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國民當法官 逾淮為枳?

國民當法官 逾淮為枳?

發文時間: 2020/08/05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9,400+

陪審員必須對審理案件完全緘默,彼此之間除了在法庭外,私下不能交談案情,不能接受新聞界採訪,否則觸犯藐視法庭罪名,嚴謹的人連回家都不能對家人透露案情。主要著眼於陪審員不要受外界影響,保持獨立客觀。這在華人社會很難做到,大家一起去吃個午餐,就開始口沫橫飛,討論案情,針砭是非。

《國民法官法》立法院已三讀通過,將於3年後實施,未來本刑10年以上之罪、因犯罪而發生死亡的案件,由6名國民法官和3名職業法官「合審合判」,平均每年500多件,算是綜合英美法和大陸法的進步做法,但是要防範逾淮為枳,「適應不良」的副作用。

陪審團制度源自英美法,此為19世紀英國陪審團情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圖/陪審團制度源自英美法,此為19世紀英國陪審團情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首先,陪審團制度源自英美法,英美法前提是被控告的人無罪,控方必須證明其有罪,我國是大陸法,被告必須自己舉證,證明自己無罪,所以《國民法官法》應該是可以減少冤獄。但是國人心裡應有準備,有陪審的刑事案件極可能曠日費時,國人期待的「速審速決」不太可能。

再者,美國注重法治,因此從小學到大學都有法學課,社會法律意識強,陪審員對事實認定、罪證認定都有共識,美國陪審團制度經過200多年繁衍,已經完備成熟,大凡陪審員和法官責任畫分、陪審員的資格認定,以及誰有豁免權,都有明確界定,以免擾民又妨害司法公正。

在美國,法院從投票名單中抽籤出來要通知可能人選,用投票名單主要著眼於投票是國民權利,也是義務,有投票的人才有資格做陪審員,做陪審員曠日費時,案子可能拖上幾個月,因此很多人為了不要做陪審員,甚至不投票。

其次,挑選陪審員有很嚴謹的程序,被通知要參加的人選是電腦隨機抽出一大批人,隨機抽的目的也是達到公平,每天早上要打電話到法院問是否要去報到,達5天之久,確定不去,大概等兩年才會再被抽到。

被通知要報到的人,首先被請入法庭,陪審員因為被視為合作人,法官非常親切,解釋將涉入的案件,然後起訴方(檢察官)、辯護方(律師)各派人問陪審員各種問題,目的是選出公正人選,不能存偏見,例如非裔犯罪者案件,辯護方就會挑選非裔或少數族裔,1995年美國足球明星辛普森殺妻案,辛普森的夢幻律師團隊,對白人陪審候選人極盡刁難,陪審員大部分就是非裔,法官是日裔美人,結果證據確鑿的凶殺案被陪審員判為無罪,舉國譁然。

復次,陪審員必須對審理案件完全緘默,彼此之間除了在法庭外,私下不能交談案情,不能接受新聞界採訪,否則觸犯藐視法庭罪名,嚴謹的人連回家都不能對家人透露案情。主要著眼於陪審員不要受外界影響,保持獨立客觀。這在華人社會很難做到,大家一起去吃個午餐,就開始口沫橫飛,討論案情,針砭是非。國民法官必須知道自己責任重大,甚至是神聖的,操控著嫌犯的生死及前途。

此外,和台灣不同,美國陪審員只能根據事實,判定被起訴者有罪或無罪,量刑輕重由法官決定,也是制衡的表現。判決必須全員同意(通常是6位),如有1位不同意,都被視為流產,全部程序重來一次,所以國人期待的速審速決不太可能實現。

陪審員固然也有倔強無比、固執己見的人,但大部分人都最後會順服團體意見,不致審判流產,最怕的是3對3,誰都不願意讓步,結案必定曠日費時。

此外,美國的陪審員如被抽到,工作單位必須准假,而且薪水照發,並且政府還要給少額補償,有時審判拖延半年之久,雇主不能歧視做陪審員的員工,對企業也會產生一定的衝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