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中華民國不是贅字—台美建交 兩岸再平衡

中華民國不是贅字—台美建交 兩岸再平衡

發文時間: 2020/09/14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51,800+

幾十年來,台美建交的話題一直像沒關好的水龍頭,久久就會滴一滴。但最近水龍頭好像鬆了,只要看看美國華人的政論性自媒體,就會見到自來水嘩嘩在流。 

另外,美台會不會出紐約時報報導的「近國與國的關係及民黨黨綱「一中政策」不見了,大家都談得興致然。 

台美建交極可能使兩岸關係更加凶險,但也可能建立兩岸關係的再平衡。我認為,台美建交在短程無可能,卻具未來性。本文在析論其潛在的發展邏輯試從台美中三方面的角度略論: 

對台灣言,若以「A:美國與中華民國回復邦交」,取代「B:以台灣名義入聯合國」,來作為台灣的國際戰略槓桿,會發生什麼效應? 

一、B入聯合國為目標。A與美國復交為目標。二、B以台灣(國)為主體,A中華民國為主體。三、B若要入聯合國不論入聯或返聯,皆先有聯合國的支持。但不必聯合國的同意,亦可與美國復交(A)。 

顯然,台灣若想建立兩岸再平衡,AB是一條相對可能性較大的選項。當然,也可以「美國與台灣(國)建交」為目標(C)。那卻是一條相對更複雜與困難的路。 

其實,台美建交在美國政壇不是新話題,近年尤常出現。具代表性者是前國安顧問波頓,也就是說出書桌筆尖的那位。兩年來,美國對台灣的速增強,《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防止台灣遭侵略法》、《台灣防法》,有些已落實,有些已檯面,且在現實操作上,閣員訪台、軍售升級、美機美艦繞台、酈英傑祭八二三BAT加速,在在顯示情勢正在升高,若謂「台美建交」必定也出現過在美方的棋推演之中,應無疑問。 

美國也許覺得現狀(台美在無邦交增溫)仍是最佳選擇。但如果認為必須重建兩岸再平衡的架構,則台灣加入聯合國太繞,與台灣(國)建交的風險及成本太大。所以,A與中華民國復交應是相對較平穩的選項。 

一、A案因美國與中華民國的淵源,復交的門檻當然比C案低且安全得多。二、A可以不違反「一中政策」,只要對「一中內涵或定義」有個說法。因此與中共較可緩衝。三、相對於其他更激進的路徑,A案較有可取得其他重要國家(五眼?印太?歐盟?)的同步作為。 

若是台灣國為主體,中共有立刻翻的必性。但若用中華民國來切香腸卻是未必。因為,想像在推A案的過程中各國是共同各別漸進加碼的政治手段來推進事件步一步切香腸,東切一塊、西切一塊你切一塊、他切一塊(假如出現幾個「捷克」)中共一旦窮於應付,就會陷入糾纏。 

因此,各國不必使「一中政策」不見了,而是可重塑一中政策的內涵。若斷然否棄一中政策,就要攤牌,但重塑內涵則可切香腸。各國可以認為,中華民國未走向台灣國,即是仍在「一中政策」之內;但中共非中國,「一中或「中華民不能扼殺中華民國這個民主政體,應當容納類如「一中兩府」的事實 

仍是「一中政策」,可以不涉「兩個中國」,只是各國知到「一個中國」分裂事實,如對東西德或南北韓。何況,北京自己曾與東西德皆建交,如今亦與北韓皆為邦交國。何以不容各國與兩岸有邦交? 

中共在政治上站不住腳,但戰爭也不是可以任性的選擇,遂陷兩難。 

綜上所,可以看出台美建交如果要成為兩岸再平衡的槓桿,首先是台灣當局必須明確不採BC案,而應平穩地對準A。如此,才能減低內部的爭議(要中華民國或台灣國?)並降低美國及各國進入的門檻(A的門檻相對較於BC近便及安全,成本與風險也較低)。台灣自己如果將門檻定在BC,那就根本封阻了A的可能性。也就是說,若要採A案,中華民國不是贅字,台灣當局就先站穩中華民國,化解台獨。因為台獨是A案的擋路石,門檻太高,使各國跨不進來。 

說,美國在1960年代支持中華民國,必須著聯合國的包袱。相對而言,如今美國若欲與中華民國復交,則有較大的自主性與自由度。倘若美國及其盟國在阻擋中崛起的最高戰略意志不變,則台美交就有可能為美國操作兩岸再平衡的槓桿。且不說是否真正做到,只要使台美交的議題滴滴答答、斷斷續續切香腸,就可能成為扯動北京神經的一條繩索。 

倘若形成這樣的情勢,對中共而言,可作兩面觀:一、這不是台獨,不那麼尖銳,各國就有可能形成柔性同盟東切一塊、西切一塊,中共若要撲滅它,所耗心力巨大。萬一成為事實,中要與各國斷交嗎?要向各國宣戰嗎?皆是重大難題。二、然而,此一議題若能穩定中華民國的底線,化解理台獨,則對兩岸關係的「一中原則」未始沒有定錨的作用。要仍是中華民國,堵住了台獨,「一中」就不算決裂。這應是北京在挫折中看得到且可以爭取的效應。對北京言,所謂兩岸再平衡,即是此義。 

台美建交這個議題過去因被視為異想天開,所以談的人不多,也談得不深。如今水龍頭如果,就有可能變成一個愈來愈有生命力的題,那麼,過去認為不挑戰的思維,就有逐漸軟化及活化的可能,最後就可能來變化。 

台灣如果參與這個話題,816《大屋頂下》指出,立場應是台灣應以「美國與中華民國回復邦交」及「一中各表」進行操作,且展示不會藉此正名制憲,並主張「中華國」應為台美中三方的共同底線。(再加一句:將兩岸引領到「大屋頂中國」) 

台美各國伴奏這個想像,具有未來性及發展性。可能成為一個戰略議題,也可能成為一個戰術議題。且無論做不做得到,只要能成為帶風向的話題或潛台詞,就可對兩岸再平衡添加能。也就是說,台美不一定會交,但可運用這個話題或潛台詞來切香腸,向「接近國與國的關係」推進,則此案醞釀氛圍所形成的張力就具現實效應。因為,台美交,聽起來就覺得比加入聯合國及台獨可能性,因此亦更有牽的能量。 

倘係如此,則台灣當就應及早從「以台灣名義入聯合國」,轉向「以中華民國與美國復交」。 

揹著台獨,做不到這些。這需要一個大覺悟與大轉彎。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830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