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戰略清晰是解藥,還是毒藥?

戰略清晰是解藥,還是毒藥?

發文時間: 2020/09/07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7,000+

美台新菜,或許快上桌了

這一個多月,美台之間的互動大概可以用親密無間來形容了。美國在台協會(AIT)宣布八月是美台安全合作月,8月9日美國衛生部長訪台,AIT處長酈英傑到金門參加八二三砲戰紀念活動,繼之於26日與外交部共同發表臺美「5G安全共同宣言」(Joint Declaration on 5G Security),蔡英文又於28日投桃報李,宣布開放美豬、美牛進口,最後,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於美東時間8月31日上午,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針對台美關係發表演說,表示要強化台美關係,而且宣布啟動雙方的「經濟與商業對話」(Economic and Commercial Dialogue),全面探討美台經濟關係。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於8月31日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針對台美關係發表演說,表示要強化台美關係。圖片來源Flickr by U.S. Embassy Jakarta圖/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於8月31日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針對台美關係發表演說,表示要強化台美關係。圖片來源Flickr by U.S. Embassy Jakarta

美台關係日漸親密,這是不爭的事實,雖值得高興,卻不能天真以為台灣安全就此高枕無憂了。這個事實對台灣有何意義,是值得思考的嚴肅議題。就在9月2日,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會長Richard Haass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上發表一篇文章,標題很直接:「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一定不能含糊」(American Support for Taiwan Must Be Unambigious. )。以該期刊、該協會、該人的份量,可以預期這篇文章將在美國外交圈激起一陣陣漣漪。新菜,或許快要上桌了。

戰略模糊無關台海和平

Richard Haass這篇文章所針對的問題,也是兩岸都很關心的問題,亦即中國大陸一旦武力侵台,美國是否會馳援。過去40年,美國都不回答這個假設性問題,也是Haass所說的戰略模糊。他認為,這個立場既讓中共因為不確定美國的反應而不敢輕舉妄動,也讓台灣不敢宣佈獨立,因為不確定美國是否會支持。然而,時空環境改變,此一戰略模糊的立場恐將失去嚇阻的效果。

Haass所謂時空環境改變,首先是指中共軍事實力的增強。他認為美國現在未必能在台海衝突中占上風,而且未來趨勢更有利於中國大陸,除非美國投入顯著的資源來預防衝突,否則沒有機會防止中共所造成的既成事實(a fait accompli)。其次是習近平主導下的中國大陸在對外關係上愈來愈堅定,包括在南海的軍事化,對新疆大量維吾爾人的監禁,在香港強硬實施國安法,以及對台灣種種施壓作為等等。如果美國再不清楚表態,恐怕會讓習近平誤以為台海發生衝突時美國不會馳援。

Haass擔憂,如果美國再不清楚表態,恐讓習近平誤以為台海發生衝突時美國不會馳援。圖為習近平與蔡英文。來源遠見資料照圖/Haass擔憂,如果美國再不清楚表態,恐讓習近平誤以為台海發生衝突時美國不會馳援。圖為習近平與蔡英文。來源遠見資料照

Haass因此主張,在遵守一中政策的同時,「美國為了捍衛過去的成果並且持續嚇阻中國的冒進,應該採取戰略清晰的立場,清楚表明如果中國對台使用武力,美國必有所回應。」Haass的論證,其實是看錯了病,自然也開錯了藥方,他把過去戰略模糊的嚇阻效用抬舉得太高了。

的確,美國過去從來沒有清楚回答是否會馳援台灣的問題,台灣海峽也維持了40年的和平,但並不是因為美國的戰略模糊。過去40多年台海和平最重要的原因有三:

(一)美中實力有很大的差距,中國自知實力不足,算盤一打,當然是不敢輕舉妄動了。換言之,美國過去的戰略嚇阻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有絕對的軍事優勢當靠山。 

(二)中國最高的戰略利益是和平與經濟發展,兩岸統一也必須服從此一最高戰略利益,因此中共高舉和平統一及一國兩制的大旗。不過,中共也很清楚地表明不會放棄武力,而且也讓美國相信其必要時動武的決心。

 (三)台灣只能依賴美國,台灣過去並非不確定一旦宣佈獨立,美國是否會馳援台灣,而是確定美國根本不會伸手幫忙,因為美國根本反對台灣有這樣的想法,此所以台灣從來不敢跨越紅線。對台灣來說,美國其實是戰略清晰,而不是戰略模糊。

戰略清晰是錯把毒藥當解藥

最近這幾年台海最重要的變化之一,就是中共軍事力量的增強,而且在反介入以及區域拒止(A2/AD)的能力上,已讓美國想干預也恐怕力不從心。這是西方不少專業機構評估的結果,Haass也持同樣的看法。在這種情形下,美國如果改採戰略清晰的立場,究竟是如Haass所言,可以有效嚇阻中共動武,或者根本是幫倒忙呢?

或許有人會問,既然中共已具備了武力犯台的軍事能力,為什麼還不動手呢?老實說,中共是否動武,何時動武,沒人能預測得準,然而,當前台海和平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共整個國家大戰略的考量,在和平統一仍是最佳選項的情形下,大陸固然要有充足的軍事準備,卻沒有動武的必要性。對中共而言,中美對抗才是目前頭等的大事,這個大局既影響兩個百年的目標,更影響政權的穩定,當然,也牽動台海情勢的變化。如何應對當前中美對抗,化解其影響,以持續推進國家發展,才是中共當前最主要的戰略任務,至於台海局勢,重點仍在有效遏止台獨勢力以免影響其對大戰略的追求。

美國官方及Haass等認為美國的一連串作為是回應中共的動作,但同樣的,中國大陸也認為自己的一連串作為也是回應美台的動作。從過去的歷史來看,美台關係與美中關係是逆向關係,換言之,美台關係愈友好,美中關係就愈緊張。客觀而言,三方的作為同時都是促成兩岸緊張情勢上升螺旋的因素,甚至有走向不可避免悲劇的風險。

回顧過去40年期間,美國其實很少像今日這樣的打台灣牌,這並不是因為台灣的戰略價值突然大幅提高,而是在中美對抗的大局下,戰術利用價值提升。過去美中實力差距大,美國沒有打台灣牌的需要,但今天差距縮小,美國又想遏止中國的崛起,台灣的工具價值自然而然就出現了。這是台灣面對美台關係提升時應有的自覺。

雖然川普政府的各項作為沒有像Haass所說的那樣戰略清晰,但也只差一小步而已,只不過這是關鍵性的一小步,不能等閒視之。美國過去為什麼不願對台海衝突明確表態,應該是理解此一立場具有相當的象徵性意義,即使不是紅線,也是準紅線。一旦美國明確表態,勢必大幅影響美中關係的發展,也會對台海情勢造成衝擊,這是美國過去想要避免的現象。對中共來說,美國如果採取戰略清晰的立場,那豈不是明擺著外國勢力的干預,也意味著和平統一的希望消失(因為台灣有美國公開撐腰,更不會接受兩岸和平統一)。美國一旦採取此一清晰立場,等於是公然測試中共的決心與意志,這是何等高的風險。令人擔憂的是,川普一心想要靠反中來拉抬選情,未必不會跨出這關鍵性的一步來刺激中共,屆時整個情勢發展可能就像高速公路上剎車失靈的車子一樣。

總而言之,Haass錯把毒藥當解藥,美國一旦改採戰略清晰立場,無異於把台灣推向美中對抗的最前緣,對台灣是福是禍,不難明白,可台灣卻無能為力,走筆至此,能不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