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哪個國家的健保最好?

哪個國家的健保最好?

發文時間: 2020/10/19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36,450+

我在美國工作25年,在台灣工作30年。我非常清楚美國與台灣的健保體系,我更了解健保制度對於病人及醫療品質的影響。台灣與美國的醫療保險正好是兩個極端,美國的醫療保險很貴,根據2017年的數據,美國健保的花費佔人均GDP的17.9%,平均每人每年用10700美元,台灣是先進國家中,健保最便宜,健保花費佔GDP的6.3%,平均每人每年用1500美元。

美國的醫療保險制度很複雜,行政費用很高,最令人詬病的是,美國有不少人沒有保險,而且,既使有,卻往往因為負擔不起自負差額而無法就醫或用藥而造成接受醫療的障礙。相對的,台灣的健保是單一保險人,所以,管理很簡單,行政費用很低,幾乎全民都納保,而且,俗擱大碗,因此,除了偏遠地區,就醫的障礙非常低。

所以,從政策面來看,美國的醫療保險太貴,而造成醫療的獲得上,有貧富的階級差距,所以,在國際健保的評比,經常敬陪末座。而台灣的健保,則是價格低廉,既自由又平等,所以,獲得全球的讚揚。

然而,醫療保險太貴或太便宜,對於醫療品質都有負面的影響。美國因為保險費太貴,導致不少人該看病而不去看病,該用藥而不用藥,尤其是慢性病人,而影響了很多國民的醫療成效。台灣病人則愛看多少醫師就看多少醫師,愛做多少檢查就做多少檢查,愛領多少藥就領多少藥。卻因為醫師普遍看非常多病人,而沒有時間了解病人,也就沒有辦法對症下藥,所以,醫療成效不彰,而且,造成很多的浪費。

正確的醫療是最經濟的醫療

正確的醫療,才是最有經濟效益的醫療。圖片來自Pexels,為情境配圖。圖/正確的醫療,才是最有經濟效益的醫療。圖片來自Pexels,為情境配圖。

對於一個臨床醫師而言,我始終認為正確的醫療是最經濟的醫療,這才是最值得我們追求的目標。所以,長久以來,我最在意的是,如何改善台灣的健保制度與醫學教育,讓台灣病人獲得健康,而不是得到很多很便宜,卻缺乏品質保證的醫療。

澤克·伊曼紐爾(Zeke Emenuel)教授是我尊敬的醫師、醫療政策專家及醫療評論家,他更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的醫療政策顧問,而且是歐巴馬健保(ACA)的建築師。所以,我迫不急待地想要知道他在今年(2020年)6月所出版的新書[哪個國家的健保最好?(Which Country Has The World‘s Best Health Care?)]中,如何評價台灣的醫療。 

此書中,他第一個選了最符合社會主義理想的英國制度,在歐洲,他則選擇較具代表性的法國、德國、荷蘭、挪威及瑞士,在亞洲,他選的是澳洲、台灣及中國,再加上美國,共11個國家。

伊曼紐爾教授說,健保制度有許多面相,包括其可及性、可近性、公平性、費用、價格、財源、給付制度、醫療提供系統等等,依此他的團隊共制定22項指標去評分。因為健保制度牽涉很廣,很難面面俱到,評審後,他和他的團隊認為沒有一個健保制度,值得打A。

因為,中國的醫療體系很紛亂,病人惟恐醫師不用心照顧他們,所以,都要送紅包。也因為對醫師不信任,所以,治療結果不好時,就會殺傷醫護人員。因此,排名墊底。美國的健保覆蓋率太低又太貴,醫療水準再高,病人如果負擔不起,也就幫不上忙。所以是倒數第二。英國雖然有它的優奌,病人看病的負擔很低,但是,因為,不論是要掛號看醫師或排開刀都要等很久,因此,是倒數第三。其他則分兩組,前一組是德國、荷蘭、挪威及台灣。

伊曼紐爾對台灣防堵新冠表現讚譽有加,卻不願來台看病

伊曼紐爾教授出書後,接受了很多媒體的專訪。在Youtube 2020年7月5日Commonwealth Club of California 的專訪中,最初談的是新冠疫情,伊曼紐爾教授對於台灣防堵新冠病毒的表現,讚美有加。 

接着,訪談人就直接問他,審視過這些不同國家的制度後,如果,他是病人,他會做何選擇?伊曼紐爾教授毫不猶豫地回答說,除了台灣,前一組的任何三個醫療體系,他都樂意接受。進而他説,雖然,台灣的健保,民眾滿意度很高,但是,因為,給付很低,醫師一診都看60、90、100位病人,醫師根本不可能花時間了解病人,醫師也就不能針對病人的抱怨為他們解決問題。他接著又説,據他了解台灣的醫院與大家熟悉的很不相同,家屬必須為自己的家人擔負護理工作。相對的,不論是德國、荷蘭、挪威或是其他國家的醫療體系都各有不同的優缺點,但他願意到其中任何一個國家看病。

為什麼除了中國與台灣,伊曼紐爾教授願意到其他九個國家看病!難道是種族歧視嗎?當然不是!答案就在最近一期《今周刊》的専題報導「薄冰上的醫療王國」。

該報導開頭就説,有一位腎臓病病人,因為醫師「雞婆」而及時阻止了病人從此開始洗腎的命運。原來這位腎臟病病人,病情還算穩定。這次檢查,腎臟功能指數下降到透析治療(洗腎)的標準了。對於我或伊曼紐爾醫師而言,當發現病人的腎臟功能指數,忽然下降時,下一個動作,就是問「為什麼?」,追根究柢,找出原因,這是醫學教育的基本訓練。今天,《今周刊》的記者,會特別舉這個病例,並且説是醫師「雞婆」。表示,這在台灣是少數「雞婆」的醫師才會這樣做。大多數醫師沒有時間追根究柢,只看檢驗指數,就很可能讓病人開始洗腎,難怪台灣會成為全球第一的洗腎王國。過去,我曾詢問台灣的腎臟科醫師,為什麼台灣洗腎的病人那麼多,我得到的答案是台灣的洗腎技術特別好,病人可以長久洗腎。當然,醫師與醫院也長久有洗腎收入。只是,我常想,為什麼我們不是用心照顧腎臓病病人,讓他們長久不須洗腎?豈不本末倒置。

台灣竟讓無專業訓練的家屬分擔護理工作

住院時的護理工作理應讓專業人士負責,非家屬。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住院時的護理工作理應讓專業人士負責,非家屬。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另外,伊曼紐爾教授特別指出一件台灣人都習以為常的事情,就是台灣病人住院時,家屬要幫忙做護理工作。顯然,這個現象令他訝異。對他而言,大多數住院病人生命跡象都不穩定,怎麼可以讓沒有專業訓練的家屬分擔護理工作呢?根本違反了醫院須「維護病人安全」的原則。

這回,伊曼紐爾教授一針見血地點出了,台灣健保「俗擱大碗」導致醫師醫療行為的扭曲以及醫院偷工減料,民眾因而付出不容易察覺的代價。到底台灣人要的是,很自由地獲得很多很廉價的醫療,還是要健康與生命。值得台灣人審慎思考!

(文內小標為編輯所加)

(本文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董事兼院長、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