驗談!

投稿請點右側網址: https://gvlf.gvm.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