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林從一台南 > 從女兒的學習經驗看自學力

從女兒的學習經驗看自學力

發文時間: 2021/01/20   文 / 林從一台南 瀏覽數 / 11,350+

「自學力」這個概念既模糊又歧義,而我是這麼定義它的:越是知道如何自我教育、自我學習,自學力越強。

明顯的,「教育」與「學習」的內涵決定了這個「自學力」定義的內涵,而我是根據三個殊途同歸的古老的概念來理解教育與學習:古希臘的「教育」字義、中文的「學習」字義與易經的「蒙卦」。(延伸閱讀:想了解更多關於「教育」、「學習」與「蒙卦」這三個概念,請點此

我的教育哲學與女兒的學習經驗正符應這樣的教育與學習理念,以下是幾個真實案例。

菜籃書車

閱讀最能引發孩子本有內在的東西,因此閱讀習慣是父母送給孩子最好的心靈禮物。在孩子還不識字的時候,我們夫妻每天會念一本書給他們聽,不知是專心還是記性好,孩子聽一遍就記得,他們不喜歡重複,所以需要很多的書。他們的媽媽每個禮拜會拉著一台結構簡單尺寸不小的鐵絲菜籃車,穿過大學校園,來到校門口不遠處的市立圖書館,還掉一菜籃車童書,再借出一菜籃車童書,拉著菜籃車,穿過大學校園回家。

後來,每當朋友問我們如何培養孩子,我們都會說:再沒有比「菜籃書車」這件事影響孩子更大的了。

人的生命很精彩,希望孩子可以多過幾次人生,而讀書最容易模擬人生。好好讀一本書,好像過了一輩子,讀1000本好書,好像過了1000種精彩人生,從未讀書的人,就只過一次人生。或者說,人的潛力無窮,好好讀一本書,好像激發了一種潛能,讀1000本好書,好像激發了1000種潛能,人會變得豐富深刻。

沒有比培養孩子熱愛閱讀習性更好的事了。情境配圖,來自pakutaso圖/沒有比培養孩子熱愛閱讀習性更好的事了。情境配圖,來自pakutaso

學習的非重點

我在加州柏克萊大學做一年的短期研究時(2005-2006),小學二年級的女兒跟著在附近的康乃爾小學上學。剛去康乃爾小學時,她幾乎完全不懂英文,不能說、不能聽、不能寫、不能讀,班上其他同學情形差不多。這是在一個非常好的學區,學區裡頭有3所小學,那一年所有來自國外剛到這個學區沒有英文基礎的小學生全部集中到這個班級來,除了1名正式老師,還有1名助理老師教導這些孩子。

真不知完全不會英語的女兒如何度過前幾個禮拜,只見她每天快快樂樂上學。她的課表中每天都排有很長的閱讀時間,為了小班化,給予更量身訂做的輔導,一班20幾個人分成兩組,一組早到校上閱讀課,另一組晚放學上閱讀課。閱讀課之外,每天帶回老師依照女兒的進步程度幫她選的課外讀物,回家要和爸爸媽媽一起讀。

二個月之後,開始有寫作的功課。學校老師強烈要求家長不要幫學生改寫作作業,無論是讀書心得或郊遊報告,都不能幫孩子改拚字或文法錯誤。老師說,文法與文字不是重點,能觀察、有自己的意見和勇於表達才是重點。

就這樣,四個月過後,女兒忽然就會英文了,轉到普通班級去和美國二年級學生一起上課。

回國後,美國同學和鄰家玩伴都漸漸失去聯繫,愛看書和喜歡英文卻一直沒變。小學五年級看英文版《哈利波特》,書裡還是有許多字看不懂,但女兒說,沒關係的,那不是重點。(最近才聽老婆說,女兒小學畢業那陣子常常跑去翻信箱,她一直等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當時她簡直構成了一個哈利波特世界觀。)

她很體諒爸爸的破英語發音,會說,沒關係的,那不是重點。

當女兒開始有寫作功課,老師要求家長別幫孩子修正拚字或文法,懂得表達才重要。來自pexels圖/當女兒開始有寫作功課,老師要求家長別幫孩子修正拚字或文法,懂得表達才重要。來自pexels

孩子老師

2015年暑假,我們家那高二升高三的女兒,透過網路進行遠距課業輔導,輔導屏東太平洋那邊旭海小四、小五學生的數學。

總還是覺得女兒還是孩子,可是她現在明明就是個老師:耐著性子,吸引學生、引起注意、給些規範、找出例題、出出作業、輕聲責罵、慷慨鼓勵。看著這個孩子老師,覺得很有趣。

我問她,旭海的小朋友有沒有進步,她高聲說有,只是每個學生資質不同,進步的地方和程度也都不同。我再問她,那你自己學到甚麼?女兒說:主要是耐心,以及將「學生的心留在學習上」的方法,其中,設身處地為學生想,多多鼓勵,關心和鼓勵是最有效的方式,人都需要關心和鼓勵。

明年,女兒就要出國念書了,她說,出國前她一定要去旭海看看她的學生。當然,我這個老爸得當司機陪著去。有點當爺爺的感覺。

女兒的兩個大一任務

女兒在美國大學工學院主修電腦科學,現在大三(2018)。大一的時候她有兩個挑戰度高的任務,一個是大一邏輯課,另一個是去各公司來校的招聘會(job fair) 應徵工作。

與電腦科學相關的第一門課,是女兒大一上的哲學系的邏輯課,那是一學期14周的課,共9章,最後3章上的分別是:

uncomputability 

undecidability

incompleteness

蠻難的,這些是台灣研究所課程才要證明的後設定理,不知道女兒他們怎麼上才上得完。但是,我知道,如果上得完,學得會,邏輯就上身,一輩子甩不掉。

女兒的老師或許認為:教書,不是讓學生更自由,就是要烙印學生,不深不行,非熱不可。最好,兩種都是。

❝有效的課,幾門就足夠了。沒效的課,再多也沒用。❞

女兒大一時的第二個任務是去各公司來校的招聘會(job fair) 應徵工作。一進入大學,大學導師就一直要求新生要開始準備自己的履歷,而透過實際去應徵工作,最能知道如何形成一份好的履歷。女兒才進入第二學期,除了在線上丟出幾十份履歷外,也印出紙本幾十份,抱去招聘會各公司的攤子遞件。

為了應徵面試,女兒這個大一工程女,以自己想像的方式把自己打扮的正式一些。踩著短跟高跟鞋,抱著幾十份履歷,一來到招聘會現場,看見滿場爆滿,特別是FB、Google、Amazon、Airbnb...等等那些大名字公司的攤位前,擠著從大一到研究所的各國學生。大一女兒深深吸了一口氣,就踏入會場。

大一的履歷當然是單薄的,各攤位公司單位派來的人也知道不能過度期待大一,但還是非常有耐心地與女兒談,主要談自家公司期待的能力是甚麼,以前應徵成功的案例修過甚麼樣的課、做過甚麼樣的project、工作態度如何.....。

大一的女兒被所有的攤位拒絕,學到很多,但挫折也大,很切身。這些都指引她學習的方向,增加她學習的動力。

還好,像這樣校園招聘會一年很多場,還可以學到很多。下次,履歷會好看一些,而她也比較不怕FB、Google、Amazon、Airbnb...那些大名字公司。

大二升大大三的暑假女兒就被上面一間公司錄取為實習生,而女兒說,那個實習經驗(第一次實習)真是又是一個紮實的學習經驗。

實習結束後,女兒拿到公司進階實習的聘約,緊接著,直接交換去瑞典皇家理工大學,在皇家理工大學修習的課程全是研究所課程,比較特別的是每門課不僅要交期末報告,還要期末面試,自信的女兒都是一次通過。

在歐洲,她也壯遊(或流浪)各國,又是另一種深度學習。

我的孩子的學習經驗常常讓我反省甚麼是一個好的教育模式。

你要放棄了嗎?

女兒第二次的實習昨天結束了。她在西雅圖實習,公司是美國科技業三大公司之一,女兒的專長是軟體程式設計。這次實習,她是她工作小組唯一的實習生。

幾乎是作業環境一建置好,小組便把工作要解決的問題交給她,短時間內,她必須定義問題、界定處理的範圍、構思問題解決策略。剛開始,幾乎不知如何入手,與 mentor (指導員) 和 manager (經理)的破冰就是問問題,然後,就是不斷想不斷寫。

在科技大公司擔任實習生,讓女兒遭遇了不少挑戰。僅為情境圖,來自Unsplash圖/在科技大公司擔任實習生,讓女兒遭遇了不少挑戰。僅為情境圖,來自Unsplash

約兩周後,她提出2個策略草案,並向全組報告。同事們覺得很有意思,熱烈辯論哪一個草案比較優、比較可行,討論著哪裡該如何調整。這時,女兒變得比較有信心,接著就是要把這個後端的大系統整個做出來,公司最看重的是「能夠實際做出東西來」。

能想出有趣、有希望的策略是一回事,如何落實則幾乎是另一回事。女兒幾乎不知如何下手,於是必須不斷問指導員,問到不清楚自己的問題是不是很笨,問到不知道是不是該自己先努力查資料才問,問到懷疑自己的愚笨程度是不是比自己想的還嚴重,問到懷疑人生,懷疑自己適不適合走這行,難道要一輩子走這行嗎?此外,為了解決問題,不能只是消費過去所學,還必須不斷學習新的工具,邊學邊做,邊做邊學。

幾次沒趕上進度,壓力更大了。有次,女兒與媽媽視訊:「我是不是很笨? 我一定要做這個嗎? 我寫不出來,我不管,我要出去走走。不管怎樣,以後我不要…。」

媽媽安慰她、鼓勵她:「你做甚麼決定,我們都支持你。」

然後說:「你要放棄了嗎?」

聽到「你要放棄了嗎?」,女兒忽然大哭,說不了話。

後來,女兒決定不想未來會如何,不想別人會如何看待她,她就專注在眼前、手邊的事。

實習結束前三周,她終於完成並測試了那複雜的後端系統,然後再花一個星期完成一個極為簡明好用的前端。一見到整個系統完成,公司便安排女兒做展示報告 (demo)。

第一次報告,除了她的 mentor 和 manager 之外,她的manager 的 manager,以及她的 manager 的 manager 的manager,高她4層的主管都跑來聽。

大家很驚訝,這個公司幾年解決不了的問題終於有人解決了,大家熱烈討論未來這系統的用途。

當天下午,再向整個團隊報告她的系統,大家很熱烈地討論這系統調整之後,可以用在那些領域。

第二天一早,一進辦公室,咖啡都還在手上,女兒被突襲,被叫去向這家科技巨擘負責軟件研發的最高主管報告,他也與她熱烈討論。

最後一個禮拜,女兒的 mentor 還給她一個需要跨組討論的精進任務,還說,你們該給她的工具就快給她,她還有一個星期就結束工作了。

後來,女兒發現,公司的同仁都可以看見大家coding 了幾行。別組的實習生coding的行數常常是1千多行,而女兒總共寫了2萬多行。這2萬多行的故事,最近還流傳在群組裡。

我笑女兒說,聽說,相同的功能,能用越少的行數達成的,越厲害。她自信地笑說,或許是,但是她寫的系統是全新的,沒得比。

我的女兒真是一個永不放棄的人。

(作者現為成功大學副校長)

首圖來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