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肇鑣矽谷 > 矽谷貧富兩極、疫情下的觀察

矽谷貧富兩極、疫情下的觀察

發文時間: 2020/08/07   文 / 黃肇鑣矽谷 瀏覽數 / 49,700+

矽谷的《水星報》(Mercury News) 去年統計,矽谷上層 5% 家庭年收入為美元 40萬左右,比較其他地區如紐約和波士頓的30萬高出甚多,而德州的休士頓(Houston) 則只有25萬。矽谷較低年收入家庭占 20%,其年收入為3萬6左右,和其他美國城市相近。矽谷的房租非常昂貴,中低收入者常常為租房子而煩惱。COVID- 19 新冠肺炎更造就了貧富差距的擴大。

近日矽谷報載有一家庭夫妻和三個小孩加上合租的七名房客,共12人住在一個三卧室小公寓,其中有9 人染疫,先生失業住在醫院、太太是清潔工。另一方面,矽谷週邊半山上有許多豪宅,家家戶戶都可以看到移民在烈日下整理的花草爭姸。著名的史坦福醫療中心雖然資金充裕,仍然獲得聯邦政府一億元美元的紓困金。矽谷貧富兩極眾生象,值得探索。

矽谷鳥瞰,取自Wiki圖/矽谷鳥瞰,取自Wiki

貧富兩極

COVID- 19疫情後,許多高科技員工多在家網路上班,而過去依靠他們的大批服務業者,郤困難重重。最容易看到的是各處中餐館,他們靠外賣、與節省皮費(經營成本),店內只剩下幾個廚師作菜,掙扎了三、四個月,有些只好闗門了。 另外影響最大的理髪店、政府要求都關了門,有個師傅說他已經三個月完全沒有收入了。

我們認識的清潔工,是個單親媽媽,帶著10歲女孩,平日靠幾個家庭作清潔工和照顧小孩為生。她說有些主婦很照顧他,在疫情期間不要求來上班,仍然付工資。但是也有家庭主婦,要求甚多並苛刻工資、非常難應付。我們常用來回機場的司機,多年客人來回舊金山和聖荷西國際機場,生活安定。近年 Uber 興起,業務減半了。而疫情來後,幾乎沒有了顧客,昨天有人回台北乘華航,去了一趟舊金山機場,難得看到華航的梅花圖案。他說偌大國際機場幾乎沒有什麼旅客。他主要靠每天替大型餐廳送外食。幾個月前拿到聯邦政府 1200 美元的紓困金,高興的不得了。

企業紓困金:小企業幾千元對比史坦福的 1億美元

有個朋友他創辦的高科技公司,每年都由會計師報稅,由正式的機構管理薪資和員工福利,所以很快的由地區銀行申請到聯邦的紓困金,拿到約100萬美元作為數十個員工好幾個月的的薪資補貼。小企業、小商店也聽說有些獲得數千元的政府紓困金,但是如果他們繳稅資料不全,或是和銀行來往不多,就都很難申請到紓困金。

史坦福健保中心(相當於史坦福大學醫院),獲得 1.03 億美元紓困金。 然而多年來累積了 7 億現金,使外人感到意外。前些日子,該中心還要求中低層員工年薪在55,000 到65,000 者 減薪 20% ,他們大多為清潔工和助理工、很令社會不滿。

矽谷除了有相當多成功上市的大股東和高報酬的科技及管理人才,但尚有不少因為投資房地產而致富的,他們或用集資或用槓桿從事房地產,有些來自紐約,也有些歐洲和亞洲移民因長年投資地產而成千萬或億萬富翁,也聽過幾位講著自己致富的故事:那裡有房子、有公寓、有大小商場、有農場等,才知道致富不一定要靠華爾街的股票。但是在疫情中也聽到公寓主人叫苦,因為政府要求房東不得趕走不何付房租的住客,而房東尚要為某些富裕的房客付昂貴的地價稅。

《彭博》(Bloomberg)曾經報導,矽谷有不少私人土地開發商具有60多億元以上美元資產,他們於1960 年代即開始投資,那時土地便宜、每平方英尺的土地和建築費僅須10 美元,月租約0.10元/平方英尺,今天同一塊地賣價為100元/平方英尺、建築費用高達300元/平方英尺。理想的住宅區,每平方英尺賣到1000元以上。Google、Apple與Facebook 等鉅子每年都大量買地皮、重建新大廈。

Google總部遠見資料照,僅為情境配圖。圖/Google總部遠見資料照,僅為情境配圖。

華人也有自己的圈子,擁有多棟住宅房產公寓者甚多。近來聽說有人要申請低利率貸款,被銀行拒絕,因為他們已有4㨂房子,第五棟已經不能申請 2.75%的低利貸款。但是華人也多節儉,除了住大房子外,甚少開豪車,直到近年大陸來的新一代人,也聼過他們去米其林餐館聚餐、每人可花費上千美元,也聽過些八卦新聞。而出生美國的下一代華裔則較多參與社區活動或從事慈善事業。

失業的大軍

矽谷目前失業率到六月底約為 10.3% ,較一年前的 2.7% 要高得多,但遠低於美國全國的 14.7%。舊金山是旅遊和餐飲重鎭,因此失業率較高,而南灣的高科技業失業率則只有3.2%。而小型企業和各大小商場已有大批失業的員工,是很大問題。州政府正在設法救助。

在街邊乞討的窮人,僅為情境配圖。來自Pexels圖/在街邊乞討的窮人,僅為情境配圖。來自Pexels

最近討論甚多的是如何送中小學生因 COVID-19 秋季上學的問題,而大學畢業生失業率也高漲了。近日幾位矽谷富豪提議,由數個家庭共同出資,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到一個家庭的後院補習,同時幫助上網指導學校的老師。這樣也許可幫助使尚未找到工作者短暫的工作機會和合理的報酬。希望由家長們共同分擔費用、譬如時薪20 ~40元。如此家長就可以上班賺錢去。這建議滿不錯的,加州天氣一般很好,其他地區則不一定行得通。

高漲的科技股市和創新高的疫情

近日美國股市又再爆發,蘋果(Apple)股票高漲到每股455美元,市值已經接近兩兆美元的天價,過去兩年間幾乎翻倍了,它已是台積電(TSMC) 股票市值的五倍,矽谷又將創下許多億萬富翁。對比小商店失業的雇員和移民的困頓家庭,令人不勝唏噓。

空置的辦公室、失業的百萬大軍,即將開學恐將沒有學生的學校,而美國每日約有1000人因 COVID-19過世,即使富裕的人家,也不得不問「快樂的家庭」在那裡?

(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機械系畢業,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碩士和博士。曾任職美國明尼蘇達州3M總公司主管多年,目前任數家美國公益基金董事及學術社團顧問、並為業餘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