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文灼非香港 > 香港大學中文學會九十年滄桑

香港大學中文學會九十年滄桑

發文時間: 2020/08/19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2,200+

我在1983年11月出任港大中文學會的出版幹事,負責學會所有出版事宜,包括編輯年刊《友文》,由約稿、編輯到找印刷廠及廣告商,幾乎是一腳踢。沒想到,這一年的出版經驗,為我日後從事新聞出版行業埋下了伏筆。

1931年,曾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中國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教授應香港大學中文學會的邀請,在港大大禮堂作公開演講。圖片為蔡元培與中文學院師生合影,前排左八為蔡元培,左七為馮秉芬。(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圖片)圖/1931年,曾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中國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教授應香港大學中文學會的邀請,在港大大禮堂作公開演講。圖片為蔡元培與中文學院師生合影,前排左八為蔡元培,左七為馮秉芬。(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圖片)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名譽副教授楊永安博士7月初發信息約稿,希望我為港大中文學會90周年的紀念特刊寫篇文章,回憶我在學會的歲月。港大中文學院在2017年10月慶祝創院90周年,在中環大會堂美心酒樓宴開數十席,當晚不少歷屆中文學會幹事都有出席,與老師、同學共話當年。

中文學會在1930年2月28日成立,可惜因為疫情的緣故,今年初沒有舉辦90周年的慶祝活動。楊永安教授兩年前為中文學院紀念90周年主編了一本名為《足迹——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九十周年》的歷史圖片集,資料十分珍貴,中文學會也值得從歷任幹事的角度編輯一本紀念專書,發掘更多寶藏。

我在港大的數載歲月,與幾個有悠久歷史的組織有緣,先後擔任幹事、助理及導師,包括中文學會、學生會、歷史系及明原堂宿舍,都是這所百年老校的縮影。在英國殖民地學府,中文學院可謂聊備一格,是唯一可以用中文授課的學院。

我手頭有一本《香港大學中文學會七十周年紀念特刊》,是20年前出版的,封面有創會主席馮秉芬爵士的題字,彌足珍貴,當年同學整理了70年發展史,很有參考價值。馮秉芬是香港漢文中學(今金文泰中學)首屆畢業生,畢業後與兄長馮秉華考進成立不久的港大中文學院讀書。

這本特刊收錄了一篇馮爵士的訪問,談及當年中文學院的同學都希望能夠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學會,以便切磋琢磨,研討學術,便興起了成立中文學會的念頭,以『溝通中西學說,別其異同,辨其得失』為宗旨,肩負弘揚中國文化的使命。

學會更得到社會賢達的支持

由於當時的港督金文泰爵士對中國文化有濃厚興趣,親自致函嘉許港大中文學會對推動中國文化的貢獻。學會更得到社會賢達的支持,包括馮秉芬的父親馮平山、周壽辰、羅旭龢、曹善允等。據馮爵士的回憶,當年學會的只要活動有春茗、郊遊、出版刊物及學術講座等,他最難忘的是邀請到國內著名學者如蔡元培、張繼、戴季陶、胡適等到港大演講,各界矚目。馮秉芬在港大畢業後,一面接手家族生意,一面積極參政,先後擔任市政局、立法局及行政局議員,與他的父親一樣,對社會公益尤其是教育方面份外熱心,更一直擔任港大中文學會的名譽顧問,支持學會的發展。

經過三十年代多屆幹事打下的基礎,中文學會在大學具有影響力,會員也不僅限於中文學院的學生。日本侵華,1941年香港淪陷,港大停辦,學會也解散。戰後中文學院的馬鑑教授及陳君葆協助復會。五十年代中文學會的活動更全面,話劇表演是主要活動,更有籌款用途,成為大學甚至社會盛事。

1959年學會創辦《東方》雜誌,成為港大第一份定期的中文刊物。六十年代學會為了籌募中文系同學助學金,舉辦了幾項大學籌款活動。七十年代港大學生人數增加,學會的活動更多元化,第一屆中國文化周於1976年舉行。

1975年出版《文友》(翌年改名《友文》)刊物,為同學增添寫作天地。七十年代開始更以電影首影禮的方式進行籌款,觀眾更多。八十年代之後中文系是文學院的大系,主修及副修人數眾多,學會提供的服務更多元化,推陳出新,發揮更大影響力。

從1930年起,擔任過學會幹事的學術、文化、教育界名人有不少熟悉的名字:龐德新、劉唯邁、李直方、文世昌、余晃英、黃兆漢、范耀鈞、劉潤和、布裕民、周永新、李家樹、楊春棠、丁新豹、潘啟迪、胡燕青、李焯然、梁偉文(林夕)、湯浩堅、李雄溪、鄭振偉、吳美筠、潘淑嫻等。

我與港大中文學會於1983年結緣。那年剛進港大文學院,開學前參加不同組織的迎新活動,從學生會、院會、系會及興趣學會,我都不錯過。由於一年級打算選修哲學系的課,與哲學學會的幹事混得比較熟,正考慮出任新一屆的幹事。

剛好中文學會候任主席林兆玉女士正在物色新同學組閣,便遊說我加盟,我在1983年11月出任港大中文學會的出版幹事,負責學會所有出版事宜,包括編輯年刊《友文》,由約稿、編輯到找印刷廠及廣告商,幾乎是一腳踢。

沒想到,這一年的出版經驗,為我日後從事新聞出版行業埋下了伏筆。1984年我接任主席,為學會開拓一些新的服務,包括為同學購買老師指定的參考書,曾經試過與幹事跑遍全港文史哲書店搜羅僅存書本,方便同學到學會購買。

那一年的中國文化周主題是中國科學史,系主任何丙郁教授是英國著名中國科技史學者李約瑟教授的弟子,展覽吸引不少港大不同學系的師生參觀,在舊圖書館外的書展規模更是大學的紀錄。

1985年底我卸任時找不到二年級的同學願意接任主席,因為文學院從翌年起二年級需要考試,很多同學都不願花時間在組織上。由於我申請停學一年出任學生會副會長,便勉為其難再做一年中文學會的前屆代表,帶領一批新同學薪火相傳。

港大中文學會90年歷史有很多值得書寫的人和事,讓現屆幹事好好發揮,祝願出版成功。

(原刊於《灼見名家》,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