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歷史並未終結,福山的論斷已告翻轉?

歷史並未終結,福山的論斷已告翻轉?

發文時間: 2020/12/17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6,200+

川普畢竟失敗了。他的失敗一方面因受民主的縱容,另一方面又受民主的捆綁,再方面又破壞了民主、玩弄民主。圖片來源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圖/川普畢竟失敗了。他的失敗一方面因受民主的縱容,另一方面又受民主的捆綁,再方面又破壞了民主、玩弄民主。圖片來源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

就全球觀點與大歷史觀點而言,川普為世界留下了兩個問題: 第一、這個世界要不要阻止中國崛起?第二、民主自由體制與專政極權體制的鬥爭,究竟誰輸誰贏?

先談第一個問題。毫無疑問,美中兩國已經進入修昔底德陷阱,且將全球都捲了進來。狹義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戰爭。但在指涉今日情勢時,是指地緣政治、經濟、科技、意識形態、體制等等方方面面的競爭、衝突與鬥爭;當然也呈現在軍事層次,如釣魚台、台海及南海等等。這可說是一個更廣義的修昔底德陷阱。

總體而言,這也可說就是杭廷頓所言的「文明的衝突」。川普團隊所說的「中共非中國」,即是指這不僅是「中國vs.美國」的修昔底德陷阱,就其本質言,其實就是「專政極權體制vs.民主自由體制」的「文明衝突」。

民主會不會將敗給專政?

因此,第一個問題是:要不要阻止中國崛起?或者,要不要阻止中共的專政極權體制崛起?

接著是第二個問題,誰輸誰贏?這就一定會觸及法蘭西斯‧福山在一九九0年代發表的「歷史終結論」。當時他說:民主自由體制終已勝過專政極權體制,此為人類文明之終局定論。因此,歷史的發展已告終結。

本文略而不論福山日後對理論的修正。只在指出,2020年,中美貿易戰引爆的體制鬥爭,疊加了對抗新冠疫情的體制競爭,世局的發展居然幾乎顛覆了福山的論斷。

中美貿易戰中,川普的理論是,由於體制的差異,美國的自由民主體制在經濟、科技及社會生態多方面的國際競爭力,遭到中國專政極權體制的致命威脅,甚至擊敗。接著,中國抗疫節奏明快,美國則荒腔走板,似乎更加凸顯了美國體制的短板。這與福山所描述的景象幾乎完全相反,民主自由體制似已相對處於專政極權體制的下風,若照川普的口氣,甚至到了必須救亡圖存的地步。

其實,2008年的金融海嘯,已證實專政極權的應變能力強過民主自由。此次防疫抗疫及經濟復原的表現也是強弱分明。尤其,當習近平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穩坐江山;但川普卻因一場大選輸掉了自己且幾乎毀了美國,這算不算也是一種體制的競賽?

因此,若不從抽象的道德來論斷誰是誰非,而從現實與生存的角度來論斷誰強誰弱、誰輸誰贏,其答案好像與福山的不太一樣。

歷史並未終結,只是會不會朝福山論斷相反的方向發展?也就是民主會不會將敗給專政?

川普提出的兩個問題與其憂慮,皆是良有以也。其實,國際對這兩個問題早有警覺,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與TPP就是對策。但在川普眼裡,此種途徑太過軟弱。因此,有一種看法認為:除非用川普這種方法,將5G、華為、孔子學院、留學生、智財權、新疆、南海、台灣、香港等等現有戰略架構全盤「打掉重來」,脫鉤、圍堵,別無可能阻止中共崛起,民主自由體制也贏不了專政極權。這正是川普雖然敗選,但「川普主義」仍然大旗招展的理由。

川普主張的是戰略,但他的反對者主張的是風格。川普主張的是目的的絕對性,但他的反對者主張的是手段的相對性。

川普畢竟失敗了。他的失敗一方面因受民主的縱容,另一方面又受民主的捆綁,再方面又破壞了民主、玩弄民主。最後,川普失敗了,民主也失敗了。

美國民主自由體制的混亂沉淪

過去四年,川普可謂在「艾利森的修昔底德陷阱/杭廷頓的文明衝突/福山的歷史終結論」中翻滾。世人驚嚇於美國民主自由體制的混亂沉淪竟能到此地步;相對地,卻看到中共專政極權在經濟調控及社會控制上的體制優勢則相當明顯。民主世界似皆慶幸川普敗選,卻似未警覺民主的失敗。

比如,川普想關掉tik tok,但又怕開罪上億主要是年輕人的用戶,於是想用美資把tik tok吃掉,但北京立即表態不准抖音出售,且用美國的司法訴訟拖住了川普,遂使事態迄仍擱淺。但是,看一看中共對螞蟻金服及香港情勢的處置,在專政極權政體下,只要中共決定了什麼是「中心」,則馬雲、螞蟻的股民與國際觀瞻、香港人民,皆是「邊緣」。兩相對比,在民主政體下,「中心」卻常被「邊緣」羈絆。

即以防疫抗疫而言,中共的「封城/方艙醫院」等等,說幹就幹,起初被視為侵害人權,但如今則被認為這些才是維護「人權/生命權」的方法。反觀美國,川普操縱民粹,一度將兩黨政治的分野用戴口罩與不戴口罩來區隔,這根本是反智、反科學,甚至反人類。這究竟是川普造成了這樣的群眾?還是這樣的群眾造成了川普?在美國大選引爆的紅藍雙方民粹風潮所見,「人是理性的動物」此一民主政治的基本假設如果是錯的,則民主政治的理想也可能是虛幻的。

再問:為什麼美國基礎建設的進展遠不如中國?且如此富強的美國何以竟然沒有足可體現人道的「健保」?又為什麼一般印度人除了多一張選票外,其他日常生活品質不如中國,也看不到印度的脫貧摘帽?

所以,如果歷史尚未終結,則傾向「唯心」的民主自由體制會不會日趨耗弱?而傾向「唯物」的專政極權體制卻可能較具發展的優勢。專政的強項是中心化與效率,民主的弱點在撕裂與無效率。民主論是非,專政論成敗。民主放大了個人,專政強大了國家。

倘係如此,就會完全顛覆了福山的論斷。民主將敗給專政。

然而,川普落選,但他提出的兩個問題對中國與中共的考驗不會停止。中共若只想訴諸國際的「利益共同體」,而不能在「價值共同體」上扮演引領角色,則絕無可能撐起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專政極權將永遠被視為對人類文明的威脅。

我認為,就「人性的本質/文明的方向」而論,歷史的發展應當更加趨向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而日漸遠離專政極權。否則,在1990年代的「蘇東波」中,就不會無一例外地選擇了民主自由而背棄專政極權。而且,也不會在今日世界中,只有中共是馬克思路線專政極權的唯一「成功」孤例。但相對而言,川普的見證,卻也完全暴露了民主資本體制的有些脆弱與虛無。歷史尚未終結,只是證實了二者都不是文明的至善境界。專政極權必不可取,但民主體制也容易失能與沉淪。

1990年代的蘇東波,證明了福山的一半看法是對的,那就是專政極權不是歷史的歸宿。但2020的川普卻證明了福山另一半看法是錯的,那就是像川普這樣的民主演示絕非文明的至善。

歷史並未終結,文明尚待進化,人類必須在專政的荼毒及民粹的沉淪以外,找到第三條路。

(本文作者現任聯合報副董事長;曾任聯合報總編輯、民生報社長及聯合晚報總編輯、社長等職。)
原文2020年11月22日刊於聯合報,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