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郭葉珍台北 > 曾經,我是這樣不快樂

曾經,我是這樣不快樂

發文時間: 2021/01/07   文 / 郭葉珍台北 瀏覽數 / 10,200+

我知道自己不快樂。試過把自己變美,但沒有變快樂;試著把自己變強,一樣也沒有變快樂。圖片來源為pexels圖/我知道自己不快樂。試過把自己變美,但沒有變快樂;試著把自己變強,一樣也沒有變快樂。圖片來源為pexels

生完小孩後,我覺得自己很胖、很醜,因此而很不快樂。我深信只要去抽脂,就會變瘦、變美,也會因此而變快樂。即使所有人 (包括醫師)都告訴我,得要整體瘦才是真的瘦,局部抽脂沒用,但那個執念超強的,我硬是非得去抽脂不可。

做完手術後,我的確有變美一下下,也有開心一下下,但是開心的時間沒有維持太久。

離婚後,我好怕一個人就這樣孤寂終老,想要再有個伴侶。然而一直都沒人追求,我又起了執念,是因為我太胖嗎?即使上一次抽脂手術的恐怖記憶猶存,下半身雖然有麻醉,但仍然可以透過身體被扯動,感受到機器正暴力地破壞著我的身體。然而,我仍然中邪似地深信做完手術後我就會變瘦、變美、變快樂。完全忽略上次抽脂手術後,變美只有一下下、開心也只有一下下的經驗。我甚至還加碼雷射臉上的皮膚、腳毛、腋毛,甚至割眼袋,無視身體因醫美手術所產生的各種疼痛。

花大錢做醫美並沒有讓我覺得自己變美了,身體的不完美反而像是被照妖鏡放大般,隨著歲月一一現形。

念博士時,我心臟的狀況很糟。醫師說我壓力太大,睡眠不足,自律神經失調。我勉勵自己,再撐一下!再撐一下就海闊天空了。我答應自己拿到博士以後,我一定會躺在床上睡三個月,絕對不寫論文,而且每天看電視、看電影,把失去的樂子報復性地通通補回來。

雖然拿到博士那天我很開心,只不過開心沒兩天,我又開始擔心少子化會衝擊到自身在私立大學的教職。於是我並沒有躺在床上睡三個月,更沒有看電視、看電影,很快地,我又開始拚命寫論文,投稿頂級期刊,想盡辦法躋身進入國立大學任教。

拚命寫論文,投稿頂級期刊的那段日子,在學校仍然要教學、做行政,在家仍然要煮飯、照顧小孩,我的壓力更大,睡眠更不足,自律神經失調更嚴重。我勉勵自己,再撐一下!拿到國立大學教職以後,我一定會躺在床上睡三個月,絕對不寫論文,每天看電視、看電影,把失去的樂子報復性地通通補回來。

拿到國立大學聘書的那天,我的確很開心,只不過開心沒兩天,我又開始擔心不升等會不會讓人看不起?我並沒有真的在床上睡三個月,更沒有看電視、看電影,我繼續拚命寫論文,投稿頂級期刊,想盡辦法升上副教授。

親人生命的逝去讓我清醒

後來爸爸過世了,生命的逝去在眼前發生,讓我清醒過來,問自己:這一輩子我好像從沒安心過,樂子也沒享過,連在蒙特婁的那幾年,我也只是喝那邊的水,呼吸那邊的空氣,根本沒玩到。如果我像老爸那樣得了癌症六個月後離開人世,我會不會樣李安電影 《飲食男女》裡的老朱一樣,感嘆生活的好滋味,誰真的嘗過了?

我知道自己不快樂。試過把自己變美,但沒有變快樂;試著把自己變強,一樣也沒有變快樂。不是說好了,只要努力就會變快樂嗎?為什麼沒有呢?

後來在因緣際會下,我任教的大學創立兒童正念學程,我是學程委員會的一員,為了做好這個工作,我四處去學正念。透過正念認知療法的學習,這才了解到,我的不快樂是因為被腦部機轉所控制了。腦部的海馬迴負責記憶,杏仁核的工作則是保證我們的安全。但有時候海馬迴記得的事情,已經不適用於現在;杏仁核覺察到的威脅,往往又會反應過度。於是,這些機轉妨礙了我做明智的選擇。變胖時,我太害怕被笑;沒有伴侶時,我太害怕會孤寂終老;不夠努力時,我太害怕自己會被社會所唾棄,所以我一直爬、一直爬,爬到身體都快要累死了還不敢停。

懂了腦部的運作機轉後,我用人類特有的前額葉告訴自己:一個人生活也很,除此之外,台灣的健保制度和我的專長絕對不會讓我餓死,真的不需要再犧牲身體健康、冒著生命危險,為了不存在的恐懼而爬。

現在我的生活仍然會時時碰到逆境,恐懼、忿怒也照樣會襲擊我,但透過正念認知療法的每日練習,我不再輕易被捲入波瀾中。吃好好、睡好好,過著一秒變豐盛的生活。我慈悲自己,寵愛自己,享受著深深被自己所愛的感覺。

「正念」讓我懂得愛自己

《和自己,相愛不相礙》這本書並不是要教你學會正念,要完整學會正念需要經歷八週完整課程,才能學到基本的概念,而且還需要有老師在一旁帶著你做,才能夠從被帶領中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接納、不評價、如其所是。

這本書是我將正念認知療法,運用在日常的人際互動與家庭生活中,一篇一篇的故事能讓你窺見,我是如何從正念練習中獲益,陪伴我的朋友、個案與學生成長。

期待看完本書後,你也和我一樣願意去學習正念,和我一樣過著吃好好、睡好好、一秒變豐盛的生活,並且慈悲自己,寵愛自己,享受著深深被自己所愛的感覺。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

本文摘自郭葉珍新書《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

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郭葉珍著/三采文化圖/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郭葉珍著/三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