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發文時間: 2020/07/09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56,750+

若為兩岸關係提一「台灣方案」,根本架構是: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一、在兩岸競合關係的現在進行式、未來式或終局完成式中,都不可、不必、不應消滅中華民國。

二、亦即,在兩岸競合關係中,中華民國在實然及應然上的存在,都不容毀滅。

本文反對台獨。因為台獨要消滅中華民國,而我認為消滅中華民國不是解決兩岸問題及台灣自身問題的正確方案。本文也不同意北京迄今的終局方案,因為這些方案(如「一國兩制」)皆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台灣方案」應有四個基本元素:

一、憲法對照。中華民國憲法不但確立中華民國的實然存在,且是為整個「中國」保全了對民主自由的選擇權。這部憲法是在中國內戰的背景下誕生,以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有民治民享的普世價值、中國傳統文化道統,及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為本位,雖經戒嚴等波折,但如今已大體實踐了主權在民的真諦。相對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則是以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階級鬥爭及一黨專政為指引。在這些指引下,經濟部門如「三面紅旗」已證實徹底失敗,卻竟仍讓馬列斯毛最惡劣的政治操作存留至今。台灣方案回歸中華民國憲法,就是要維持住「兩部(中國淵源)憲法」的對照比較,這正是中華民國「應然存在」的基石。兩岸中國人應有此認知並珍惜。

二、堅持民主。中共認為,消滅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但其實卻是,中共若消滅了中國五千年來唯一的民主自由政體中華民國,將成中華民族的罪人。因為,自由民主是中華民國對中國歷史及世界文明的承當,不容中共毀滅。

三、對等分治。終止內戰思維,兩岸不再有敵對政府,而應互相接納為分治政府。

四、和平競合。兩岸競合關係的現在進行式、未來式或終局完成式,皆必須和平進行。「競」是對普世價值、人權人道、民族形象、人民福祉及治理績效等的競爭;「合」則是在經貿、文化、社會、兩岸前景等方面的合作(如ECFA),未來若涉及和平協議或統一等議題,亦是「合」的範圍。

上述台灣方案四元素,涉及多線思考:

一、「國共內戰史觀」已經翻頁,而應站在「人類文明史觀」的高度思考兩岸議題。中國大陸已相當程度崛起,但這個「中國」將永遠以「低人權/低民主」的一黨專政一路走下去嗎?現在,是不是該想一想,14億人口的「中國」要如何走下去才對得起、當得起人類文明?相對而言,兩岸問題也不再是中國歷史上「秦滅六國」那種專制世襲王權間的「大一統」問題,因而中華民國這個民主自由的政治文明成就,不可消滅於一黨專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手,否則將是天理人道皆不容的文明浩劫。

二、在終局方案出現前談「一中原則」,必須維持「一中各表/求同存異」的條件與過程。

三、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

四、不再有交戰政府,互視為分治政府。

五、統一不易,營造兩岸「統一前」和平發展的關係,比強求「統一」更重要。

六、統一是中華民國憲法的保留議題,但統一不是神諭,「如何統一」必定先於「是否統一」及「何時統一」。也就是說,統一是一個「條件命題」。

七、統一,不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應朝「互統一」思考,也就是「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若以「大屋頂中國」為想像,此中或許存有「第三條路」。

八、中華民國作為中國的「民主燈塔」,較成為「台獨堡壘」,對中國及世界文明更具意義、更有貢獻,且在國際及兩岸博弈中使台灣更有生機。作為台灣的生存戰略,中華民國當然比台獨強。

九、綜上所論,台灣方案就是:不容中共消滅中華民國,也不容台獨消滅中華民國。

經歷2018北京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至中美貿易戰到疫情肆虐,世界局勢、中共命運及兩岸互動皆生巨變。中共現在內外焦頭爛額,療傷止痛猶恐未逮,更已無力操控兩岸情勢。概括而論,對北京言,統一,無論武統、文統或買統,皆已撞壁擱淺,兩岸僵局的化解已無時間表可言,北京必須作的與只能作的,就是應當維持「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非如此,不能阻止兩岸情勢惡化。

台獨理論已經進化到「中華民國新生論」。美國與民進黨更已走到將台灣變成「華獨與台獨混合體」的地步。保留華獨,北京不能動武;操弄台獨,中共只能坐看切香腸。以前,渲染武統,都是中共喊打喊殺,現在大陸涉台智囊卻相互警告別上了美國的當,可見已陷嚴重被動。照這個形勢走下去,中華民國終究若被美國及民進黨掏空,兩岸難題更加難解,中共就成了中華民族罪人。

台灣問題不只是台獨造成,而主要是因中共要消滅中華民國所造成。北京所說的「統一」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這樣的「統一」絕不可能被台灣人接受。中共要消滅中華民國,就把台灣人趕向了台獨。挽回的方法,就是要由「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轉向「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比如說,北京反對「一中各表」,扼殺了「九二共識」,打趴了國民黨,卻激活了民進黨。兩岸辛苦經營的九二共識,就此毀於一旦。

再說一國兩制。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將台灣香港化。這並未將一國兩制「汙名化」。姑且不說今日中港的兩制僵局,奇怪的是,北京居然要以「消滅中華民國」來與台灣實現「心靈契合的統一」,且對台灣人竟然拒不接受而覺得不知好歹、不可思議。試問:北京將如何維持「一國兩制」這種「殭屍政策」?僞裝活著,其實已死,自欺欺人。

今日大局證實,北京的兩岸政策已徹底失敗。

兩岸問題不再是「強秦吞六國」式的內戰遺留,而是一個必須「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為兩岸人民創造救贖」的世界文明考驗。套用北京的話語:兩岸解方不能以中共永遠一黨專政為「歷史定論」,兩岸未來更不能以消滅中華民國為「必然要求」。

北京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造成「中國在台灣滅亡」,且為台獨作嫁,必須轉向「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6月2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