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文灼非香港 > 錢大康對香港高等教育的貢獻

錢大康對香港高等教育的貢獻

發文時間: 2020/07/17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70,550+

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將於今年8月底五年任期屆滿後退休,頗令人感到意外。離別在即,錢校長最近開始邀請各界朋友聚會,陸續餞別。

為了提升浸大的教研水平,校長錢大康制定了大學的10年策略發展計劃(2018-2028)。(灼見名家圖片)圖/為了提升浸大的教研水平,校長錢大康制定了大學的10年策略發展計劃(2018-2028)。(灼見名家圖片)

香港浸會大學去年11月宣布,錢大康校長將於今年8月底五年任期屆滿後退休,頗令人感到意外。因為他上任時提出不少發展大計,招兵買馬,踏入第四年便提出離任,有點壯志未酬的感覺,更令人聯想是否因為政治原因,讓他感到意興闌珊?離別在即,錢校長最近開始邀請各界朋友聚會,陸續餞別。

澳門出生、香港成長的錢大康在美國學成後,1992年返港出任剛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教授,從此與香港高等教育結下不解之緣。他在科大服務了18年,與三任校長吳家瑋、朱經武及陳繁昌共事。這18年正是科大突飛猛進的時期,奠定了這所走高科技路線學府的國際領先地位。2007年4月,當時我在《信報月刊》擔任總編輯,為了慶祝創刊30周年,破天荒舉辦了一場八大高校校長論壇,原本邀請了科大朱經武校長擔任演講嘉賓之一,由於他臨時要出門未能出席,委託了署理校長錢大康教授參加,當時他是科大的首席副校長。論壇的主題是「香港如何成為區域教育樞紐」,錢大康建議吸引更多國際學生來香港進修,指出來港唸書的研究生大部分都不留在香港工作,博士生返回家鄉多從事教育相關工作,香港可以向世界各國輸出影響力及文化。他從2004至2012年擔任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委員,2005至2012年出任研究資助局主席,對香港高等教育的研究實力瞭如指掌。

2010年,錢大康告別科大,轉投香港大學,出任首席副校長,輔助徐立之校長。當時我在港大出任校務委員兼校董,每個月開校委會都有機會見到錢教授。港大的架構比科大龐大,10個學院各有悠久歷史,10多間宿舍管理制度各異,百年學府校友眾多,首席副校長負責的範疇甚廣。2011年港大慶祝創校100周年,可惜因為籌備邀請時任副總理李克強擔任慶典主禮嘉賓期間出了一些失誤,發生了8.18事件,對港大造成很大的傷害。記得當日錢教授與學生事務處主任周偉立博士親自去太古堂天橋接收校友及學生的請願信,沒想到就在隔臨的梁銶琚樓發生了警察與學生推撞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徐立之校長備受校內外批評,最後決定不再續約,留任延至2014年3月離任。期間港大全球招聘新校長,錢大康是熱門人選,但他表示沒有興趣申請,最終由來自英國的馬斐森教授出任新校長。錢大康原本打算完成五年的任期便退休,後來獲香港浸會大學的邀請,2015年9月出任新校長,事業更上一層樓。

浸大發展大計

我與幾任浸大校長都熟悉,特別是吳清輝校長,他在港大任教的時候,我正在念本科。吳校長也出席過上文提及的八大校長論壇。他把浸大的影響力推至珠三角,在珠海創了與北師大合辦的浸大分校,以英語授課,今天已經成為內地知名的一線學府。繼任的陳新滋校長是著名化學家,精通文史,任內也作出了不少建樹,特別是校園擴充。2017年初,我邀請錢校長做了一個深度訪問,暢談他對香港高等教育的看法,以及對浸大發展的大計。香港浸會大學創校60多年,歷史悠久,一直重視博雅教育,錢校長上任後希望把定位放得更精準,課程設計更有特色,讓大學的優勢可以進一步發揮。他希望有機會與世界一流的博雅學院與私立大學結盟合辦課程,創出潮流。他上任不久,便向校董會申請加開一個職位,在教學研習方面增加一位副校長,改良學生的學習模式,豐富他們的學習經驗。他認為最重要的學習並非由導師去教導他們,而是讓他們朋輩之間互相學習,這需要製造環境。這位副校長除了關注學生事務,更重要是構思策略,如何整合課程,需要8至10年才能達致。他從香港大學邀請了與他共事多年的周偉立博士加盟,以他豐富的學生事務經驗,得以充分發揮。

為了提升浸大的教研水平,錢大康制定了大學的10年策略發展計劃(2018-2028),除了為學生提供最佳的學習體驗,提升大學的科研力量,並推出「人才100」計劃,在全球廣攬精英,並興建全新的創意校園。去年底在他的致浸大師生校友函總結了他上任後的大計進度,「人才100」已經聘請了60多位出色教授,耗資數十億的創意校園將如期於2023年落成,為學生提供更多宿舍及創意空間;善衡校園的長遠發展計劃也進行得如火如荼。雖然這一年來政治風波不斷,他說捐款的熱心人士並沒有減少。

學生事件成為全城熱話

最近兩年,浸大幾宗涉及學生事件成為全城熱話,2018年初有學生代表因普通話考核的安排大鬧語文中心,對職員粗言穢語,甚至涉嫌禁錮,引起社會嘩然。去年反修例風波期間,浸大學生會會長因購買大量鐳射筆遭警員拘捕,大學高層努力營救。之後學生舉辦論壇要求與校長對話以及跟其他教職員討論期間,極盡侮辱,這些現象不只在浸大出現,其他院校也很普遍,對校譽的影響十分惡劣。我在訪問錢校長時曾問他關於校園政治化的問題,他欣賞同學關心政治,但不能夠一言堂,不尊重別人的思想及言論自由,打壓異見,我在港大擔任校委期間,也深深體會到。去年反修例風波後來演變成示威人士對多個大學校園的肆意破壞,損失慘重,學生也嚐到了苦果,原本自由開放的大學一下子變得門禁森嚴,是否值得好好反思?

原刊於《明報月刊》,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