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俊吉台北 > 新冠疫苗二三事

新冠疫苗二三事

發文時間: 2020/10/13   文 / 周俊吉台北 瀏覽數 / 21,050+

2020庚子年的頭號大事,莫過於新冠肺炎病毒來襲。殷鑑不遠,從中世紀歐洲的黑死病到廿世紀初的西班牙流感,每一次終結世紀大疫的最後武器,不是有效治療、就是開發疫苗。

這回的新冠肺炎自然也不例外。

一日高過一日的確診人數,加上北半球秋冬疫情再起的威脅,使得全球科學家不分國界與領域通力合作、雙管齊下,火速研發安全又有效的治療藥物與疫苗。筆者非醫學或公衛專業,本來無法置評,但接連不斷的各種疫苗研發消息,游走於醫療倫理邊緣,讓筆者不得不談談自有疫苗以來便爭議不歇的倫理議題。

新冠肺炎的疫苗何時正式問世? 是舉世極度關注的議題。圖片來源Pexels圖/新冠肺炎的疫苗何時正式問世? 是舉世極度關注的議題。圖片來源Pexels

從研發到問世的漫長過程

一支疫苗從研發到問世通常需經數年試驗,除臨床前期的動物實驗外,至少仍需三期的人體試驗;試驗人數從少於100人,逐步增加到數萬人,並須針對不同族群施打(如老人或兒童),用以檢視疫苗對不同族群的安全及有效性。每一期人體試驗都完成並仔細分析後,才會進入下一階段;三期人體試驗都完成後,藥商才能申請證照並販售疫苗。

也就是說,若按現行作業流程,新冠疫苗真正開始拯救生命之時,可能要等上三到五年、甚至更久;但自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以來,全球已有近4,000萬人罹患、超過100萬人死亡…,疫苗愈晚研發成功、因病受苦身亡的人只會愈來愈多。也因此,科學家們打算同時進行三個人體試驗階段以縮短研發時程、企業與非營利組織也挹注龐大經費與人力、主管機關則緊急授權鬆綁相關法規,並與企業密切合作。

期待透過上述努力,竭盡所能、加快速度救民於倒懸。

但既有疫苗研發程序其來有自,不論是透過《紐倫堡公約》、《赫爾辛基宣言》、《貝爾蒙特報告書》,及其所催生的「試驗倫理委員會」(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試圖以多元觀點來保障受試者;或是記取曾造成大規模不良影響,如歐洲「海豹兒」事件、日本藥害愛滋事件、台灣口服抗黴菌藥導致肝功能異常等的藥害教訓,都是希望提供人們既「安全」又「有效」的疫苗防護,避免為了大眾利益而犧牲少數(個)人權益。

電車難題再現

這樣的兩難,像極了不少人耳熟能詳的「電車難題」:有群小朋友在一處有兩條鐵軌的地方玩耍,一條鐵軌仍在使用中,另一條則已經停用。有五名孩子在火車正常行駛的軌道上玩耍,只有一個小孩單獨在廢棄的鐵軌上玩,忽然間,火車靠近的警示聲響起,理所當然是往上面有五名孩子、仍在使用的鐵軌上衝去;而你剛好站在鐵軌的轉轍器旁,可以選擇讓火車轉往廢棄鐵軌行駛。

你毋須對此事件或任何死者負責;而火車進入廢棄鐵路上,除了犧牲在鐵軌上玩的那名孩子之外,不會造成其他後果。而你的時間只夠扳動轉轍器來決定,到底是要撞上一群貪玩、不該在鐵軌上玩耍的孩子,還是犧牲一個正確卻單獨一人的小孩。你會怎麼做?

相信很多人應該都跟筆者一樣,曾深自慶幸如此令人傷神的兩難,只是課堂上的哲學探討而已;卻沒有料想2020的我們,當真必須在現實生活中面臨類似的掙扎抉擇-to do,or not to do。

有沒有可能,在讓受試者充分理解相關利益與風險,並尊重其自主意願進行公平人體試驗的前提下,盡最大努力在疫苗的「時效」與「安全有效性」之間取得微妙平衡?

 倫理,向來就不只存於象牙塔裡,而是在你、我日常的分分秒秒中,被思考、被辯證,進而被實踐、被流傳,成為人類文明昇華的基石。

(本文作者為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