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評論 > 文灼非香港 > 我看香港大學遴選兩名副校長的風波

我看香港大學遴選兩名副校長的風波

發文時間: 2020/12/24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2,350+

香港大學校長張翔表示,任命申作軍教授(左)和宮鵬教授為副校長的原因,是兩人「既是世界一流的學者,又是院系領袖」。圖片來源為香港大學圖/香港大學校長張翔表示,任命申作軍教授(左)和宮鵬教授為副校長的原因,是兩人「既是世界一流的學者,又是院系領袖」。圖片來源為香港大學

香港的院校變得愈來愈政治化,會令一些國際學者卻步。港大也應汲取教訓,如何在一開始便在公關方面做好危機管理,是一大考驗。

10月下旬網上媒體突然透露了兩名將獲委任的香港大學副校長人選,其中一位申作軍教授被發現是清華大學的黨委成員,另一位現任清華大學教授宮鵬又被挖出對他不利的陳年舊事,令這兩個重要的任命蒙上了陰影。我嘗試把我了解的情況與讀者分享。

香港高等院校學院級以上的管理層,很早已經進行全球招聘,小小一個700多萬人的城市,有八所由大學資助委員會撥款的大學,好幾所登上全球大學排名榜的前50名,反映香港高等教育的優越性在於師資全球化,吸引到最優秀的學術人才有興趣來香港發展。過去幾年我有幸參與港大的院長及校長遴選,對整個過程有一點了解。每當有管理層出缺,大學都會委託獵頭公司做全球招聘,所費不菲。之後獵頭公司會推薦一個學者名單讓大學參考,遴選委員會成員包括校長、副校長、講座教授、教職員、學生代表、校委會成員等。

多年前我參與港大牙醫學院院長遴選,過程非常嚴謹,當時徐立之教授擔任校長,他負責主持會議,錢大康首席副校長也是委員,牙醫學院的教職員及學生是主角,經過多輪會議的討論,最後選出最合適的人才。來自美國的新院長上任不久,牙醫學院便拿到全球第一的排名。之後我參與遴選新校長的委員會更嚴格,委員的組成具有廣泛代表性,包括學生代表,由學生會會長出任。我為了競逐校友代表,需要與另外三名校友爭取來自10多萬全球校友的選票,幸運勝出。獵頭公司從全世界物色合適的人選,最後篩出三位學者供委員會考慮。那次遴選的保密工作做得極好,過程中沒有洩漏任何候選人的資料。港大副校長的遴選過程沒有那麼多委員參與,也沒有校友及學生代表,由校長主持會議。人選經過校務委員會通過後便正式公布,過程必須保密。

很可惜,近年保密制度已經成為空話,現任校長張翔教授兩年多前在遴選過程中很早便曝光,由於他是首位內地人士出任香港高等學府的校長,引起過一陣熱烈討論。這次兩名副校長人選在遴選過程中被洩漏,碰巧二人都是內地人士,都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一位更是現任教授;碰巧二人又是清華大學的學者,候選人之一申作軍被媒體發現是黨委成員,但後來清華大學刪除有關資料,引起很多臆測,網絡媒體開始鋪天蓋地的報道,主流媒體也跟隨。由於遴選進入最後階段,準備在校務委員會通過,香港大學這時十分被動,對於媒體的質疑,只能以簡短的聲明回應,表示報道與事實不符,但沒有進一步解釋。兩位當事人也沒有及時澄清,輿論對他們相當不利。有人在社交媒體不停發出一些懶人包,強調港大將由黨委治校,香港高等教育將會淪陷。港大學生會會長和校委會學生代表反對有關任命,學生代表表示「港大的學生及老師、校友,在制度內外無不竭盡全力、奮力護校,但仍然沒有辦法動搖到這個高牆。我對香港未來的社會環境或大學的自主是感到非常憂慮」。

既是世界一流的學者,又是院系領袖

當晚校委會會議戒備較平時森嚴,也有人擔心會不會重演前幾年學生及外人包圍校委會的事件,那次也是關於副校長的委任,陳文敏教授是唯一候選人。當日多名學生宣讀完聲明便自行離去,沒有外人進入校園鬧事,會議順利舉行,以絕大比數通過兩名副校長的任命。我一直緊密注視這個新聞的發展,做了一些資料搜集。我取得兩位副校長人選的推薦學者名單及他們的評價,都高度讚揚兩人的學術水平及國際地位,這些推薦人非泛泛之輩,都是各自領域的權威學者。有份參與會議的委員表示,經過當事人的澄清後,委員沒有再深究是否黨委的問題,委任獲得絕大比數通過。兩位獲委任的副校長之後正式發表聲明,反駁失實傳聞。

會後張翔校長馬上給全校師生及校友發電郵,表示任命申作軍教授和宮鵬教授為副校長的原因,是兩人「既是世界一流的學者,又是院系領袖」。他強調,大學無論在道德或法律層面,都有義務在遴選過程中對候選人的訊息保密。候選人個人訊息的洩漏,「不僅會損害我們大學的聲譽,且會影響我們將來為香港招聘人才」。張翔強調,在遴選過程中,大學都有嚴格的規定防止利益衝突。儘管申教授和宮教授跟他本人都曾在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任教,但三人的學科不同,除了在校園裏遇見過數次外,無論是個人或是工作方面,都沒有任何聯繫。作為遴選委員會主席,他已採取所有必要的步驟來避免潛在的利益衝突。

張校長這個聲明以英文信件的方式發給師生校友,其實有不少首次披露的信息,可惜傳媒報道的不多,事前很多批評對大學及當事人造成的傷害很大。香港的院校變得愈來愈政治化,會令一些國際學者卻步。港大也應汲取教訓,如何在一開始便在公關方面做好危機管理,是一大考驗。張校長總算物色到屬於他自己的管理班子,也需要盡快物色一位公關高手為他出謀獻策,化被動為主動。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史丹福大學奈特新聞學人。現任灼見名家傳媒社長兼行政總裁)

原刊於《灼見名家》,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