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賴珩佳雅加達 > 人生自己過,不是讓人看

人生自己過,不是讓人看

發文時間: 2021/01/13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4,600+

2020年在全世界都措手不及的慌亂中倉皇結束。除了台灣以外的幾乎每個國家,都經歷了或長或短的緊急狀態,被迫不能出門、少了社交活動、娛樂選項驟減,以往習於「外尋」幸福感,不論是小確幸或是大滿足,在疫情下都只能「內求」。

這才突然發現,這樣內求的能力,該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核心能力。在被迫內求之時,內省是第一步,想想我們究竟要什麼?究竟希望有怎樣的人生?

公司司機的父親剛往生,伊斯蘭教徒按習俗在24小時內就將之土葬且後事處理完畢,隔天如常工作。我坐在車子後座,試圖從前座中央的後視鏡與他對視,其實不論什麼安慰的言語,大概都撫慰不了失去摯親的至痛。

「父親的愛仍將永遠與你同在。」

我想還是得說些什麼。他也從中央後視鏡看了我一眼,「謝謝。」接著他繼續說:「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父親!是最棒最值得尊敬的人!我以身為他的兒子為榮!」

這位青年司機為公司服務已超過10年,人品端正,行車穩健,與人為善,我說:「父親也一定以你為榮!」他對著後視鏡向我報以微笑,「謝謝!他走前也這麼說。」頓時,紅了眼眶的竟然是我,我為這樣的父子情誼動容。

這位青年司機和父親生前的感情深厚,令我動容。為情境配圖,來自pexels圖/這位青年司機和父親生前的感情深厚,令我動容。為情境配圖,來自pexels

想著,當一個人離開這個世界,有人在心中真誠的想念、感謝、敬仰,這樣的人就不枉此生。能讓自己親近的人引以為榮,此生即是成功。

情感和排場未必成正比

多年來我也參加過一些豪華盛大的喪禮,不同於台灣近年來身後事多以莊嚴簡約為主,印尼社會仍傾向用排場論江山,但在這些非富即貴場面浩大的喪禮,在場者到底有多少是真心感念往生者?家人之間是否保有純粹真摯情感?想來這些都未必與排場成正比。

記得十多年前因緣際會移居雅加達,當時人生地不熟,面試的第一份工作是台商。他看了我的履歷後只說了一句:「妳這麼優秀,跑來印尼做什麼?」直接結束面談的舉動,讓我當場傻眼。但這樣的一句話,卻間接延續我從求學時期處在同溫層的安逸,與一些現在想來都覺得羞愧的傲氣。

求學過程與畢業後在美國與在台灣工作的環境,周遭所遇皆是人中龍鳳,久而久之竟以為世界就是如此,人生就是如此。但這樣的錯覺在印尼生活數年間不斷受到挑戰--見到了或許求學之路不甚順遂,卻勇於面對環境挑戰而以勇氣毅力開闢出一片天地的人們;看到了因輾轉人生路「被迫」接受各地文化衝擊而淬煉出更豐厚生命的人們;認識了不論外在時空如何轉變,心力卻始終堅強、心胸始終寬闊的人們。

世俗讚揚的「優秀」,有時只是金箍咒

每個人都以各自不同的姿態,展現獨特的人生。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才讓我終於體認到,世俗讚揚的「優秀」,有時其實只是一個金箍咒,框住了自以為是,限制了自己任何可能的發展,對外的眼光也可能只是以管窺天。只有拿下這個金箍咒,未來才有無限可能,才能真正敬仰人外有人,服氣天外有天。

人生是自己過,不是讓人看的。疫情期間,才更發現「自尋內心平安快樂」,是多麼重要的能力與多麼不易的人生課題。在印尼身邊周遭所謂名媛貴婦圈,向來喜愛在社交媒體上傳享受奢華的度假、享用高檔的餐飲、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歡樂聚會、更新時髦新潮的行頭造型等。

但在疫情之下,一切可分享(或炫耀)的機會嘎然而止。最多也只能秀一下疫情期間的節慶日子,收了多少蛋糕多少花或多少禮物,日子大概少了諸多樂趣,因而對日子多所抱怨。

疫情下不能出門,貴婦圈以前可以在派對打卡,現在只剩炫耀收到的禮物。圖片來自pexels圖/疫情下不能出門,貴婦圈以前可以在派對打卡,現在只剩炫耀收到的禮物。圖片來自pexels

其實,相較於收到的捧捧花束帶來的驚喜,會不會自己栽培充滿綠意的盆栽帶來的感動更長久?相較於沈浸在紙醉金迷的歡樂,會不會將精神放在思考、解構、或建構與生命中重要之人的關係,更能帶來心境上的安定幸福?與其糾結在社交媒體上貼文有多少人按讚,心情上能自然地哼出輕快歌曲的人生是不是更暢快?

2021年的初始反而更加嚴峻

疫情並未隨著2020年消逝,2021年的初始反而更加嚴峻。內外環境的驟變讓我們有機會在人生的此刻稍停自省,檢視自己生命中的孰輕孰重,或許也是重新譜寫自己人生的契機。

耳邊忽聞流行樂團五月天有首歌唱道「這一生志願只要平凡快樂,誰說這樣不偉大呢?」忍不住一起哼唱。世上所有的冷暖都只能是自己體會,珍貴的人生該是自己定義自己過,可不是過給別人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