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客座達人賴澤霖 > 進入大學後的低潮與反思:為生活留點缺口,光才照得進去

進入大學後的低潮與反思:為生活留點缺口,光才照得進去

發文時間: 2020/11/15   文 / 客座達人賴澤霖 瀏覽數 / 14,450+

編按:在這個多事之秋,生命殞落之沉重為台大校園蒙上一層抑鬱,但也同時看到學生自主發起的free hug活動,在陰冷的雨天中湧現的溫暖。這篇文,是身為大一新生的我,近日走過低潮期的經驗分享,也許,就當是在網上獻上另一個形式的free hug,給偶爾會憂鬱、會對大學生活失望的你。

最近台大一些事件引起大眾注意,不瞞大家我也多少受到一點影響,前一陣子經歷一段低潮期後,我才又一次意識到,跟自己相處是一輩子要學的事

給偶爾憂鬱的你,其實我們隨時都等著給你free hug。來自Shutterstock圖/給偶爾憂鬱的你,其實我們隨時都等著給你free hug。來自Shutterstock

人不能太貪心

剛進大學時,不免還是對大學有些憧憬、有些熱血,一方面想榨乾學校的資源,另一方面也想兼顧好各種課外活動。學分選到快滿、副本來者不拒、社團也不缺席。

生活幾乎全部圍繞在處理事情上,和人的相處時間、運動時間被完全壓縮,一整天只有兩種模式,要嘛做事、要嘛睡覺,吃飯真的是能不要就不要。通常如果有早上跟下午的課,中午一定都待在圖書館。

我的生活感覺不再是由我主導,而是被這些事情拉扯,我就好像中間那個任人拿捏的玩偶。

龜速反饋

看起來忙,其實連自己在追逐什麼都不知道。圖片來自Pexels圖/看起來忙,其實連自己在追逐什麼都不知道。圖片來自Pexels

事情太多還是其次,重點是花了大量心力與時間時,能看到的回饋卻很低。以微積分和程式設計為例,一開始真的是幾個甚至十幾小時過去只寫完一份作業,大量時間不小心就被課業吃掉了。

作業固定每周都有,不時又會有其他雜事,起初不經意就掉入這個死迴圈,讓自己忙得跟滾輪上的老鼠,看起來好像很忙,但其實連自己在追逐什麼都不知道。

或許是過去習慣了學習上的快速反饋,我喜歡看到自己時間是有效率地被使用、我喜歡看到時間變成了我希望的樣子,對於大學裡的學習實在有點不適應。

一切只是「好像會用到」

另外,大一教的內容大多是理論,包括個經、會計,但說實話,我無法從學習這些東西的過程中得到太多快樂與滿足。

我在課堂上時一直有個想問卻問不出的問題:把這些冰冷生硬的數字和公式啃進去,然後在考試的時候吐出來,真的是我們的大學想教的嗎?

和低潮相處

以上種種因素加上天氣陰鬱,讓我確信我的低潮期又來了,但至少我知道,情緒波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因此,我就給自己發起一周一個新嘗試的計畫,重新去體驗生活,去一個沒去過的地方、點一道沒吃過的食物,總之就是做一件沒做過的事,讓自己對生活的想像不要太僵化。

另外,漸漸地,我開始把對課業的得失心放低一點,為功課留點瑕疵、為生活留點缺口,光才能夠射進來。

不再追求完美,才看得到生活裡的美好光亮。圖片來自Pexels圖/不再追求完美,才看得到生活裡的美好光亮。圖片來自Pexels

大學真的是必須嗎?

分享完我處理情緒的經驗,回到台大學生的事件,個人覺得,所有青少年自殺案件中,撇除掉心靈生病的案例不看,或許問題根本不在師生輔導比,名校光環、同儕競爭也並非重點,而是他們根本不適合讀現有體制內的大學。採取那樣極端的行動,只是他們對這個社會主流最後的反抗,起碼,他們還有一點自主權。

當然,我絕不鼓勵用這樣的方式來面對體制,只是現在的學生最需要的到底是什麼?現有教育體制能滿足嗎?不能的話,體制外能提供什麼刺激、學生自己又能創造什麼改變?

如果大學沒有文憑,還有人會去唸嗎?

這是一間還不及格的大學

在年初疫情爆發大學課程轉線上課程時,許多人就開始檢討大學的價值,用一樣的標準來看,其實多數我目前上過的課都可以線上。

課堂中只有單向傳輸,這樣的課我不知道去學校上跟在家上有什麼差。像程式設計採線上課程搭配助教課,真的就是一個蠻好的線上結合線下的範例。

能產生線上課程無法取代的價值只是一個課程的最低標準,更重要的是如何善用學生與學生互相的連結,討論、實作或是發表都好。在學習資源爆炸的現在,大學除了文憑外還有別招嗎?

其實,或許所有人都沒有錯,所有人都不該被怪罪,我們只是在一個大系統中互相影響彼此的角色。

未來大學終究是未來大學,但學生的需求卻是現在進行式。與其依賴大學提供資源與方法,學會在都市叢林裡當個採集者或許是更適合的選擇吧。


                                                                                                                      

(原文摘自:二十一世紀教育現場 經作者同意,精簡編輯後轉載 )

(作者目前是台大國企新鮮人。是個終身學習者也在嘗試當個給予者。喜歡不同想法之間的碰撞、分裂,其擦出的每個火花、靈感,最後都化為我的養分。期許自己能在這分化、矛盾的世界裡,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首圖圖片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