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場所的悲哀 國葬李登輝

場所的悲哀 國葬李登輝

發文時間: 2020/11/16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2,050+

李登輝葬於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特勳區,正是無與倫比的「場所的悲哀」。他在泉下說:「我不是我的我。」

這是一個充滿矛盾與尷尬的葬禮。李登輝說「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他卻榮享中華民國國葬。20年來他的政治場合獨旗招展,死後卻國旗覆蓋。李登輝,你生不願為中華民國人,死卻為中華民國鬼。

場所的悲哀,在李登輝口裡,是指時空錯置的國家。我不是我的我,則是在說他時空錯置的人生。

李登輝蓋棺難論定,正因論者各自所據的「場所」及「我」完全不同。若將李登輝視為岩里政男升級版、將台獨視為出埃及,或將他視為中華民國總統、將台灣視為中華民國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平台,這對如何蓋棺論定李登輝根本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標準。

中華民國故總統李登輝當國葬於特勳區,若是岩里政男升級版則當入祀靖國神社。這是春秋大義,含糊不得。

國葬,對李登輝是當之無愧?或自取其辱?

李登輝執政12年,位高權大,自多遺功遺愛。但倘以約瑟夫‧奈伊評價政治人物的3個標準來看李登輝的主體表現,他在中華民國總統及岩里政男的兩種角色皆是失敗的,他所主持的中華國及出埃及也都是失敗的。

已逝前總統李登輝個人照,遠見資料照。圖/已逝前總統李登輝個人照,遠見資料照。

何謂主體表現?比如說,史家承認秦始皇書同文、車同軌等功勳,但共認他的主體表現是一個負面人物。

奈伊的3個標準是:一、動機:李的動機有正有邪,所以要看他的手段及結果。二、手段:惡劣,甚至猙獰。三、結果:敗壞,也就是又敗又壞。茲分四個主體表現的領域略論:

一、兩岸:

李自《國統領綱》走到「兩國論」,甚至被美國阻擋他修憲,這是李登輝中華民國路線的失敗,但他後來解釋這些只是詐欺的權術。被逐出國民黨後,他改稱「中華民國是國王的新衣」,更出任「台灣正名運動」總指揮,聲稱「台灣正名,才能真正確立國家發展目標」。但後來他又幾次改口稱「我不是台獨教父,也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至此,中華民國與台獨,皆是他權謀與權鬥使用的謊言而已。我不是我的我,錯亂到此地步。

二、修憲:

主持六次修憲,卻毀了這部憲法。毀憲證明李登輝是個權謀本位的嗜權者,對民主憲政沒有信仰,更無堅持。例如,他為確保自己參與總統直選安全上壘,將總統選舉定為相對多數制。又想以國安會(將行政院長定為國安會副主席)取代行政院,卻又迴避權責相副的總統制,但此一修憲圖謀未逞。

因此竟使得現今在憲法上的總統,不但無責,更敗壞的是總統亦無憲法明文所授權力,而全憑其直選光暈以權術及權鬥來界定其權力的範圍。諸如此類,李登輝修憲而毀了許多憲法天條,已是公論。

三、民主:

蔣經國解嚴,挖開了台灣的民主之泉,使李登輝獲得了最大的政治能量,踏著民主的大浪而來,但在重大操作卻背離民主,台灣的民粹政治亦始自李登輝。例如,前述修憲就重傷了憲法的民主機制,且他在1999年欲修憲讓自己延任總統,被美國阻擋。再如,他曾欲以每年一億五千萬元收買民進黨,不必報銷、不必收據,但為施明德所拒。

又如,他被逐出國民黨後,另立台聯;看似做為民進黨的側翼,卻是用來挾持民進黨。這使得民進黨的轉型受到李的挾制,最後逼到陳水扁拿出一張國安密帳的「名單」,與李攤牌。另如,李又親自發動退聯合報運動,扼殺新聞自由。凡此均嚴重背離民主準則。

看褒揚令頌讚李登輝的民主成就,卻未忠實記錄他更重大的台獨事功,尤其迴避了民主與台獨皆因他的操弄而異化。這是一紙明目張膽欺世盜名的褒揚令。

四、政風:

黑金就不用說了。政治權謀橫行,金錢汙染政治,國家認同解構,社會撕裂,戾氣瀰漫,皆以李登輝為鼻祖。

因此,若以奈伊的三標準言,李登輝在兩岸、修憲、民主及政風等主體表現的結果皆是敗壞的,遺害無窮。動機,則有正有邪,要看他在不同階段的不同心境。因此,世俗對李登輝評價最高的項目是在他的手段。縱橫捭闔、翻雲覆雨。但「一代梟雄」若是一個褒謚,也不是頌稱他的品,而是凸出他的術。中華民國的難題,若期待馬基維利型的梟雄來解決,那是請鬼拿藥單。何況,李的「手段」真的都是無往不利嗎?僅舉二例:

例一:他任郝柏村為行政院長,若真心相待,以郝的血性義氣,必真心為李效力,兩人關係應可軟著陸。但李卻以「養/套/殺」來對付郝柏村,用台獨反郝來借刀殺人。但李作踐郝柏村,卻以觸動整個傳統藍營與他決裂為代價,遂成他一生的政治負債與芒刺。這樣的「手段」,高明何在?

例二:宋楚瑜為李肝腦塗地,但李後來一路算計宋楚瑜,欲使宋成為第二個郝柏村。2000年,李登輝連「連宋配」(宋為副總統搭檔)都不同意;後來,李被迫欲接受連宋配,但宋不回頭,李遂發動興票案來對付宋。倘若李滅宋的私心不是那麼重,當年成全了連宋配,他就不會被逐出國民黨,也不必去當台獨教父了。封殺宋楚瑜,李以自己殉葬。且他讓連宋互鬥,最後他失去宋,也失去連。這樣的「手段」,又高明何在?

我在2006年寫〈李登輝的漏斗型人生〉。蔣經國贈給李登輝解嚴及開放兩岸交流兩大遺產,使曾是岩里政男的李登輝突然以中華民國總統的地位站在幾乎處處可以點石成金的歷史漏斗的最開闊處。但想不到的是,後來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竟從漏斗最開闊處,一路墜下變成漏斗最窄末端的岩里政男升級版。

開場與過程驚心動魄,結果卻一塌糊塗。此即李的漏斗型人生。

褒揚令稱李登輝「誠實自然」,但盡人皆知李登輝的一生只是一場騙局。騙局的核心,是將台灣人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心態,扭曲成使台灣人以中華民國為敵人。他騙了中華民國,騙了台獨,也騙了他自己,自欺欺人。所以他說「我不是我的我」。最後他厝在特勳區更是一騙到底了,真是「場所的悲哀」。

民進黨曾稱他「老番癲」。國葬的李登輝備極哀榮,蔡英文儼然以繼志述事自期。但領受中華民國總統薪俸的蔡英文何妨想一想:妳自己若到了那一天,是不是也以中華民國卸任總統的身分治喪?要不要覆「這個國家」的國旗?要不要也借厝五指山特勳區?後人又如何寫妳的褒揚令?論定之日,蔡英文的「我」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我」?

蔡英文,要讓這「場所的悲哀」再傳唱下去嗎?

「蓋棺論定李登輝」系列(三之一)。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10月1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