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公司一聽他要開刀、還要採檢,馬上說不准!
台灣驕傲的COVID-19成果背後

公司一聽他要開刀、還要採檢,馬上說不准!

發文時間: 2020/11/20   文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瀏覽數 / 18,050+

11月中,台灣曾一日爆出8個新冠確診病例,其中不少是外籍移工,也有船員,讓許多人神經緊繃。那天,我在外用餐。聽著隔桌顧客,邊看電視新聞邊罵:『你看看,台灣防疫做得這麼好,都是外勞害的。幹嘛還放他們進來搶工作?』

真是這樣嗎?

其實,當台灣持續為了獨步全球的COVID-19疫情控制而驕傲時,這群來自國外、為台灣工作打拚的人,正面臨著你我想像不到的,比以往更嚴峻的困境。能夠讓衛福部確診為新冠肺炎病例、並在台進行治療的,反而是處境較好的人;還有一群人,連就醫都有困難,正處在這場華麗光影背後的陰暗角落。

我一直以在疫情時能擔任第一線醫療人員為傲,卻在某天值班時,因為一通電話,讓我看見了這從沒想過的幽暗角落......。

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hotoAC圖/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hotoAC

不會來的病人

交接班時刻,我和帥狐狸學長說:

「學長,剛剛有船公司打電話來說,他們有外籍船員從國外要回高雄時,在海上被纜繩打到手,聽起來像是開放性骨折,可能會要開刀住院。

可是電話那頭的人聽到我說可能要開刀住院,而且如果要住院就要採檢,還要住隔離病房時,就一直問可以不要採檢、不要住院?因為他們明天就又要出海,病人住院就要延後船期,我跟他說我沒看到實際情況沒辦法保證後,他就掛掉電話了。

所以我不知道等等這個病人會不會來。」


什麼樣的老闆,會狠心拒絕員工開刀的需求?

帥狐狸學長聽完,無奈地嘆了口氣說:

「應該不會來了吧?

我上次也遇到一個外籍船員手骨折需要開刀,而且還是其他醫院把他轉來的,因為他們沒有專門的刀房可以幫那個船員開刀,所以轉來我們這裡。

轉來後,好不容易開刀房都準備好了,船公司一聽說開完刀要住院,還要採檢,馬上就不讓他開了,也是一樣說這樣會耽誤到他們的船程。溝通了好久,講到都快吵起來了,船公司還是不讓他開刀。

可是那個手,就算打石膏固定,還是有很大的機會長不好啊!就算真的長起來了,日後的關節活動一定會受到影響。

這病人才25歲啊,而且又是船員,不開刀,以後連要在船上工作都有困難了吧?」

一個年輕船員骨折,醫生卻無法把受傷的他留下來開刀。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一個年輕船員骨折,醫生卻無法把受傷的他留下來開刀。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蛤?那要怎麼辦啊?」

帥狐狸學長苦笑:「怎麼辦?只好幫病人打石膏,讓他簽自動離院啊!只是,我在想,不開刀真的是這病人的意見嗎?他人生地不熟的,船公司的意思病人能不同意嗎?想到我就覺得難過!」

一旁一同交班的阿基學長,聽完後說:「這樣聽來,我上次遇到的船公司很不錯欸,他們上次也是高雄港停一天,隔天船就要走,不過他們是把受傷的那位移工留下來開刀,也負擔他後來住在單人病房隔離的錢!」

但他話鋒一轉說:「只是你們遇到的船公司,不想讓病人開刀住院也是可以理解,畢竟船在高雄港多停一天,可能就要損失幾十、幾百萬,然後還要自費負擔病人的篩檢費、隔離病房還有單人病房的費用,算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金額⋯⋯」

聽完阿基學長說的話,原本忿忿的我和帥狐狸學長都靜默了!

因為醫療很難,但更難的常常是與醫療相關的周邊問題⋯⋯。

產值400億的遠洋漁業,對照顧漁工無能為力

台灣的遠洋漁業每年產值超過400億,是世界遠洋漁業霸權之一。

然而遠洋漁船長年漂泊在海上,離家遠、工作又辛苦,甚至必須面臨各種海象考驗及設備安全的問題,風險遠較一般工作高出許多,也因此目前台灣的遠洋漁船很多時候必須仰賴外籍漁工來填補人力空缺。

台灣漁港移工宿舍環境,為情境配圖,遠見資料照。圖/台灣漁港移工宿舍環境,為情境配圖,遠見資料照。

但因為法規問題,許多船東選擇境外註冊漁船規避勞動及捕撈規範,使得這些外籍漁工除了在原本的高風險工作下,又暴露在高工時的惡劣勞動環境中,增加這些漁工們受傷的風險。

之前就發生過漁工在船上受傷生病之後,因為沒有保險,船東不願意將他們送醫,甚至送醫後不願意讓他們接受治療的情況,造成他們身體的缺失,即使日後康復也無法從事高強度勞力工作,甚至回復正常生活。

新冠篩檢,讓船東更不願送移工就醫

今年又因為COVID-19疫情,醫療能量緊縮,不少中小型醫院因為沒有設備人力不足,無法承接這些自海外返台的船員,而許多能承接的醫院為避免成為破口,也紛紛提高對於近期歸國人士的篩檢及相關處置規範,使得這些漁工在就醫時面臨更大的困境,船東也更不願意讓他們就醫。

新冠篩檢需要耗費醫療資源,讓船東更無意願送移工就醫。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新冠篩檢需要耗費醫療資源,讓船東更無意願送移工就醫。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這些受傷的移工可能像你我的家人一樣,是某個人的兒子、某個人的爸爸、某個人的兄弟,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來到台灣。他們來到這個以眾人都能用低價的健保接受高醫療水準治療而自豪的地方,但這地方卻在他們工作生病、受傷時,讓他們賭他們的運氣、賭看他們能不能遇到好老闆,來決定他們能不能得到治療,甚至能不能活下去?

這,不只是他們的心酸,也是我們的悲哀。

註:文中提到人士身份皆已改寫去識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