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台灣人友善?從對國際友人的差別待遇來思考所謂的「國際觀」

台灣人友善?從對國際友人的差別待遇來思考所謂的「國際觀」

發文時間: 2020/09/11   文 / 鄭淯嘉 瀏覽數 / 47,900+

回首大學、碩士生時期,我的人際關係、活動絕大部分建立在與不同國籍的人相處上,由於有幸與各國籍人士相處,使得在自我成長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經驗、趣談,我想把一些與異文化相處的經略所聞,反饋回臺灣人,讓我們有更多元化的自我探索,其中必要談的就是「國際觀」。   

國際觀是什麼?

從小耳濡目染的我們已聽聞許多所謂「國際觀」名詞,但我真正能感同身受地理解國際觀得追溯至大學時代,依稀記得時任總統馬英九先生執政時,其中兩岸互動時間屬於異常熱絡階段,暑期即參與了兩岸文化交流活動,與陸生一同參與課程、共同規劃偏鄉地區服務活動等等,當然免不了會提到兩岸最敏感的政治議題,談到此問題時氣氛當然會突然凝結、嚴肅莊重起來。   

後幾年陸續接洽其他活動並接觸到日本、美國、泰國人等,也算是更加系統性地瞭解國際友人的思想、邏輯;但由此我也更加懷疑以往我所受到的教育、廣告、新聞與父執輩等偏見影響力有多麼地無孔不入、舉足輕重。

歐美人比較獨立思考  

事實上我在與各國人接觸時常有種感觸,那就是似乎他們都滿在意當前世界發展,對人生哲學、知識涵養等更具有一套見解,我不敢說他們即具洞悉力,但我發現自歐美而來的學子通常具獨立思考能力,喜歡探索一地的優勢與劣勢。我在臺灣倒是相對不容易見到這樣思維的人才,因此我很喜歡與他們交流,表面上看來是我帶領他們認識臺灣,但實際上他們教會予我的觀念才更是受益無窮。  

我聽過好些版本,有人認為是英語要學好,有人則認為是要能進入外國好學校,我認為這都對,但最重要的是保持著一顆探索、客觀、理性的心態面對外國人,倘若我們對他人友善,那他也將之回饋以報。   

許多台灣人以為要有國際觀是英文要好,其實並不盡然。圖片來源pexels圖/許多台灣人以為要有國際觀是英文要好,其實並不盡然。圖片來源pexels

隱性歧視

我曾經接過一位泰國交換語伴,我跟她說有考慮在臺灣教授泰文課或泰國文化之類課程嗎?她回答:有想過,但,有臺灣人願意學嗎??對此我深思良久,她的這句話反映出台灣社會根深蒂固的歧視思維,雖說台灣人自認友善並自豪於世,但其實我們的政策、以及日常人民對某些族群的差別待遇不也反映出我們的「傲慢與偏見」嗎?我稱這為「隱性歧視」。   

經由深刻自我反省後,我理解原來所謂國際觀的真諦是令原來樸實無知的我們,經由包容、多元理解各族群的長處,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的方式,增加視野廣度,有了這些基本心態後,未來在對外國人理解上就更能客觀、獨立且有一番見解了。或許我們臺灣教育長久以來的標準思維模式是能夠改寫的,這是我內心期望的,唯有改變我們認知,其他例如學語言、出國工作等想法也會隨之而變,臺灣人思想才會有真正蛻變。

台灣人的差別待遇

其實臺灣人對外國人士有差別待遇的,對東南亞人士有些體現在行為或日常生活上,例如不願租房等不友善行為發生時,我都會替她們打電話聯絡相關事宜,並藉此希望不致令臺灣形象蒙羞、丟臉。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越南友人的樂觀態度,記得有次我博士班學姊在臺南租房時遇到房東刻意刁難,在她心灰意冷狀況下,我率先協助聯絡房東,並表示租房給予外國人不應抬高價位,這麼做是在欺負人,若持續其作法我們或將考慮走法律途徑解決此道,房東聽完後方才罷手,事後,學姊很開心的與我聊搬進新家後的情況,與最近她的研究生涯,我聽了內心感到無比滿意。   

台灣人對東南亞人士,常常不如面對歐美日人士那樣友善。圖為台北車站外籍人士聚會。遠見賴永祥攝圖/台灣人對東南亞人士,常常不如面對歐美日人士那樣友善。圖為台北車站外籍人士聚會。遠見賴永祥攝

日本友人看台灣的友善:分不出是真心還是別有他意

舉個另外例子,我接待日本友人的狀況就完全不同以往,鑑於臺灣固有的日本情節,許多人對日本報有好感,恰逢我接洽的是日本女生,這時,妳會發現外界對此給予莫名讚嘆、以及掌聲如雷貫耳,甚至有人主動提出想認識這一條件,其實,事後聽日本友人說道臺灣人很友善,但有時她們分不出來到底是「真心」友善亦或是「別有他意」的友善,這讓我聽後感到面紅耳赤、惋惜,這樣的情景可不光榮。

綜合上述兩者極端案例,我認為這都是我們的刻板印象,其實真正與人相處與刻板印象差異是很大的,「唯有願意拿出真心誠心相待,才會獲得別人對我們的尊重,以及維持長久的友誼關係」。這論調聽起來老生常談,但我花了數年時間並親身經歷方得出此一結論,此絕非無稽之談。

台灣需要重新定位

臺灣的「重新」定位:日前報章雜誌與主流媒體有許多宣傳臺灣的文章,我閒暇之餘發現周遭人士均跟著報章媒體路線追尋自我肯定,其實,臺灣人現在缺乏的並非肯定自己的文章,而是要有接納其他不同文化異議的雅量。重新定位,其實很簡單,先釐清臺灣的過去、現今,方能探索未來的發展走向,即所謂鑑古知今,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唯有如此,經過多元建議與開闊視野訓練方能令臺灣與眾不同,不致落入偏激、狹隘思想當中。歷史殷鑑,美國著名書籍《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中即道出:凡任一國家開始走向政治壓榨型制度,最終其命運都會落入失敗,唯有採納廣納型制度方能維持昌盛繁榮,對於此結論,難道還無法理解未來臺灣定位是建立在我們的基本思想當中嗎?對此,我已經有答案了!

(作者現為土木水利工程顧問)

《遠見》讀者觀點單元,歡迎各方意見!

投稿請點右側網址:https://gvlf.gvm.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