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叛國的總統 不誠實不自然

叛國的總統 不誠實不自然

發文時間: 2020/11/16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2,400+

蔡英文頒給李登輝的褒揚令,其中有4個字最令人驚奇:誠實自然。

李登輝自己說,連《國統綱領》等操作也是詐騙,談什麼誠實?他工於權謀,橫柴入灶、倒行逆施,說什麼自然?

蓋棺論定李登輝:他不折不扣是一個「叛國的總統」。叛國的總統,誠實什麼?叛國的總統,自然何在?

褒揚令表揚的是「我不是我」的李登輝。所以,看不到李的招牌事功《國統綱領》,也看不到他錯失了亞太營運中心,更看不到他執著「中國崩潰論」、「中國七塊論」,尤其未見他的核心政治觀點「中華民國已不存在」。這是一紙不誠實也不自然的褒揚令。

李登輝政治生命的異化拐點在2000年。當年,他欲排除宋楚瑜,扶持連戰參與總統大選,連「連宋配」也不容。目的在連戰若繼任後,李可繼續操縱政局。有人認為,李當時即有「棄連保扁」之心,希望連落選,以陳水扁為他的約書亞。這是大錯。李當年輔選連戰,摩頂放踵,他自稱比候選人連戰自己還賣力。他一方面以興票案對付宋楚瑜,另一方面以發表「兩國論」來與陳水扁搶獨派選票。但最後連戰仍告落敗。

此戰,國民黨落敗,但真正慘敗的卻是李登輝。主要敗因都是李登輝自己種下的:一、李為保障自己參與1996年總統直選的萬全之計,修憲將總統選舉定為相對多數制,後來遂使陳水扁以39.3%的得票率當選。二、他欲操縱政局,封阻宋楚瑜,反對連宋配,藍營分裂。由此可見,2000年國民黨的主要敗因,是在李登輝的自私(相對多數制),與自私加貪婪(反對連宋配)。

選後,連戰出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則被逐出國民黨。於是2000年成為李登輝政治生命的異化拐點。此前,他是中華民國總統。此後,他成為台獨教父,變成叛國的總統。

李出任中華民國總統之初,自稱是蔣經國的學生,他在國家認同及兩岸關係的表現,皆是以中華民國為準據,志在高遠。如國統會及國統綱領的建構,體大用宏;九二會談的一中各表,則迄今仍是兩岸唯一的可能出路。但是,後來李登輝卻用一句「這些只是詐騙」,來解釋「我不是我的我」。

「我不是我的我」,是李登輝被逐出國民黨後,「昨日之我譬如昨日死/今後之我譬如今日生」的求生邏輯。他不甘就此倒在國民黨的門口,於是在台獨的舞台找尋新生。且他不僅是要消極地「政治避難」,而是更強烈地要「政治復仇」。

因此,他並未選擇以「精神加盟」的超然地位來扶持民進黨及陳水扁,而是另立台聯與民進黨分庭抗禮,用以挾持民進黨及陳水扁。此時,他已不是尋求綠營政治庇護的政治難民,而是輕而易舉地取得了喧賓奪主的「台獨教父」地位。

已逝前總統李登輝個人照,遠見資料照。圖/已逝前總統李登輝個人照,遠見資料照。

設身處地為李登輝想,他在2000年的挫敗真是痛徹心肺。他與中共的互動,甚至到了黑箱密使往返的地步,但北京後來對他如此不留餘地。他在國民黨的內鬥,從非主流、郝柏村到宋楚瑜,都是恨巨仇深。他與民進黨的關係,被稱為「一(國民黨)又二分之一(民進黨)的黨主席」,又想以一年1億5000萬元收買民進黨為花瓶黨,但最後李遠哲等竟支持陳水扁打敗了李連聯合。這些歷程,對李登輝而言是奇恥大辱,亦是血海深仇。

他的「政治復仇」,要報復中共,要報復國民黨,也要讓綠營獨派為當年稱他「老番癲」認錯。他唯一成功的復仇,就是他成了台獨教父。但報復中共,他以14億中國人為敵,不知中共非中國;報復國民黨,他以中華民國為敵,不知中華民國不等於國民黨;這卻是以報復私仇私忿的心態來處理國難的問題。此非但不能解決國難問題,反而使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難,異化為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國難。

在李登輝眼裡,對國民黨報仇,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向中共報仇,也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因此將台灣人制衡國民黨的心態,異化為要消滅中華民國;也將台灣人對抗中共的心態,異化為要消中華民國。這對曾任中華民國總統12年的李登輝而言,不啻就是要與中華民國偕亡來洩其私憤了。

這不是叛國,什麼是叛國?

李登輝從中華民國總統,變成叛國的總統。他迄未交代的是:

一、他造成的失敗,究竟是中華民國的失敗?還是他李登輝自己的失敗?

二、台灣的生存戰略,究竟是要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非要消滅中華民國不可? 

三、他說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但難道台灣國存在嗎?

自我中心與機會主義是李登輝的人格特質。對比蔣經國,忍辱負重,打脫牙和血吞,將私仇私願與國難區隔得十分清楚。當自己原先堅持的政策難以實現,他將自由民主還給台灣人,解嚴、開放兩岸交流,而不是挾持人民以逞。李登輝卻是在自己經過橫柴入灶、倒行逆施的操作而遭受挫敗與恥辱後,竟是惱羞成怒地欲挾持台灣人,用報復私仇的心態來處理國難問題。兩相對照,蔣經國知道,兩岸問題畢竟超越毛蔣私仇,也超越國共私仇。但李登輝根本沒有這種水準,不知兩岸問題必須超越二二八及皇民遺恨。他對付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竟反過頭來要消滅中華民國。

「釣魚台是日本的」,李登輝的政治復仇最終異化為岩里政男的皇民人格。一個皇民的眼睛當然看不到兩岸的全局。因此他不像蔣經國,卻像辜寬敏。辜一生的職志,就是要為辜家失去皇民地主的地位而復仇;他的台獨,迄未能使皇民地主復辟,但或可稍解其私仇家恨於一二。爾今,李登輝壯志未酬、齎志以沒,只剩辜寬敏獨挑大樑了。

其實,暮年的李登輝卻是心虛膽怯的。他說了好幾次:「我不是台獨教父,也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

但李登輝就是台獨,他回不去了。他不能既以台獨贏得盛名,又不肯戴台獨的帽子。

蔡英文的褒揚令提到李登輝的「脫古入新」4字,這是要留下李的台獨思維。但李登輝墓誌銘一開頭就寫著:「古昔孟夫子『民為貴』之至言,肇啟以民為本思想。」這不僅沒有「脫古」,且是欲以傳承中國聖賢,來蓋棺論定李的歷史地位。獨氣薰天的李登輝居然在墓塚借孟夫子留下一點中國元素以自我修補。這個畫蛇添足的動作,更暴露了李登輝面對歷史評價的心虛膽怯。

叛國的總統李登輝,葬在中華民國國軍示範公墓特勳區。

「蓋棺論定李登輝」系列(三之三)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11月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