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天瑋洛杉磯 > 驚悚2020 餘悸2016 拜登領先有多虛?
美國大選2020

驚悚2020 餘悸2016 拜登領先有多虛?

發文時間: 2020/09/17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115,800+

選戰如用兵,虛實之間,很有學問。美國大選態勢一向詭譎多變,加上今年這場「冠狀」「冷面怪疫」,攪得美國人人陣腳大亂,幾幾乎「官民無狀」。如何解讀?如何因應?那些陳年兵法還管用嗎?

兩黨大會結束之後,川普和拜登的差距看起來逼近了。根據8月29日發表的美國「晨參」(Morning Consult)民調,拜登的全國支持度以50%領先川普的44%。拜登的支持度依然領先,但相較於民主黨全代會之後和共和黨全代會之前,雙方差距從10%已經縮小為6%,川普揚升了4個百分點。顯然,大會對川普選情略為有利。

拜登疫情期間和非裔人士互動。圖片來自拜登Twitter圖/拜登疫情期間和非裔人士互動。圖片來自拜登Twitter

觀察家都了解,這一波「川上拜下」的原因,是民主黨大會四個整天辦的非常低調,而且竟然沒有一個演講人去批判三個月以來在民主黨主政城市由於「重視黑人生命」 運動(Black Lives Matter)所導致的極端惡劣的街頭暴動和打砸燒搶。拜登也隻字不提,當作美國根本沒有發生這麼回事。民主黨這樣粉飾太平,令人難以接受。反觀共和黨大會可圈可點,一再呼籲恢復法律秩序,並伸出橄欖枝,將少數民族的能見度大幅度拉高,努力試圖改造共和黨為一個跨族裔新中產階級政黨,這一切,似乎初步產生了良好的效果。

勞工節過後,選戰正式開打。 9月10日較為權威的民調機構RCP(Real Clear Politics)根據平均數值宣布,川拜兩人在全國支持度相差6.5個百分點,川普落後。這個調查應該是在勞工節長假期進行的,其統計結果和「晨參」相互一致;可有趣的,是蒙懋大學(Monmouth)同一期間在所做的民調中向調查對象(登記選民)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別去管支持度,你認為誰會選上?」沒想到其結果竟然翻轉,川普反過來以48%領先了拜登的43%。這一來一回相差多達11個百分點之鉅,數字顯然透露出玄機,選民似乎是在向這次大選的所謂「候選人支持度」這個概念,開了一個玩笑。

川普曾公開批評福斯的民調不準確。圖片來自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圖/川普曾公開批評福斯的民調不準確。圖片來自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

至於真正在勞工節過後所作的全國民調,則剛剛出爐。福斯(Fox News)在13日公佈9月7日至10日所作的調查,調查對象是「可能的投票人(likely voters)」(比調查「登記選民」準確),並且將副總統候選人一併列入問卷。所以這個民調,首度模擬了「川普—潘斯」和「拜登—賀錦麗」的對決,得出的結果是46:51,川普仍然落後5個百分點,沒有意外。對於這個民調,我可以想像到川普的評價,他對於福斯新聞向來比較有好感,但是對於福斯民調卻有意見。他過去公開表示,認為福斯民調方法不佳。他同時認為,除了拉斯穆森民調(Rasmussen)之外,其它等而下之。

總之,做為今年美國大選的特殊選舉現象之一,在大選投票前50天的此刻,拜登全國民調領先5個百分點。但懸疑關鍵,在於美國選民看得很清楚,民主黨陣營從上到下,感覺完全不踏實。前候選人希拉蕊三個星期前竟然冒出一句話,力勸在選舉之夜,拜登絕對不要輕易承認敗選。這句話一下子把民主黨高層的心虛露了底,民主黨的政治領袖對目前維持的表面領先,其實毫無把握,準備好「歹戲拖棚」,甚至不惜打法律戰,將計票結果交給法官判定。這種史無前例的「民主預警風範」 出自一個老練政客,別的不說,可見其2020年驚悚和2016年餘悸!

不止如此,另一個民主黨人物,前紐約市長彭博,今年春天黨內初選耗資超過十億美元而輸得蒼白,13日突然傳出要拿出一億美元廣告經費去幫助拜登專攻搖擺州佛羅里達,消息引起了一陣騷動。彭博是猶太裔政治大老,對於從紐約市退休遷居到佛州曬太陽的大量猶太人具有影響力。根據前引RCP民調,拜登目前在佛州只有1.2個百分點的誤差內、些微優勢,隨時可能不幸逆轉。四年前在佛州,川普正是以1.2個百分點的優勢、11萬票,險勝希拉蕊,而囊括該州的29張選舉人票。川普難測,主流媒體總是惡意抹黑他種族歧視,可最近他在全國西班牙語裔的支持度,比上次大選結果已經挺進了5個百分點,而達到33%;這次民主黨知道必須記取教訓,絲毫不敢大意。

一個初選落敗的候選人,竟然到了兩黨決戰前夕又親自出巨資助選,可能是另一個史無前例,再次由此可見本屆大選所呈現的「驚悚2020」和「餘悸2016」!

川普全國支持度落後,從來就不是新聞,但是參照一下前述饒有趣味的蒙懋大學民調,還有最近陸陸續續發表的歐洲賭盤、美中跨國選戰物品採購指數(比較兩黨的動員需求),以及美國購槍指數(反應法律秩序需求),卻一一顯示川普勝率偏高。

而且,除此之外,在一切肉眼可以觀察得到的活動中,處處顯得川普人氣熱旺,而拜登孤衰。難道是,在這個冷面怪疫加科技主宰的時代底下,人的視力失靈了?信息折射了?思維混亂了?還是民主黨的疫情新兵法高明,已經臻入化境?

如果不是,那這些種種都似乎說明了一個問題:拜登領先是虛。

 不過,此刻民主黨虛心有理。

(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本文原刊載於2020年9月15日ETtoday雲論,獲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