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達夫台北 > 是誰把疫苗政治化?
美國大選2020

是誰把疫苗政治化?

發文時間: 2020/11/12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5,350+

德國的生技公司BioNTech在今年3月就與美國輝瑞藥廠合作開發新冠疫苗,當時,BioNTech的創辦人兼執行長Ugur Sahin就説,面對全球性的疫情,需要全球總動員,所以,與輝瑞藥廠合作可以加速研發、製造、分配與輸送的速度,及早帶給全球人民急需的疫苗。接着,即刻在德國與美國兩地的研究室全力衝刺,在今年4月就進入臨床試驗。

這時,川普尚未啟動「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所以,此疫苗的研發、臨床試驗及製造的經費並非來自美國政府。直到今年7月美國政府才與輝瑞藥廠簽訂合約,承諾在新冠疫苗開發成功,開始量產時,美國政府將支付20億美元購買1億劑疫苗,以及後續再購買5億劑疫苗的優先權。 

輝瑞執行長曾言:我要輝瑞脫離政治

在過去幾個月,輝瑞藥廠的執行長Albert Bourla的談話不只一次表示輝瑞是一個大藥廠,它刻意避開拿美國稅金來做研發的工作。在9月的一次電視專訪中,他説,我要讓我的科學家不被官僚制約,當你拿人家的錢,就很難避免被要求進度,也要交報告。我不想要這樣的干擾,基本上,我要給我的科學家們空白的支票,他們要費心的,只有科學的挑戰,而沒有任何其他的事要他們煩惱。最後,他還加一句「我要輝瑞脫離政治」!

11月9日輝瑞藥廠宣佈,它與德國BioNTech生技公司合作開發的新冠疫苗臨床試驗的初步結果,看到超過90%的預防效果。輝瑞執行長Bourla説,我認為這可能是過去百年來最大的醫療進展。並説,該公司可望在2020年生產5千萬劑疫苗,在2021年底生産到13億劑,接種6.5億人口。

因我個人是科學家,在沒有經過同儕審查過程,確認數據的可信度以及安全性以前,我會持樂觀其成的態度。而且,就算疫苗的製造沒有碰到困難,接下來如何合乎倫理地排列優先順序、公平地分配,進而,輸送到美國全國、甚至全球各地,不論是其後勤作業的順暢或疫苗品質的維護,都將是極大的挑戰。但是,不論如何,這是一個令全球民衆雀躍的好消息。

然而,就算一切順利,全球民眾普遍接種疫苗,終於使得疫情得以控制,起碼也是兩、三年後的事。此刻,所有防疫專家眼看着歐美各國疫情的擴大,都憂心忡忡。雖然,最近禮來藥廠研發的治療新冠病毒,減輕病情的藥物通過FDA的緊急使用授權,到底能夠幫助多少病人,效果是不是很好也還沒有把握。更何況該藥物還是很昂貴,大概不容易普遍被使用。

所以,在不久的未來,最有效的防疫方法仍舊是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勤洗手以及儘量避免擁擠的場所。

輝瑞近期宣布疫苗研發有重大進展,鼓舞全球人心。圖片取自輝瑞臉書圖/輝瑞近期宣布疫苗研發有重大進展,鼓舞全球人心。圖片取自輝瑞臉書

川普指控藥廠阻擋他獲得「疫苗的勝利」

在輝瑞發佈疫苗臨床試驗結果的當晚,川普的兒子説,該消息宣佈的時間點是邪悪(nefarious)的,是因為川普壓低藥價而被藥廠痛恨。川普則指控FDA刻意破壞他的競選,民主黨阻擋他在選舉前獲得「疫苗的勝利(Vaccine Win)」,故意讓這消息在5天後才發表,就如我一直在説的(陰謀)。

沒錯,輝瑞執行長Bourla早先曾經表示,在10月底前,可以知道他們開發的疫苗到底有沒有用。這符合川普的期望,只是沒有實現。

我們可以猜想這讓川普不高興,所以,在第二次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時候,川普説,我和輝瑞,Moderna、Johnson & Johnson及其他疫苗開發公司都談過話,他們應該可以進行得更快才對,卻被政治化,疫苗的來臨應該只是幾個禮拜的時間。

這些話表示,他其實完全掌握了各個研發團隊的進度。確實,有些團隊臨床試驗的結果就快出來了!只是,科學家不可以在試驗人數還沒達到一定的數量,數據不確實的情況下,做任何結論。即使只差幾天,他們也不能在尚未有確定的分析數據前,為了總統的競選,隨便提前下結論。

選前,輝瑞執行長説,他與千萬美國人民一樣,辯論當天打開電視聆聽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但再次感到失望。面對這麽一場重大的疫情,這麼一個重要的議題,居然被政治化,而不是講科學的事實。此時,科學家其實承受極為沈重的壓力,因為數十億的人民,千千萬萬個商家,及全球各地的政府都仰賴著我們。

(文內小標為編輯所加)

(本文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董事兼院長、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