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郭葉珍台北 > 別人無權為你打分數

別人無權為你打分數

發文時間: 2021/01/05   文 / 郭葉珍台北 瀏覽數 / 23,150+

感覺是沒辦法被拿掉的,只有危機解除了,感覺才會慢慢消失。

我很幸運可以接觸到異質的人群,而且因為某種奇妙的因素,我的生活經常會在一段時間內有類似議題的人接連出現,好像要讓我看懂一件事一樣。譬如最近「自我價值」這個議題就一直重複出現,讓我更加體會到人類看待自己,多是從重要他人的眼光來定義,很少人意識到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個人的遊樂場。

個案A:被老公看不起的主婦

先是一位看不起自己的家庭主婦。她覺得自己就該扶持先生,支持他去貢獻社會,但先生卻看都不看她一眼,常常一句「妳不懂啦!」就把她給打發了,彷彿她不值得他的三分鐘。談話當中我得知她還是某國立大學的碩士,心中小小震動了一下,心想:「她怎麼把自己看得那麼扁?」

還有一位是幼兒園園長,她的困擾反而是自己太能幹了,園所一間間地開,讓她的先生自慚形穢,企圖從與年輕女性的交往中得到自尊。在談話中,我得知她目前還是某私立科技大學的夜間部學生,相較於前述某國立大學的碩士,我心中又小小震動了一下,覺得她能夠這樣自信滿滿,真是不簡單。

前述某國立大學碩士畢業的家庭主婦,在成長過程中,父母總是評價她「不會讀書」,即使理性上知道自己在社會上的能力中上,她仍然會評價自己是他人生活中的配角。反觀這位仍是大學夜間部學生的園長,從小父母就說她是個「ㄎㄧㄤ ㄎㄚ」(閩南語: 能幹)的孩子,會稱讚她,還說好在有她給弟弟、妹妹做榜樣,也因此她對自己的認定是「能幹也會給人壓力的人」。

她明明是國立大學碩士,卻常被老公看不起。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她明明是國立大學碩士,卻常被老公看不起。情境圖,取自pexels

個案B:家裡就她負責照顧爸媽,得到的疼愛最少

接著來找我的是國立大學前三志願畢業、三十幾歲的舜陵。她的困擾是她親自照顧父母,但每次親戚來訪,卻總是盛讚其他三個在國外高就的兄弟姊妹,而父母還會加一句:「就是這個最傻的出不去。」;或是吃飯上菜順序不如母親的意時,還會被補刀說:「怎麼那麼笨?聽不懂我剛剛講的,要先上這個再上那個嗎?」而她會來找我,是因為她對親戚憤怒、對爸媽憤怒,她認為自己犧牲留在家裡照顧兩老,卻被說是「最傻出不去」,但內心又感到不安,認為自己不該這樣計較,要我拿掉她的心魔。

我跟舜陵說:「如果是我的話也會憤怒,因為我被輕賤了。」

舜陵說:「對,我就是覺得自己被輕賤了。但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想拿掉。」

我說:「感覺是沒辦法被拿掉的,只有危機解除了,感覺才會慢慢消失。我問妳,如果有一支叫做『價值』的尺,妳覺得哥哥、姊姊、弟弟分別是幾分?」舜陵指出三位手足的價值,分別爲八十五、九十、八十分。

我再問舜陵:「那妳自己在哪裡?」

舜陵說:「我?大概三十分。」

我挑戰舜陵:「即便妳親手照顧爸爸媽媽,也只值三十分?」

舜陵:「對。」

我說:「如果出國發展的價值比較高,為什麼妳不出國?」

舜陵:「那誰來照顧爸媽?」

我回答:「照顧有很多方法,妳的手足怎麼照顧爸媽,妳也可以怎麼照顧爸媽。」

舜陵:「可是我的手足就是靠我照顧爸媽啊!」

我反問:「為什麼是妳呢?我不是說照顧爸媽不好,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是妳,不是妳哥哥、姊姊或弟弟?」

舜陵想一想,說:「因為……因為我是我們家表現最不好的那個。」

我說:「什麼叫做表現最不好?賺的錢比較少嗎?」

舜陵:「也不是,我賺的其實比弟弟多。」

我說:「那妳剛剛講的分數,都是從什麼標準來看?」

舜陵:「不曉得,心裡就這樣覺得。」

我說:「妳覺得自己是三十分,那妳猜想爸媽看妳幾分?」

舜陵:「應該也是三十分吧?」

我接著說:「妳認為是因為妳看自己是三十分,因此爸媽看妳也是三十分?還是因為爸媽看妳是三十分,所以妳認為自己只值三十分?」

舜陵沉默很久後回答:「我不曉得順序是怎樣,但都是三十分。我要怎麼改變爸媽對我的看法,不要再把我看那麼扁?我真的沒有那麼差,我在公司也是小主管,不只值三十分。」

她努力照顧爸媽,卻得不到肯定。僅為情境圖,來自pakutso圖/她努力照顧爸媽,卻得不到肯定。僅為情境圖,來自pakutso

改變別人腦袋前,先改變自己

我告訴她:「要改變他人的腦袋除非他願意。但我倒是想問妳,妳要怎麼改變對自己的看法,不要再把自己看那麼扁?就像妳說的,妳真的沒有那麼差。」

舜陵大驚:「原來要改變的,是我對自己的評價。」

我回答:「是的。妳需要問問自己,為什麼只給自己打三十分?」

舜陵:「對啊,為什麼我沒有看到自己在公司也是稱霸一方?在業界也是很有名?」

我說:「好問題。為什麼?」

舜陵:「因為我只看到爸媽給我打的三十分?」

我說:「或許。」

舜陵:「我該怎麼跳脫他們給的三十分?」

我笑說:「其實妳剛剛已經講出答案—把頭抬起來看看自己的成就,享受自己的成就。」

我請舜陵細細描述她的成就,引導她閉起眼睛去欣賞每一刻的美好與榮耀。引導結束後,舜陵驚訝地說:「原來是我自己輕賤了自己。」

人們常會透過重要他人的眼睛來看自己的價值,因為那是自嬰幼兒時期就留下來的習慣,那時候自己是好是壞,都是從父母等旁人的眼光來界定。但現在我們長大了,這個習慣便不再適用,讓我們從自己的眼光來欣賞自己吧!因為爸媽看我們的眼光經常是停留在小時候的印象,或是停留在他們那個年代的價值觀,而其他人看你的眼光也一樣會有偏誤。

再者,人們的價值觀也一直在變化,若是追隨這些價值來定義自己,常是無所適從、莫衷一是。與其等著別人給你打分數,還不如拿回為自己

打分數的權力。與其追求別人欣賞你,還不如靜下來好好欣賞自己。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

本文摘自郭葉珍新書《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

《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郭葉珍著/三采文化圖/《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郭葉珍著/三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