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評論 > 吳若權台北 > 悲傷版的生日快樂

悲傷版的生日快樂

發文時間: 2021/01/10   文 / 吳若權台北 瀏覽數 / 10,650+

人生匆匆,易逝的何止是青春,還包括我們所無能為力的一切。於是,來自網路社群平台看似膚淺的生日通知,在此刻變成一個生死課題的提醒。

清晨醒來,從手機收到一則生日通知的提醒。凝視著螢幕,時光突然凍結在模糊的視線裡。

微雨的窗外,隔著河堤對岸的馬路,已經開始湧現開著小燈的車流。不到七點的日常,生活裡的例行公事,正隨著城市的節奏逐一啟動。

幾年了呢?我,問自己。

然後,我還是決定開啟私訊的欄位,以前所未有的慎重,一個字、一個字,打下「生」「日」「快」「樂」,遙寄給身處遠方的朋友。

慶生,對當事人來說,可以只是一個形式,也可以是生命的省思。而對壽星的親友來說,是一個表達祝福的機會;對不熟的網友而言,可能是刻意構築一個人際關係的連結。把平常沒什麼機會叩問對方心門的鈴鐺,藉著「生日快樂」的問候,輕響了幾聲祝福。既不唐突,也不失禮,分寸得宜。

年少的時候,我很用心記錄好友的生日,小心翼翼註記在紙本的筆記裡。長大之後,依舊維持這個好習慣。我偏好選用桃紅色的筆,標記親友的生日,讓這意義非凡的提醒,可以凸顯在密密麻麻的行事曆上。同時,也意味著,對方在我心中,是多麼地與眾不同。

寄一份生日的祝福,給平日並不頻繁聯繫的親友,無論是卡片或禮物,都是彼此庸庸碌碌生活裡的驚喜。電子通訊發達的年代,可能簡化為一則簡訊或一通電話。即使不若以往慎重,至少也都傳情達意。

生日祝福永遠讓人開心。圖片來自pexels圖/生日祝福永遠讓人開心。圖片來自pexels

網路盛行後的社群平台,似乎看到「慶生」這個非常重要的人際互動需求,在系統上設定了自動提醒的功能,省去彼此記錄對方生日的舉手之勞,卻也讓這樣的祝福,在彈指之間變得輕易而廉價。

無論是交情的親疏遠近,無論是用文字或貼圖,無論是素人或網紅,過一天生日,可以收到數以百計、或千萬計的「生日快樂」祝福,就像在路口收發廣告DM那樣容易。若受用得到,就很感謝珍惜;若無關緊要,就只是過目而已。

網路社群平台的生日提醒發展至今,固然有人喜歡這項服務,享受於錦上添花的喜悅,但也有人不願驚擾親友祝福,而關閉自己生日的顯示與通知。

我還發現,有些壽星在生日當天,因為窮於應付社交平台上,從各方湧入的祝賀,只好隔天發一則道謝與致歉的啟示:「你們的祝福,我都收到了。礙於時間有限,訊息數量過多,就不一一答謝回覆……」

而這個清晨,從不跟風湊熱鬧的我,竟傻傻地盯著手機螢幕,要些努力才能平撫心情的激動,鎮定並認真地打下悲傷版的祝福,生日快樂!

因為出現生日提醒通知的這位壽星,已經在幾年前悄悄過世了。當時,他還不到四十歲。腦瘤,走得很快。起初只是頭痛,入院檢查,隨即離開。快速而安靜,很不真實。

手機螢幕跳出他的生日提醒通知的那一刻,瞬間還沒有意識到他已經走了。浮現心頭的影像,都是他的熱心與善良。有一次他執行公務之便,在醫院巧遇我陪母親去動一個小手術,他擔心我一個人忙不過來,立刻放下工作主動協助。

關於他,我心頭浮現的影像都是熱心與善良。圖片來自pexels圖/關於他,我心頭浮現的影像都是熱心與善良。圖片來自pexels

另一次巧遇,是在深夜末班的捷運車廂,他說要把握難得的機會跟我聊天,刻意提前幾站下車送我步行回家,自己再另搭計程車返回宿舍。

再聽到他的消息,已經是一罈骨灰,結束北漂的人生,安息於南部故鄉的塔位。

人生匆匆,易逝的何止是青春,還包括我們所無能為力的一切。於是,來自網路社群平台看似膚淺的生日通知,在此刻變成一個生死課題的提醒。

我忘了他走了多久、我忘了他的忌日、我忘了在紙本行事曆繼續記錄他的生日,直到手機發出聲響通知我:他生日了!不,他死了。

然而,我還是想要祝他生日快樂!包括生前、死後的每一天都快樂。

他的童年過得非常坎坷,中學之後離鄉背井,開始半工半讀,一路打拼,努力讓自己過得好,也非常照顧家人和朋友。他的人生雖短暫,卻因為認真而精彩。

生,日,快,樂!

原來,在傳統習俗上,我們確實既對還活著的人慶生、也為死去的人冥誕而紀念。

我慎重地對這個離世多年的朋友,獻上真心的祝福,彷彿也是在期勉自己,回到日常之後要好好把握每一天的生活、好好珍惜每一個朋友。

隨即,重新檢查自己在網路社群平台的生日設定,確定通知的功能已經閉鎖。心中如釋重負,因為不想牽掛著,多年以後,當我再也無法更新生活,是誰、會用什麼方式懷想著我?

而我的壞毛病一直改不了,不想在自己生日時過度麻煩別人,卻還是很樂於對別人說,生日快樂!

如果你懂我,就在想念彼此的那一刻,溫馨地在內心深處裡,獻上祝福。即使已經各自天涯,心意都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