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蔡易霖史丹福 > 我們與「諾貝爾獎得主」的距離

我們與「諾貝爾獎得主」的距離

發文時間: 2020/10/14   文 / 蔡易霖史丹福 瀏覽數 / 27,750+

編按:你會想和自己的老師成為一輩子的鄰居與研究伙伴嗎?今年兩位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史丹福教授們,正有著這樣動人的情誼。他們也代表了史丹福的自由校風,教授與學生的關係不是上對下,而是伙伴。

舉世關注與轟動全校的新聞

今年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在近日依序公佈醫學、物理、化學等獎項後,由經濟學獎壓軸登場。一早起床,便看到史丹福大學每日新聞(Stanford Report)轟動全校的頭條:本校Robert Wilson教授與Paul Milgrom教授榮獲2020諾貝爾經濟學獎!除了校長親自寫信給全校分享舉世矚目的喜悅,校方更在早上十點召開線上記者會,全校師生都與有榮焉。

本校Robert Wilson教授(左)與Paul Milgrom(右)教授榮獲2020諾貝爾經濟學獎,圖片來自Andrew Brodhead圖/本校Robert Wilson教授(左)與Paul Milgrom(右)教授榮獲2020諾貝爾經濟學獎,圖片來自Andrew Brodhead

他們兩位致力於經濟學的「拍賣理論」數十載,卻在得獎這一刻顯得如此異於常人的淡定。既沒有守在螢幕前觀看頒獎典禮直播,也沒有特地熬夜等待可能的得獎通知越洋電話。兩位史丹福的大師,一位聽到半夜來電鈴聲,直接拔電話線,倒頭繼續睡;另一位則是手機關機,安然自若睡得香甜,直到一同獲獎的恩師在家門口狂敲門報喜。兩位獲知得獎消息合照時,都還穿著休閒家居服與拖鞋。看似毫無準備得獎,實際上,他們耕耘「拍賣理論」已將近一甲子。他們的淡定,是那樣泰然自若,正彰顯他們無得而修,全心致力於熱愛的教學與研究數十載,置世間名利於度外。

史丹福學風自由,老師最大的驕傲,是學生的成功

Milgrom教授在40年前在史丹福大學唸博士時,Wilson教授正是他的指導教授,之後更結下不解之緣,成為終身的鄰居與研究合作夥伴。

在疫情的衝擊下,連諾貝爾獎得主也為了如何成功地在線上教學,而傷透腦筋。Milgrom教授在獲獎前一晚,仍然和助教以Email來來回回地討論如何重新設計線上課程教材,以利於學生學習,直到深夜才上床睡覺。他絕對料想不到,當晚剛進入夢鄉,就被恩師Wilson教授叫醒告知獲獎。研究上,Milgrom教授不落窠臼,真正激發他做出傑出研究的,是來自於真實世界人類仍無法理解的重要現象,而非沈溺於經濟學中艱深又複雜的數學模型,卻不知為何而戰。

Wilson教授儘管已高齡83歲,每天對於研究的熱情,仍然深深感染他的博士生。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總是讓學生瞠目結舌的,就是能在短短幾秒內,學生連想法都還沒說完,便將學生花了好幾天思考出來的抽象概念,在研究室白板上將重點具體化後,化繁為簡,成為簡潔明瞭的數學。他在史丹福任教將近一甲子,作育英才無數,早已有兩位學生Alvin Roth(現任史丹福大學經濟系教授)、Bengt Holmström(現任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分別於2012年與2016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今年Milgrom與Wilson教授分別成為史丹福校內,仍在世的第18與19位諾貝爾獎得主,Wilson教授由於自己與三位學生都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因此他被稱為「諾貝爾獎得主的大家長」。他受訪時表示:「我身為一位老師,我深深以學生的成功為榮。」

正如同史丹福大學的校訓:自由之風永遠吹拂(德語: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學風自由,教授之於助教和學生更像是伙伴,肩並肩為教學與研究一同準備與努力,而非傳統師生上對下的權威關係。或許正因為這樣的學術自由與教學相長的環境,才造就Milgrom與Wilson教授師生共同榮獲諾貝爾獎的美談。

史丹福的校徽中可見到這句德文校訓,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意思是自由之風永遠吹拂。圖片來自Wiki圖/史丹福的校徽中可見到這句德文校訓,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意思是自由之風永遠吹拂。圖片來自Wiki

2020諾貝爾經濟學獎小教室

諾貝爾獎看似只是精英與頂尖學者的專利,實際上,使Milgrom與Wilson教授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拍賣理論」,與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可不是僅止於拍賣會與購物網站上的「拍賣」。

舉凡我們該付多少電費、我們的智慧型手機使用多少頻寬傳輸訊息、我們出國與回國時飛機起降時間的安排、氣候變遷中的碳排放交易……等,「拍賣」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政府時常以「拍賣」制定伐木、採礦、無線電頻率的銷售權,或是出售國庫券與債券等證券。

Milgrom與Wilson教授的「拍賣理論」研究,不但為這些與我們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市場機制規劃出藍圖,更改善既有的「拍賣理論」架構,為買家與賣家,乃至於我們一般納稅人三方,創造「三贏」,讓每一方花的每一毛錢,都可以花在刀口上。

然而獲獎的「拍賣理論」研究,看似只是於睡夢中被告知獲獎般幸運「中樂透」,其實這是將近一甲子的心血與功力。

早在1960至1980年,Wilson教授提出最早的拍賣理論架構,他的研究發現,「共同價格拍賣(common value auction)」中,儘管拍賣品對每一位買家而言,價值都一樣,但是買家對於這個拍賣品真正的價值有不同的理解,沒有完整的資訊作參考。這樣的情況,導致成功得標的人,容易因此付出高過於拍賣品真實價值的價格而吃虧,這就是經濟學中所謂的「贏家的詛咒(winner’s curse)」。同時也會導致一些保守的買家為了避免吃虧,反而低估了拍賣品真實的價值。

避免「贏家的詛咒」

之後,在1980年代,Milgrom教授的研究發現英式拍賣(由低價開始往上競標,直到出現只剩一位買家願意接受此價格)比荷式拍賣(由高價開始往下競標,直到出現一位買家願意接受此價格為止),更能夠避免「贏家的詛咒」,因為買家能夠在英式拍賣過程中,隨著越來越多買家退出,逐漸獲得更多有利於決策的資訊。

接著,1990年代,隨著手機的普及,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過去透過申請與抽籤分配給民間單位無線電頻率的方式,政府與手機通訊服務商都付出過高的成本。Milgrom與Wilson教授發明了全新的拍賣模式—同時多回合上升標拍賣(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讓所有可以投標的項目同時開放投標,而且在每一回合的投標過程中,投標者可以任意更換投標對象。同時,為了避免「贏家的詛咒」,採用由低價往上喊價的方式,直到無人出價為止。當時這個全新拍賣的模式,相當成功,售出價值6.17億美元,一共10張無線電頻率許可證。

Milgrom與Wilson教授的全新的拍賣模式,很快就被世界各國政府採用,並加以改良。Milgrom教授更進一步幫助政府,針對電視通訊與無線網路的無線電頻寬分配的問題,改良這個拍賣模式,至今已造就價值超過1000億美元的拍賣成果。

Milgrom與Wilson教授得獎後,仍不就此罷手歸山。他們正致力於讓他們的拍賣模式應用於最新的5G行動通訊科技,並解決新冠肺炎疫情的難題。在疫情剛爆發時,美國各州政府各自為政,從中央到地方缺乏一條鞭式的有效治理與資源整合,導致各州政府紛紛爭相以高價搶購口罩與呼吸器,造成混亂又毫無效率的現象。Milgrom與Wilson教授希望進一步改良他們的拍賣模式,來讓疫情期間的防疫資源分配與買賣更符合經濟效益,打造政府、民間單位、納稅人的「三贏」局面。

拍賣理論可用來解決疫情時口罩抬價的亂象。圖為台灣口罩製造過程,遠見資料照。圖/拍賣理論可用來解決疫情時口罩抬價的亂象。圖為台灣口罩製造過程,遠見資料照。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背後的故事,不再是我們手機上指尖一滑而過的新聞,而是當我們閱讀這篇故事的此刻,於指尖,於眼前,無線網路傳遞這些文字的背後,就有Milgrom與Wilson教授以將近一甲子的時間,創新與突破既有研究、使理論與我們日常生活緊密結合的心血。原來,我們與諾貝爾獎得主的距離,這麼近。

(本文作者為史丹福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博士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