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蔡易霖史丹福 > 當台灣蔡英文遇上台灣「菜英文」--我們與「雙語國家」的距離

當台灣蔡英文遇上台灣「菜英文」--我們與「雙語國家」的距離

發文時間: 2020/12/24   文 / 蔡易霖史丹福 瀏覽數 / 10,800+

由蔡總統親自督導召開的「雙語國家政策諮詢會議」剛剛畫下句點,各界無不議論紛紛:「台灣真的能在2030年達標嗎?」在此以一路從台灣到史丹福的求學經驗與觀察,以及在各國的體驗,提出我的淺見,斗膽目測「我們與雙語國家的距離」。

「雙語國家」達標三大關鍵

1.語言環境

創造雙語環境,是目前雙語國家政策重點之一,然而,規劃增加小學至高中的英語授課時數,甚至要求部分學科以英語授課,真的就能讓台灣學子的英文頂呱呱嗎?   

這讓我想起大學時代,系上曾開會討論是否以英文授課。後來作罷的原因是:如果教授用中文授課,學生都不一定聽得懂了,何況用英文授課?系上教授各個是國內外頂尖名校畢業的博士,因此使用英文授課絕對不成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學生可以吸收上課內容嗎?

除了學生端能否理解的問題,教師端的教學也是一大問題。國小到高中的各學科教師,要為原來的科目備課已經很辛苦了,再為了雙語國家政策準備英文教材或是嘗試用英語授課,可能吃力不討好—「雖然教育部說要努力,但是學生聽得好吃力,老師教得更無力。」說個玩笑話:未來的體育老師被要求以英文授課,但是體育老師只會說:「Run! Run! Run! Jump! Jump! Jump!」結果,學生都很可憐,每節體育課都只能不斷又跑又跳的。

當連上體育課,也要全英文授課,對學生和老師來說有可能增添困擾。僅為情境圖,遠見資料照圖/當連上體育課,也要全英文授課,對學生和老師來說有可能增添困擾。僅為情境圖,遠見資料照

我認為,要求國小到高中的教師用英文授課是不切實際的。與其要求歷史老師用英文教大坌坑文化,不如讓老師用他的母語(閩南語或客家話等)講課,或許還能順道落實鄉土語言教育的成效。

2. 學習動機

真正的學習動機,絕對不是透過學校教學場域能「逼」出來的。舉例來說,我在史丹福求學時,認識了許多ABC朋友,讓我驚訝的是,他們普遍不喜歡中文,原因正是從小被父母課後送去「中文補習班」,別的小孩都去玩了,他們還多了份外的作業和學習負擔。少數喜歡中文或是中文流利的ABC,則都是親子關係很好,在家裡和父母親互動聊天自然而然學會的。

台灣孩子學英文,想必也是一樣的道理:硬生生增加額外的英語學習壓力與上課時數,學生通常是上課應付一下,課外照常說原先熟悉的語言。而家庭與日常生活才是真正提升雙語教育學習動機的關鍵。

除此之外,雙語政策更可能加大貧富階級孩子的鴻溝。怎麼說? 首先,由於都會區家長普遍較有財力與心力,深怕孩子輸在起跑點,在教育改革開始時,會卯足全力為孩子「超前部署」:送去補習班、雙語學校、請私人家教。

甚至,當都會區學生學業競爭愈來愈白熱化,我大膽預測,未來遊學團學生年齡會因此提前至幼稚園階段,出現大批的「親子攜手同遊英美遊學團」,家長成了名符其實的「英英美帶子」。這將更加深城鄉差距,讓偏鄉學校的師生難以迎頭趕上。

急推雙語政策,是否忽略了偏鄉小學的學習資源能否趕上都會區呢?僅為情境配圖,遠見資料照圖/急推雙語政策,是否忽略了偏鄉小學的學習資源能否趕上都會區呢?僅為情境配圖,遠見資料照

由此可見,冀望以全國統一的課綱與補救措施,讓所有學子都「齊頭式地」提升英文能力並走向世界,城鄉鴻溝始終存在,雙語國家政策終究會失敗。

3.使用需求

我的英文恩師之一陳鳴弦老師曾分享有人問他英文功力有多好?身為英文名師的他,竟只謙遜地回答了兩個字:「堪用。」何謂堪用?就是英語程度足以應付自己的日常使用需求。

猶記得代表水利署前往荷蘭參加競賽,參訪阿姆斯特丹運河時,郵輪導覽的每一句話,是以英、荷、西、德、法等歐洲常用語言輪流播放。同行的荷蘭選手與我分享,這些外語她不但能聽得懂,也多多少少會說,因為她的日常生活中時常能遇見這些國家的人,有了使用需求,加上語系相近,因此容易上手,自然刺激了她的學習動機。

不少歐洲人能說多國語言,主要是生活中常遇到這些國家的人,並非硬練。圖片來自pexels圖/不少歐洲人能說多國語言,主要是生活中常遇到這些國家的人,並非硬練。圖片來自pexels

總而言之,語言只是溝通工具,應選擇雙方最方便理解的語言交談,而非為了秀英文而說英文。其實,台灣並不需要以英文作為官方語言,除非我們台灣立志成為美國第51州,否則「英語友善國家」可能更是符合實際需求的國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