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連台積電也是蔣經國時代的遺留-為何要如此恨中華民國?

連台積電也是蔣經國時代的遺留-為何要如此恨中華民國?

發文時間: 2021/01/15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6,950+

台積電。圖片來源為shutterstock圖/台積電。圖片來源為shutterstock

在美中「晶片戰爭」的背景下,看新竹科學園區四十周年。觸景生情,思前想後。想著想著,居然想到蔣經國,想到孫運璿,想到中華民國,想到台獨。

現今台灣半導體的年產值突破三兆元,台積電在世界晶片工藝首屈一指,非但是護國神山,更成為國際戰略博弈中的重要角色,台灣儼然成為矽文明的中心。

這個成就,始於四十年前。在蔣經國總統任內,由行政院長孫運璿及政務委員李國鼎主持,從工研院「分生」出第一家半導體公司─聯華電子;聯電的技術由工研院移轉,資金由孫內閣協助募集,廠址由孫內閣安排。扶上馬,送全程。後來,幾為同一模式,又有了台積電。又後來,有二百餘名工研院的相關菁英相繼走向民間,開枝散葉。今天,四十年後,台灣已成世界矽文明的頂級重鎮。

想到這裡,可發現蔣經國留給台灣的遺產,不止是解嚴的民主化,及兩岸交流的和平化,連台灣今天成為矽文明重鎮,以及連台積電成為全球晶圓牛耳,也是蔣經國時代的濫觴。

想著想著,我不覺想到:台獨為什麼要這麼恨中華民國?

台獨以中華民國為敵人。陳水扁說「中華民國是什麼碗糕」,李登輝說「中華民國已不存在」。台獨要正名制憲,在台獨的論述中,中華民國只等於二二八,中華民國只等於白色恐怖,中華民國只等於戒嚴。因此,台獨對中華民國輕蔑、攻擊、汙辱、否定、仇恨,台獨要推翻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意義

但是,若連台積電也是蔣經國時代的遺留,大家要不要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意義。

在蔣介石及蔣經國治下的中華民國,留給台灣的不止是新竹科學園區與台積電而已,其實在方方面面都為台灣建構了生存發展的深厚命脈。

從台灣的基本命盤說起,倘若當年蔣介石也像李宗仁那樣一走了之,未能撐住中華民國,台灣必已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李登輝、辜寬敏、彭明敏這些地主皇民階級都是黑五類,整個台灣也必已經歷三面紅旗、文革等腥風血雨。再就台灣的社會結構言,中華民國政府實施的三七五減租、九年國教、公保勞保(又放大為全民健保)、勞動基準法等社會工程,使中華民國成為社會公平及社會流動相對優異的國家。所以,三級貧戶之子陳水扁亦可出任總統。再就防禦中共軍事侵略言,中華民國贏得古寧頭戰役,並撐起八二三砲戰,且在多次兩岸空戰皆捷,印證中華民國捍衛台灣的意志與能力。另就國際博弈言,中華民國成功操作冷戰機遇,甚至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續存了二十二年。至美中建交後,台灣最重要的國際支撐,包括《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及美台軍售關係,皆是中華民國政府完成。若就經濟發展言,則自進口替代、加工出口區、十大建設,到四小龍之首,中華民國皆是發展中國家的典範。今日成為世界矽文明的重鎮,也是當年高瞻遠矚的實現。

由於戒嚴體制,威權政治是社會受傷較重的地方。唯中華民國憲法以三民主義為依歸(這不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一黨專政為先驗規範),因此,政府必須承當民主承諾及民間必然追求民主兌現(從雷震事件到美麗島事件),皆成社會發展的趨勢。所以,在朝野的民主角力中,當局一方面嘗試限縮民主,但另一方面也在明顯地操作「分期付款的民主」。最後,蔣經國宣布解嚴,使得「不流血的民主轉型」在中華民國實現。

至於兩岸關係,蔣經國以「開放探親」開啟了兩岸和平交流的可能性。尤其,蔣經國以解嚴使中華民國真正進入民主政治,因此也使得兩岸關係與台灣的民主政治掛鉤。這成為台灣在兩岸折衝中的最關鍵性憑藉。有民主,就有主體性。這更是中華民國的不凡成就。

中華民國當然也多缺陷。但是,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成就也當然不止是新竹科學園區與台積電而已。若能冷靜下來,理智地想一想,前述那些方方面面的經歷與成績,有哪一項不是台灣今日及未來生存發展的命脈之所繫?

那麼,不禁要問:台獨為什麼要這麼仇恨中華民國?

因為二二八,所以要台獨。道歉、認錯、賠償、立碑、塑像、闢紀念公園,沒有用。二二八以後,中華民國政府作了前述一切努力(從竹科到解嚴等等),也沒有用。台灣的政治就是「唯二二八政治」,或「唯白色恐怖政治」(轉型正義要洗白匪諜)。要將台灣的社群意識永遠停格在二二八。

台獨分子永遠是「壯志飢餐二二八肉」,永遠要啃食二二八受難者的屍骨,還要全體台灣人永遠與他們共餐腐肉,共飲血水。

其實,如果台灣是一個封閉的膠囊,只憑二二八這一件事,台獨就能推翻中華民國,另建台灣國。但是,台灣卻是一塊來自大歷史且必須回應大歷史的土地。因此,台灣在當前及未來的最優先的大歷史課題,無論如何都不是要推翻中華民國,不是搞台獨,而是必須抗衡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回應大歷史的挑戰與考驗。

簡白地說:以台獨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自找死路。用中華民國抗衡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有一博的可能。就抗衡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中華民國有哪一點不比台獨強?

但是,台獨卻以中華民國為敵人,要去中華民國化,要置中華民國於死地。台獨根本是中共的OEM代工者。

再回到竹科四十周年的此時此刻。遙想當年,蔣經國政府、孫運璿內閣,掏心掏肺、羅掘窮絀的資源,高瞻遠矚,想的是要用竹科為台灣未來開路。且看今日,蔡英文政府及蘇貞昌內閣最風光耀目的表現,卻是中天撤照與強進萊豬,並將蘇偉碩醫師一狀告到警察局。

遙想當年,孫運璿、李國鼎籌謀張羅之際,張忠謀僅四十許,曹興誠竟然只是二十郎當。國家為當年的青年才俊搭建了竹科舞台。且看今日,陳吉仲這類牆頭草植滿政府的牆頭,甚至蔓生到大法官,學者專家也榮登「鑑定人」,社會明星則變成林九萬、卡神、大港開唱、一四五0這些典型。

中華民國為台灣作了什麼?這個借殼的台獨政府又正在為台灣作些什麼?

蔣經國為台灣留下的何止竹科及台積電而已?他最後為我們留下了一個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也是一個與對岸具有和平競合可能性的中華民國。

請問:台獨為什麼要以中華民國為敵人?為什麼要這麼恨中華民國?

(本文作者現任聯合報副董事長;曾任聯合報總編輯、民生報社長及聯合晚報總編輯、社長等職。)

原文2020年12月27日刊於聯合報,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