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矛盾與互補 堡壘台灣vs.兩岸燈塔

矛盾與互補 堡壘台灣vs.兩岸燈塔

發文時間: 2020/12/16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9,400+

在川普總統的此一任期中,是台美關係自斷交以來最火熱的四年。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自Flickr by the whitehouse圖/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自Flickr by the whitehouse

從2016年12月12日蔡英文總統給新當選總統的川普一通祝賀電話,到2020年台美方方面面互動的急速升等加溫,台美關係如同一鍋糖炒栗子,把台美中三方互動的表裡、虛實、深淺、利害,都透澈地翻攪烘烤了一遍。

現在,不論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如何,這鍋糖炒栗子恐怕還要繼續翻攪下去,台美中三方必須找到一個共同戰略利益的交集點,始能緩和或平定這翻滾不安的情勢。

本文從台灣的視角出發。台灣在台美中三方關係中,可謂有兩種角色。就傾向台美關係方面說,台灣也許是「堡壘台灣」。就傾向兩岸關係方面說,台灣可能是「民主燈塔」。

這兩種角色,有矛盾,但也有互補。台灣的生存戰略可說就是在降低這兩種角色的矛盾,增加其互補。

美國前幾屆政府雖與台灣皆維持軍事連結,但較凸出台灣「民主燈塔」的角色。「堡壘台灣」(Fotress Taiwan)則是在川普政府出現的概念,更強調軍事元素。這是因美國對中國「和平演變」戰略失敗,而轉為「阻止中國崛起」所致。但此一變化,究竟是可將台灣變成不可攻克的「堡壘」?或反而將使台灣成為在一旦被攻克時傷損代價更加慘烈的「標靶」?

美國有人說要將台灣變成「豪豬」。「堡壘台灣」就是「豪豬台灣」,但豪豬的結局好像只是求在死前能扎痛來犯者的手掌而已。

「堡壘台灣」提升了台灣的軍事角色,增加了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敵對關係,但會不會因此失去了台灣的主體性,淪為只是美國阻止中國崛起的棋子?

回頭想一想「民主燈塔」,這是台灣長期在兩岸關係中的主要角色。

台美有共同的關切。例如:民主自由的共同價值,及兩岸問題必須和平解決等。但台美亦有利與害的分歧:

一、美國因中共的因素,在1949年曾想放棄台灣,在1979年則放棄台灣。

二、美國當下的目標在「阻止中國崛起」,但台灣必須維持兩岸的長期「和平競合」。

三、美國可視中國為一「物理」的存在,但兩岸則有歷史、文化、血緣、社會、地緣、經濟、生活等千絲萬縷的連結。剪不斷、理還亂。

四、美國想與中國脫鉤,但看來不容易。台灣則絕無可能與中國大陸脫鉤。

五、就比例上說,美中關係是美國生存因素的「一部分」,但兩岸關係卻是台灣生存因素的「一大部分/主要部分」。

六、美國在綜合國力上可以抗衡中共,且未必要與十四億中國人對話。但台灣在綜合國力上比中國弱,又必須爭取與維持十四億「大陸同胞」對兩岸關係的善意。

七、再回到軍事思考,美中雙方已進入「恐怖平衡」的狀態,雙方不太可能打毀滅戰。但兩岸軍備懸殊,中共有對台灣進行毀滅戰的軍事能量(雖未必會進行到那個地步),而台灣難道只想「豪豬」一下而已?

台灣該選擇當民主燈塔?圖片來自pixabay圖/台灣該選擇當民主燈塔?圖片來自pixabay

因此,作為台灣在台美中三方關係中的生存戰略,「兩岸的民主燈塔」角色,比「美國的堡壘台灣」好。何況,只要站穩「民主燈塔」,亦可與「堡壘台灣」發生互補效應。最壞的選擇則是完全倒向「美國的堡壘台灣」,又完全放棄「兩岸的民主燈塔」。其實,從美國的角度看也是如此。

邱義仁說「除非瘋了,台灣不會搞台獨」。陳水扁曾說「台獨作不到就是作不到,不要自欺欺人」。

搞台獨的不是瘋子,就是騙子。

台獨其實搞不成,竟妄想成為「美國的豪豬堡壘」,並放棄作為「兩岸的民主燈塔」。亦即想完全倒向美國,並與中國絕決分割。但持此種主張者好像皆是悲觀論者,說是要用掃帚去拚,要打到一兵一卒,或要把台灣變成豪豬,其實皆是已經看到失敗。

因此,「兩岸的民主燈塔」也許是台灣的較佳選擇。但若要作「兩岸的民主燈塔」,就不能搞台獨,就要堅持中華民國及中華民國憲法。

一、即使以川普政府的激進,仍然守在「中華民國」的底線上。如《台北法案》是在防止中華民國繼續流失邦交國。

二、美國官員及智庫常論及,美國不可能承當因台灣宣布台獨所造成的兩岸衝突。

三、因此,像川普政府這樣友台護台的能量,台灣若用於鞏固中華民國是順水推舟,但用於經營台獨則將推車撞壁。再重複一次,從美國的角度看也是如此。

四、中華民國不是台獨,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下,中共在實質上(尚未在形式上)已接受中華民國為兩岸和平競合的互動主體。

五、中華民國不是台獨,可與十四億大陸人維持基本友善。

六、過去、現在及未來台灣的維持與整合,都是靠中華民國體制的運作。台獨沒有整合及維持台灣的能力(無法正名制憲),因此只是撕裂台灣而已。

何況,台獨只能走「豪豬台灣」的路,不能成為「民主燈塔」;但中華民國卻可使「民主燈塔」與「堡壘台灣」兼而有之,降低矛盾、產生互補。

所以,「中華民國」應當是台美中三方關係的最佳架構。亦即,台灣以中華民國對應中國大陸及美國,中國與美國亦以中華民國為維持三方和平穩定的底線。這就是前文所說,應可搞定那鍋糖炒栗子的三方共同戰略利益交集處。

說到這裡,應當釐清台灣生存發展的首要工作究竟是什麼?

是抗衡中華人民共和國?

還是消滅中華民國?

最壞的思想是:台獨把消滅中華民國作為台灣的首要工作,但又承當不起抗衡中共的角色,正名制憲的法理台獨也永遠作不到。

台獨是瘋子還是騙子?

現在,連李登輝也覆蓋國旗,葬於中華民國國軍示範公墓特勳區。這莫非就是台獨的「示範」?民進黨政府也仍操作中華民國的法制向全民徵稅,並領受中華民國稅金供養的薪俸。這是什麼「台獨」?台灣難道真要為無法實現的正名制憲法理台獨,繼續與對岸進行軍備競賽,而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地打算作一隻「悲壯的美國豪豬」嗎?試問:這是台灣的利益嗎?這又是美國的利益嗎?

「堡壘台灣/民主燈塔」。在台美中關係中,只要護守中華民國,不搞台獨,應可兼而有之。那就是:

守望兩岸民主燈塔的堡壘中華民國。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11月8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