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客座達人郭葉珍 > 當他人的話語如同芒刺在背時

當他人的話語如同芒刺在背時

發文時間: 2020/09/08   文 / 客座達人郭葉珍 瀏覽數 / 31,500+

編按:遇到總能一秒惹怒你的朋友,該怎麼辦?善用正念,也許無法馬上跟這類人說再見,卻可以好好地送這樣的情緒離開。

常常看到網友分享經驗提到,有一種人會說點什麼,令人不開心。看你不高興了,又說自己沒那個意思或你想太多,彷彿跟他吵很小鼻子小眼睛似的。我也有過這種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我有一位二十出頭就認識的朋友,她很神奇,只要和大家一見面,總是有不發一語就能惹怒他人的功夫。我被她惹怒的狀況是,她會把手放在我的腰部,輕輕一捏,笑盈盈地說:「長肉了唷?」

我感到惱怒,但是又很清楚,人家講的是事實,我能怎麼樣?因此,每次大家在揪見面的時候,只要有她在,我就會算算看,我來不來得及減肥,如果來不及,我就會托辭沒空,或是想盡辦法把時間拖到我來得及減肥,減到她沒機會捏我的腰說「長肉了唷」的時間。

她總有辦法一秒惹怒我

可惜,就算把自己的體重減下來,她總還是有辦法一秒惹怒我,譬如:「我記得妳小時候沒有台灣國語耶。」但我還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只要我翻臉,她一定會是伶牙俐齒的說「台灣國語不好嗎?妳為什麼生氣呢?妳對台灣國語有意見嗎?」最後有問題的會變成是我,不是她。

反正她就像某一種照妖鏡,我知道是我有問題,是我自己沒辦法接受自己,但還是盡量不想見到她。

好在後來長大了,學了很多心理學、社會學、正念的知識,認同自己的優勢在頭皮以下的腦袋而不是臉皮或體重,要說就給她說了。但最近一次見面,她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郭葉,開始有老態了唷」,還是讓我覺得很煩,即使轉念想想「人就是會老,要不然要怎麼辦」,但還是沒用,心裡深處還是很不高興。

老在掃描旁人的不完美

然而就在談起每個人心中的恐懼時,當她說她好怕自己像她的老同學一樣,退休以後頭髮也不染,越來越胖,穿著寬寬鬆鬆的衣服,因此不斷地鍛鍊自己的身體,參加各種活動,我突然懂得為什麼她只要見到大家就能夠一秒惹怒大家,因為她腦部的掃描功能特別旺盛,每到一個地方,見到任何人,第一件事情就是掃描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完美的。看到不完美的東西,她的眼睛很痛,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塞在她的心裡,讓她不吐不快。

懂得她的心情之後,我對她的情緒幾乎是完全消失了,尤其是想到她每天從眼睛張開就得不斷地被不美好的事物電擊,那是有多麼的不快樂啊。

和她見完面當天,由於對她不舒服的心情已經散得差不多了,我有能力把過去她從照妖鏡所看到的不完美與說過的話拿出來通通想過一遍。

引導自己各個部份來「開會」

我再度把我的各個部分—我的身體「大妞」,我的認知「小博士」,我的情緒「七彩」請出來一起開會。七彩說不舒服的感覺是來自於「小博士」,通知她說,胖、老、台灣國語會被看不起,她才會變成憂鬱的藍色。我們靜靜的看著「大妞」的胖,老和台灣國語這些所謂的「不完美」,看著看著,心理覺得不忍:

「大妞」承載著我們已經50幾年了,怎麼可能還是纖瘦與青春洋溢啊?生活在大稻埕,和媽媽講台語,說出來的國語就是台灣國語啊。

接受自己,就不會覺得被冒犯

就在靜靜觀看著「大妞」的時候,我和「小博士」,意識到不准自己胖、老、台灣國語實在是太不合理了,而大妞被這樣不合理的期待與嫌棄,我們也實在太過分了。於是我們決定要好好接受我們不再年輕,不再纖瘦,就是會講台灣國語的事實了。

我們進而討論,為什麼被說講台灣國語,第一時間是覺得被冒犯呢?明明會講台語是我的光榮啊,而且我說台語很有氣魄,演講時會有一種神威氣魄感,為什麼我在被說講話有台灣國語的時候,第一時間是感覺被冒犯的?

我和「小博士」,在腦部搜尋一番之後,找到了殘存在腦袋講台灣國語是會被認為是下等公民的兒時記憶。我跟「小博士」說,我們該好好的把這一條記憶送走了,這個信念已經過時了。小時候的恥辱是來自於不正確的觀念,該是時候跟他說再見了。

把這些潛藏在內心不合理的想法提升到意識層面討論後,我相信未來聽到郭葉你老了,胖了,講台灣國語心理會再起劇烈波瀾的機會就會少很多了。

他人的話語如同芒刺在背,讓我們坐立難安。但只要說話的人不違反法律,我們是無法阻止他們說出這些話的。為了讓自己能夠安然自在的生活到老,讓我們試著檢視是怎麼樣的信念讓我們痛?這些信念合理嗎?

送過時的信念離開

如果這些信念不合理,那我們就感謝這些信念曾經在某個程度上幫助過我們,譬如年輕與字正腔圓,的確讓我們年輕時受到異性青睞、或者讓我們不被看不起,得到工作,但是時代不一樣了,我們可以送這些信念離開了。

如果這些信念有幫助,那我們就可以做一些調整,一些改變,讓自己喜歡自己。

外面沒有人,只有你自己。當我們聽到令自己不開心的話語時,試圖把他提升到意識層面,分辨讓我們不開心的信念是什麼。當我們搞清楚弄明白以後,老、胖、台灣國語就像紅橙黃綠藍靛紫一樣,逐漸會變成中性且無法再傷害你感情的形容詞了。

                                                                                                        

原文載郭葉珍粉專,經作者同意轉載

首圖來源:pixabay

(作者現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是學生、家長、老師最信賴的諮詢對象,並著有《我們,相伴不相絆》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