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王文華台北 > 如何填補內心的「洞」

如何填補內心的「洞」

發文時間: 2020/11/25   文 / 王文華台北 瀏覽數 / 17,800+

編按: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心裡有「洞」,你也有嗎?有「洞」的人,永遠不知自己在追逐什麼,直到知道如何填補。

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圖片來自Twitter@barrackobama圖/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圖片來自Twitter@barrackobama

在剛出版的回憶錄中,歐巴馬寫到跟太太商量競選總統,談到不歡而散後的心情:

❝「為什麼我要讓她承受這些壓力?是虛榮?還是某種更陰暗的饑渴?某種盲目的野心,包裝在為公眾服務的說詞?或是我想跟拋棄我的爸爸證明自己值得被愛?符合我媽媽對唯一的兒子的期待?消弭身為混血兒的自我懷疑?」❞

❝「結婚不久後,蜜雪兒看我沒日沒夜地工作,曾說:『你內心似乎有個洞,想要填補。所以停不下來。』」❞

看到這,我想起自己的「洞」。

研究所畢業後,我到金融界工作。

以為買精品就是品味

因為身邊都是有錢人,我半調子地學會了他們的消費方式,以為買昂貴的東西,就是品味。一個星期天下午,我走進一家鞋店,看到一雙麂皮做的球鞋。

「這是最新款,用的是名牌包的材料!」銷售員説。

我毫不猶豫地下手。因為麂皮難保養,銷售員建議我買專用的防護液、鬃刷、海綿。我照單全收。

那晚我穿著麂皮球鞋參加party,很多人問我鞋在哪買的,我暗自得意。

一開始我當然細心保養,久了就懶了。加上麂皮不能碰水,很多時候不能穿。幾次以後,我就束之高閣。至於防護液、鬃刷、海綿,當然更用不到了。

一件不需要的東西,延伸出更多不需要的東西。

幾個月後,再經過那家鞋店。他們已經在推其他款式。我那雙「最新款」,已經過時。

麂皮球鞋,就像任何昂貴消費:別人的評價,轉眼變天;給自己的快樂,迅速遞減。

減到某一天,我把很多有「品味」的東西送人。但不知為何,我留下那雙麂皮球鞋。

後來幾年,我到電影公司做事,常接待國際巨星。首映會上,鎂光燈的光暈,讓我產生一種幻覺,誤以為自己很重要。

但事實上,鎂光燈是在閃明星。唯一重要的,只有明星本人。

當幻覺變成自覺,我離開了大公司。明星不需要我。我想把我在企業中學到的技能,用在最需要企業技能的公益界。

剛開始做公益時,我們沒做出什麼,卻得到很多關注。令我不禁反思,這一切是否也是「某種盲目的野心,包裝在為公眾服務的說詞」。

直到我認識一些人。

直到鞋子送給肯亞的小學老師

其中一位募集舊鞋,送到缺鞋的肯亞。

於是我找出當年那雙麂皮球鞋,用防護液、鬃刷、海綿細心擦拭後,帶到活動現場給他。

幾個月後,他寄給我照片。當年那雙在party上引人注目的麂皮球鞋,去了肯亞和烏干達邊境的「Elgon」山,穿在一位小學老師的腳上。老師體型比我壯,但穿著我的鞋卻如此合腳。

那一刻,我心中很多洞,填補了一個。

穿上鞋的肯亞老師。圖片來自王文華個人粉專圖/穿上鞋的肯亞老師。圖片來自王文華個人粉專

我在金融界看過財富的美好,希望台灣和甚至肯亞的人都能享受它。

我在金融界也看過財富的貧乏,希望做一點事來填補它。

我和大部分人一樣,沒去過肯亞,但心中都有一個「肯亞」。在那裡,情緒像動物一樣遷徙,功成名就後是空虛。內心那片黑暗大陸,再多鎂光燈都打不亮。地表最遠的地方,不是非洲,而是自己。

其實,我只是想活出完整人生

心中有洞、試圖填補、包裝的說詞…都沒什麼不好,都是我們想活出完整人生的痕跡。

送出鞋後的幾年,我的人生變得比較完整。老天給我很多禮物,填補了我很多洞。我得到許多,所以想送出一些。

能送什麼呢?台灣的朋友不缺鞋。

送書?送過太多次了。

也許我能送,一個「補洞」的工具。

12月31日,我要主持一個知性的跨年活動。我想送一套知性禮物(活動入場券+《王文華談創新》音檔一年+《遠見》雜誌一年)(https://bit.ly/3lNvrMx

也許這些內容,可以幫你,像我當年一樣,開始「洞」察自己。

留句話,說說你「補洞」的經驗。我選一位贈送。

然後12月31日那晚,我們一起跨年。幫助彼此,跨過內心的洞。

(原文刊載於王文華個人粉專

>>> >>

                                                            想了解更多,請點 https://bit.ly/2KwDK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