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明明就是你們以前看我不會念書、先放棄我的

明明就是你們以前看我不會念書、先放棄我的

發文時間: 2020/11/11   文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瀏覽數 / 17,100+

編按:這是由高醫外傷與重症團隊醫療人員所分享的真實醫療現場故事。這次,主角是一個愛碎念的藍寶醫師,他意外讓一個原本已放棄孩子的媽媽,撿回了放蕩兒子的人生。

註:文中提到人士身份皆已改寫去識別化。

夜晚的急診室,被揍得滿身傷的阿宗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候看診,三十幾歲的他,身旁站著是他六十多歲卻神色淡定的媽媽,形成一副詭異的畫面。

藍寶醫師詢問病史時,看著阿宗和他媽媽帶著口罩的臉,覺得有些似曾相識,可是卻想不起來是在哪兒看過,是自己照顧過的病人嗎?他有些疑惑。

這個問題終於在他告知阿宗初步影像報告時,得到了解答。

醫生,是我啊!你忘了我喔?

在醫生和阿宗討論X光報告時,阿宗意外透露一個線索。僅為情境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在醫生和阿宗討論X光報告時,阿宗意外透露一個線索。僅為情境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X光初步看起來都沒有骨折,不過我還是會安排你三天之後回門診追蹤,順便看放射科醫師打的正式報告,如果需要診斷證明書,門診的時候再一起開就好,那邊可以連今天的份一起開立。」

「醫師不用了,我們相信您,請您今天就開診斷證明書吧!」阿宗媽媽不知道為什麼對藍寶醫師這樣信任,有禮但堅定的說著。

「嗯,可是有一些比較細微的傷害可能要正式報告才能看得出來欸!」

「沒關係,醫生,我們相信您,就照您的意思寫吧!我能撿回這個兒子,都是因為您啊!」阿宗媽媽依然堅持地說著。

聽起來真的是自己照顧過的病人,可是藍寶醫師依然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時候照顧過的,他頭上的問號越來越多了!

看著藍寶醫師疑惑的眼神,阿宗笑嘻嘻的拉下臉上的口罩說:「醫生,是我啊!阿宗啊!你忘了我喔?前兩年我飆車受傷住院的時候,你每天都來碎碎唸我欸!」

阿宗被揍得青一塊、紫一塊,眼睛腫到快看不到的臉上,就算是笑容也很難讓人感覺得了愉悅,尤其是阿宗說「你忘了我喔?」時,還故意裝出受傷難過的表情,實在是讓人感覺不太舒服。

看著阿宗還在耍寶,阿宗媽媽嘆了口氣,也把口罩稍稍拉下來,這下子,藍寶醫師終於有印象了!

阿宗戴著口罩,讓藍寶醫生怎麼看都想不起自己治療過他。僅為情境圖,來自Shutterstock圖/阿宗戴著口罩,讓藍寶醫生怎麼看都想不起自己治療過他。僅為情境圖,來自Shutterstock

兩年前,阿宗跟他的朋友在濱海公路上飆車追逐債主,結果債沒討到,反而把自己撞得稀巴爛住院。

阿宗一住就是三個月,聽說他的朋友們明明沒有受什麼大傷,可是藍寶醫師卻從來沒看過他的那些朋友們來探望他。後來才知道,那些都是阿宗幫派裡的朋友,他出事他們躲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來看他。

感慨之餘,藍寶醫師也不忘苦口婆心地勸告阿宗,希望他可以拋下過去,重新進入社會,不要再讓父母擔心。只是當時的阿宗總是一臉不耐煩,有時候藍寶醫師都覺得,要不是自己是他的主治醫師,阿宗應該會直接打斷他說話,把他轟出病房外吧?

如來佛的緊箍咒

阿宗媽媽輕打了一下,還在嬉皮笑臉的阿宗的頭,罵他:「不要再耍寶了!口罩戴好啦!」

只見他依然不痛不癢地嘻嘻笑著,倒是阿宗媽媽有些感慨的說:「醫生,坦白跟您說好了,阿宗今天就是為了離開那些朋友被打的。

那年他住院,您說的話我一直以為他沒在聽,沒想到他都聽進去了。出院沒多久就跟我說,他想要回家跟他爸爸學做工。我原本還以為他是開玩笑的,畢竟這麼多年他都吃好做輕巧,哪堪得了,跟他爸爸一樣天天到工地裡風吹日曬雨淋的。剛開始還想說,他應該跟以前一樣做不了兩三天就又跑回去找他那些朋友了吧?」

阿宗這時候插嘴道:「小時候是因為我不會念書,你們就一直討厭我好不好,做什麼都不對,連去學做工阿爸都嫌我,一直罵我笨,沒出息!撿角!我才會去跟那些朋友在一起的!

阿爸這次有比較甘願認真教我,不會像以前一樣一次教一堆,也不准我問,動不動就罵我。這次他一次一個慢慢教,還會讓我問問題,我就學會了啊!明明就是你們以前看我不會念書、就先放棄我的!

阿宗說:明明就是你們看我不會念書,先放棄我的。僅為情境圖,來自pexels圖/阿宗說:明明就是你們看我不會念書,先放棄我的。僅為情境圖,來自pexels

阿宗話鋒接著一轉說:「只是齁,現在不能開名車,也不能常常吃大餐了,想起來真的有點可惜欸!

所以,我曾經真的很想回去找我那些朋友過,可是齁,醫生你知道怎樣嗎?

我要回去的時候就想到你的碎碎念,吼~跟那個如來佛對孫悟空唸的緊箍咒一樣啦!想到就頭痛!所以我那次就沒回去找他們,結果他們那次就又出事,我就想說應該是你有在保佑我啦,阿不是啦!是應該有神明在保佑我啦!

就那次之後才真的決定要離開的,不過離開真的很難,才會拖到現在又搞到這樣!但是你今天開給我診斷書之後,我就可以去警察局報案,他們就不能再來找我麻煩了!」

聽到「緊箍咒」跟「保佑」兩個字,藍寶醫師跟阿宗媽媽都忍不住笑了,但是餘光中,藍寶醫師看見阿宗媽媽的眼中隱約有淚水在閃爍。

看著阿宗和阿宗媽媽拿著診斷書離開的背影,藍寶醫師默默的在心裡祈禱,希望阿宗的未來都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

藍寶醫師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前兩天看的一本書,是日本一位兒童精神科醫師寫的《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裡面寫的是他長年擔任日本少年院(類似台灣的少年輔育院或矯正學校)的觀察與經驗。

在書中他寫到,因各種罪行進入少年院的非行少年,除了我們常聽到的因為家庭功能失調、曾經遭受虐待⋯⋯等等問題造成的外,其實有部分是源於這些孩子生病了,但卻沒有被覺察到,導致這些孩子在學習或者人際關係上出現問題。

但在以學習成績為單一評斷標準的學校中,這樣的孩子就常常被冠以「不愛唸書的壞孩子」、「愛搗蛋的壞學生」而遭受排擠霸凌,致使他們往社會的另一端尋求溫暖,甚至讓自己的衝動無法抑制而犯下大錯。

過度以學習成績評定一個孩子,最後可能導致他拒絕學校學習,放棄自己。圖片來自pexels圖/過度以學習成績評定一個孩子,最後可能導致他拒絕學校學習,放棄自己。圖片來自pexels

書中寫到的一些孩子,跟阿宗很像,他們可能書讀得不好,而被家人和學校排擠,不過這些孩子們比較不幸的是,他們被學校和家人放棄甚至是自己放棄自己,最後走入歧途,一直到進入少年院後才被發現到原來他們是有發展障礙跟認知障礙的。

但難道這些有發展跟認知障礙的孩子就沒救了嗎?

當然不是啊!就像阿宗後來跟爸爸學做工的時候,阿宗爸爸如果一次一個慢慢教,阿宗就能學會一樣,這些孩子當然也有機會能調適好重回社會的啊。

這本書的作者在少年院實行的認知強化訓練,也讓這些孩子在少年院裡學習增強自我感知,讓他們能夠理解自己的言行會對別人造成哪些困擾,甚至反轉教學,讓少年們擔任小老師,提升他們的自我評價,他發現都有助於改善這些孩子所處的困境。

甚至就像老生常談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作者發現這些孩子在他們小二開始就有一些徵兆出現,例如說:認知功能不全(記不住國字、不擅長算數、無法正確理解接收到的訊息、聽不到老師的提醒跟警告)、無法控制情緒,容易發怒、不知變通(不擅長應付意料之外的狀況、無法配合當下情況應對)、自我評價錯誤(缺乏自信)、缺乏社交技巧(不擅長溝通)、注意力不集中、動作不協調、說謊等等。

如果父母或學校老師能提前發現這些異狀,提前帶這些孩子去就醫,了解他們的問題在哪裡,或許這些孩子就不會走入歧途了,以後也就不需要像阿宗一樣還要挨了打才能退出了。

 (原文載於瓦肯人的碎碎念FB,取得作者同意後編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