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從諾貝爾物理獎觀察美國政治黑洞與世界秩序

從諾貝爾物理獎觀察美國政治黑洞與世界秩序

發文時間: 2020/10/09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69,500+

諾貝爾物理獎在10月6日揭曉,英國學者潘羅斯(Roger Penrose)、德國學者根策爾(Reinhard Genzel)和美國學者葛慈(Andrea Ghez)三人,因為研究黑洞而獲獎。

物理學研究的是物理,不是人理,更不是政治學。可是自從我在高中上了第一堂物理課開始,就始終覺得物理學上的一些觀點,似乎很能夠說明人類的各種現象和啟發我們的認識。今天讀到關於這三位學者的一些報導,更是激起了我的聯想。希望這些聯想是說得通的。

《周易‧序卦傳‧上》說,「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從這句話可以了解到,在中國傳統上,也就是西方科學思想輸入之前,「萬物」不限於物質,還包括著人以及人所創造的東西。 「萬物」便是各種「東西」,包括「人」這樣的東西。國學大家南懷瑾說,這「東西」是「心物一元的,是抽象的,充滿天地之間的」。這個見解,明確地掌握到中華傳統的特質。這個傳統思想,和心物分立的學說以及唯心論、唯物論,一概大異其趣。

這意味著,所謂「物理」,便蘊含著「人理」。

在華夏哲學底下,人和宇宙是一體的,人事物等各種東西,都是宇宙的一部分。哪怕只是一部分之中的一丁點,人間與蠻荒處處體現著宇宙所起的或大或小的作用。簡單地說,沒有宇宙,就沒有你放眼看去的和看不見的這一切人事物。 《老子》並且言明,「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然後說,「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所以,在這個從《老子》到《周易‧序卦傳》的思想體系裡面,宇宙完全可以說明人事,因為「先天地生」的是「物」,「後天地生」的是「萬物」。 有「物」混成的名字是「道」,「萬物」體現的當然也就是「道」。

在「道」和「理」的貫穿下,宇宙與人事相通。

從今天讀到的關於這三位得獎學者的報導之中,可以了解到,英國的理論物理學家潘羅斯在1965年提出如果宇宙中存有巨大能量的物體,其引力便可形成「黑洞」。他並且詳細推演黑洞,黑洞核心有奇點,在那裡,所有已知的自然法則都停止了,奇點周圍連光都出不去,所以稱之為黑洞。台大物理系宇宙學講座教授陳丕燊說,潘羅斯與霍金兩人合作提出了「奇點定理」這個理論。

但問題是怎麼去觀察和確認這個黑洞的存在呢?

根策爾和葛慈的貢獻在此,他們分別發明了觀察和確認黑洞的方法。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朱有花解釋,黑洞體積小、質量大、看不到,所以兩位物理學者轉而觀察黑洞外緣公轉的星體。他們依照星體的公轉速度,每年照相,從星星位置的變化,確認軌道,進而算出黑洞質量,從而證明黑洞的存在。

中研院參與國際計畫所發表的史上首張黑洞影像,圖片由EHT Collaboration提供圖/中研院參與國際計畫所發表的史上首張黑洞影像,圖片由EHT Collaboration提供

換一個方式,從引力的角度來說明。根策爾和葛慈分別發現,銀河系中心存在著看不見的極大質量物體牽引著一團恆星,控制著恆星軌道。這個極大質量的物體,因為擁有巨大的引力,所以銀河系所有星體都圍繞著引力所形成的超大質量黑洞而運行。他們證明,黑洞有著大約四百萬個太陽的質量,聚集在一個大小相當於太陽系的區域裡,距離地球三萬光年。

以上大致而粗淺地交代完了物理,讓我試做聯想和發揮,提出「政治黑洞說」。

這個黑洞物理學,由於它檢視的對象是超大引力及其天體後果,所以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美國政治和她所主導的國際秩序。做為單極世界的時代唯一超級大國的美國,類似於控制着一個具體而微的銀河系,她是一個存有龐大能量的物體,對世界各國擁有巨大的引力,試圖牽引各國(每一個「恆星」)遵循她所構建形塑的軌道(世界秩序)去運行。

其中,華府形成奇點,在不透明但是力量超級強大的深層和幕後政治、美元和金融體系以及國家安全和軍事力量等等能量的共同和分别操作下,華府猶如黑洞,總統即使處於權力的心臟,也往往受制。以川普總統為例子,他做為在華府毫無基礎的圈外人,在選舉和任期內所遭遇到的非法政治偵防、通俄門調查、通烏電話門調查和彈劾,一個接一個對他查無實據,但卻連番施加打擊,具體說明了不透明而具有制約性的黑洞深層本質。作者於華盛頓紀念碑前留影,2020年初春。作者提供,版權所有。圖/作者於華盛頓紀念碑前留影,2020年初春。作者提供,版權所有。

華府這個黑洞的內部結構,始終在動態變異,三權分立原型僅只是一種表象。針對目前的格局,我在三年半以前《中國時報》的「東西交鋒」專欄提出過,華府就實際權力運作而言,已經蛻變出九個永久勢力,而形成「九龍共治」。也就是:政黨利益在先,司法、立法、行政繼之,共和黨軍工複合體、民主黨媒體複合體和官僚及國安系統這三個鐵打的營盤依次相隨,錯落外圈呼應的是遊說機構和利益團體。華府九龍運作、疊床架屋、臃腫雜沓、相互掣肘,但是相較於世界各國,基於國力超強,仍然能夠發揮巨大影響力。目前這個銀河系級別的絕對影響力,受到中國崛起的侵蝕而出現若干程度的反覆,因此而正在全面發動戰略反撲。

研究國際政經和美國政府,必須了解美國這個奇點天體的政治勢力內部結構正在產生種種不變、流變和劇變,它的單極、單黑洞實體,和新興大國,也就是中國所試圖領導結盟的那樣一個潛在的分離「銀河系」,會進行相吸和相斥的互動,研究者要分析處理所有的極端條件,要重新反思所有的單極磁吸理論以為因應。歐洲各國很明顯地在做此衡量。

美國華府一景,圖片來自Pexels圖/美國華府一景,圖片來自Pexels

同時,分析美國政治,與其拿 「民主」 標準進行檢驗,不如去實際認識美國政治和社會的「後民主(post-democracy)」。美國民主,和萬物一樣,早已變質,可國力未衰,但已經警覺。川普現象是其果,非其因。多年來,美國體制與體質已經雙雙踏入後民主時代。川普進入後民主華府黑洞,反映了這個因果發展,可他企圖心強,試圖決定性地界定變化方向,因而連續遭遇黑洞吞噬。

當葛慈教授昨天被問到如何會發現銀河系中心存在著看不見的超大質量物體時,她說,「首先要懂得懷疑」,必須「持續質疑你所看到的東西」。我非常贊同這個認識。

你所看到的,往往是媒體傳達的,可事實上媒體並非媒體,已經融入該超大質量物體,而有機構成主觀零部件,主宰著光明與黑暗的物理和論述。所以,對於媒體所刻意傳達和灌輸的關於美國以及世界秩序的信息,必須保持這樣一個研究和決策態度,持續質疑你所看到的和聽到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萬物」之「物」,所以包括俗稱的一切人事物。

(作者為法學博士,是美國資深律師,專精於國際事務,關切法治並多年參與和評論美國政治和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