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我心中的「VIP」:他只有一隻手能用,也堅持脫鞋

我心中的「VIP」:他只有一隻手能用,也堅持脫鞋

發文時間: 2021/01/13   文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瀏覽數 / 7,100+

去年中,在看由《做工的人》改編的同名影集時,有一幕令我印象特別深刻——在工人們要踏進便利超商時,為了不弄髒地板,他們煞有其事地把腳上沾滿泥土的雨鞋脫在門口後才踏入。

我知道那是書中寫過的現實,但在電視上看到時仍覺得不可置信,直到那天我在急診門口也看到同樣的狀況時,卻湧起滿滿的鼻酸。

《做工的人》一劇相當寫實,深刻描述工地裡勞動者的人生。圖片來自大慕影藝圖/《做工的人》一劇相當寫實,深刻描述工地裡勞動者的人生。圖片來自大慕影藝

堅持單手在門口脱鞋的阿伯

外傷區一直擺放著一台與消防局指揮中心連線的無線電對講機,讓我們隨時可以聽到是否有重大事故發生,或是否即將有危急病人要送達。

那天對講機裡傳來急促的對話:「91到達現場,現場是工地工人左手被重物壓砸傷,幾近截肢,目前生命徵象穩定,我們已經先包紮止血,預計送往高醫,五分鐘後到達,請高醫準備。」

雖然無線電裡說傷患生命徵象穩定,但手幾近截肢,還是算重大外傷,所以聽到的當下,大家都忙起來準備。

只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說好的病人卻遲遲沒有進到外傷區,等不及的我就跑到急診門口等著要迎接病人。

但我到門口時,卻看見一位身上工作服沾滿泥水的六十出頭男子,站在門口。回想起那支無線電裡說「幾近截肢的左手」正纏著膚色的彈性繃帶,已被裹到像是「哆啦A夢」的手、圓到看不出手指。除此之外,繃帶外還微微地有血滲出,正輕輕地搭在消防人員的手上。

至於傷患阿伯完好的那隻右手,則是艱難地要將腳上那雙沾滿泥水的工作鞋脫掉,消防人員也好心地、七手八腳在門口一起協助阿伯脫鞋。

我走上前去焦急地問:「怎麼會在這裡脱鞋?先進去掛號,到外傷區之後再脱鞋啊!要先掛號我才能趕快處理啊!」

消防人員無辜地說:「醫生,我有跟阿伯說了啊,可是阿伯說他的鞋上都是泥水,穿進去會把醫院的地板都弄髒了!所以堅持要先脫完鞋,才願意進醫院。」

醫生,歹勢啦!

好不容易脫完鞋的阿伯,已經滿身是汗,他滿懷歉意地用台語對我說:「醫生,歹勢啦!妳莫生氣,莫罵伊,是我自己堅持要脫完鞋再進去的啦!我在工地受傷,全身髒兮兮的,彼鞋子若沒有先脫,等等穿進去會弄到整個地板都髒掉啦,恁病院欸清潔人員等一下會很難清,啊反正我的手就已經這樣啦,差沒彼幾分鐘啦!」

看著阿伯被長年被陽光曬成古銅色的肌膚,泥沙刻劃過歲月的臉龐,明明年紀就可以當我爸爸了,卻還是這樣低聲下氣地、為著他對醫院清潔人員的體貼,向我道歉。讓我為我一開始的盛氣凌人覺得好羞愧,可是偏偏又不知道該怎麼跟阿伯開口表達我的歉意。

或許是看到我的神情,又聽到我為了誤解消防弟兄而向他們道歉,當阿伯在外傷區處置告一段落,等待開刀時,他似是閒聊般地對我說:「醫生,妳查某囡仔這呢少年就當醫生,還走外科足厲害捏!我知影你頭拄仔在外面不是故意彼大聲的,你是為我好、為我著急,所以你毋通感覺拍勢,你是在做對的代誌呢!是阿伯年歲較有,會想較多啦!你濟關心我,真正足好欸捏!」

聽到阿伯這番話,我突然好想哭,覺得自己被阿伯體貼的言語接住了、療癒了,明明受傷來醫院的人是阿伯啊!

而幸好,阿伯在跟我說完話不久就進開刀房開刀了,雖然接回來的手需要好長一段時間的復健,但最後至少還是成功接回來了。

以人格得到的VIP

在急診室工作,最大的好處就是會在第一時間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上至政商名流,下至市井小民,我們都有機會看到他們在遭遇突如其來的災厄時,最直接且不經修飾的反應,然後隨著工作的時間越久,就越來越會發現,有些時候這些身份地位並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品格。

我看過開著BMW酒駕自撞的老闆,為了不做酒測,不接受治療、不顧著自己滿臉血,在急診滿場飛的跑給消防人員、交通警察跟醫院警衛追。甚至,更利用他的滿口鮮血當作武器,在急診實際示範什麼叫做「含血噴人」給大家看。

也看過歸國僑人,因為在居家檢疫期間不小心在浴室跌倒受傷,打電話請防疫救護車送他到醫院來就醫時,不停咆哮怒罵,責備我們為什麼讓他等在負壓隔離室等那麼久才完成檢查?順便一邊誇口他在歐美可是日進斗金的人物,怎麼可以讓他接受這種待遇?明明我們在兩個小時內就幫他完成所有檢查、打完石膏,也開立藥物準備讓他出院了,跟一般的病人的等待時間所差無幾。

喔,最後出院前還拒絕付那區區900塊台幣的醫藥費,因為他認為他是遵照國家建議居家檢疫才會跌倒受傷的,憑什麼還要他自己出錢?

面對這些人,我們也是只能完成該做的事後搖搖頭,拱手送他們出門而已。

做工的人,更懂得體貼別人

反倒是許多像阿伯還有我們一樣的平民百姓,即使遭遇突如其來的困厄,卻仍總是保持體貼的心和謙和的禮貌,對待著所有的醫護同仁,甚至是推床的輸送人員和清潔人員。這已經不是《做工的人》書中或戲劇中說的:「甘苦人疼惜甘苦人!」,這是世情練達之後的體貼與圓融。

《做工的人》劇照,圖片來自大慕影藝圖/《做工的人》劇照,圖片來自大慕影藝

當然,比起前述的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如果遇到像阿伯一樣的病人時,我們有能額外多幫忙的地方,也就會更加主動樂意幫忙,這樣的VIP不是用身份地位換來的,是阿伯用他的人格換來的尊敬。

醫生:另一種容易自以為是VIP的族群

初當上醫師的那幾年,家母總是不停地耳提面命,要求我不要因為自己的職業而自傲,那時候的我總是覺得我又沒有這樣,為什麼要一直提醒我這件事,我都聽到耳朵要長繭了!

直到這幾年我才逐漸體認到家母如此擔心的原因,社會對醫師這個職業的尊敬很容易讓人迷失在這些名聲中,就像上述那些自認社經地位高的人一樣,會慢慢的讓人陶醉在自以為是VIP的假象中,殊不知真正的VIP待遇不是用這些外在的稱號來換的,而是用人格來得到的!

喔,當然,在急診如果病況很危急時,快死掉了,也是會自動升格成VIP的!

那你,要當哪一種VIP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