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白宮究竟少了些什麼?這是一個秘密

白宮究竟少了些什麼?這是一個秘密

發文時間: 2021/01/26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6,950+

白宮究竟少了些什麼?這是一個秘密。

20世紀下半葉的人類,受到美國國勢超強的影響,普遍一直以為美國政治制度是最完美的,連帶地認為三權分立,天經地義,不容置疑。

21世紀的人類,漸漸地產生了不同的看法。

他們看到歐巴馬總統,風度翩翩,形象極佳,但是政務很差。美國國內經濟、中東軍事和亞洲策略,都搞得十分地勉強,甚至不及格到災難性的地步。

他們接著看到川普總統,性格粗糙,形象惡劣,世界上許多人毫不保留地予以恥笑。但是,在疫情爆發之前,他領導下的美國國內經濟、中東和平以及亞洲策略,都獲得了不同程度的具體成效。

(其實,歐巴馬的實際形象未必那麼好,川普的,也未必那麼差。實證顯示,主要都是凸透鏡和凹透鏡在攪和,所謂「三人成虎」。)

其結果,便是美國這個超級大國,總讓人感覺缺少了一些必須具備的東西。在2021年此時此刻,要是去強調美國還擁有20世紀下半葉那樣的超卓主義地位(exceptionalism,這是我的私譯。普遍翻譯為「例外主義」,不恰當),大約愈來愈讓世人難以信服。

美國的政治制度相對於英國來說,像是一個單親家庭,不是少了父親,就是少了母親。

白宮究竟少了一點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在現代英國。

英國制度的秘密,其實明擺著。白金漢宮和唐寧街10號,國王(女王)和首相各司其職,截長補短。在君主立憲制底下,君主對於政府的直接影響極為有限,行政權力的執行在首相、閣員和公共部門手中。首相統率行政和立法,權力大,國王不得干預政務的推行。

著名的英國評論家白芝浩(Walter Bagehot)在19世紀中葉表達了這樣的憲政見解,時至今日依然有效。他說,「在立憲制度底下,君主有三項權力——諮商、鼓勵和警告。」 換句話說,君主固然可以表達觀點,但必須接受首相和內閣的決定。

如果將首相不恰當地比喻為一個西方公司企業的執行長,英國君主的權力,其實還沒有董事長大。他不具備重大事務的董事會決策權;在體制底下,英國君主的功能主要是儀式性的,因此而能夠盡可能地去保持王室的尊貴和榮耀。

白芝浩說得特別清晰,他說,政府有兩個部門,君主為政府的「尊貴部門」,而非「效能部門」 。 (The monarchy represents the “dignified” branch. Its job is to symbolise the state through pomp and ceremony. The government—Parliament, the cabinet and the civil service—represents the “efficient” branch.)

在最近,讀者如果收看了正在播映中的「王冠(The Crown)」影集,便可能會留意到,伊麗莎白二世幼年接受王室教育,特別學習到這個重大的憲政原則,並且被明確地教導,在「尊貴部門」和「效能部門」兩者之間,最關鍵的聯繫是「信任」。做到彼此信任,分際明白,便能常保安定。

探討英國王室的熱門影集「王冠(The Crown)」劇照,圖片來自Netflix圖/探討英國王室的熱門影集「王冠(The Crown)」劇照,圖片來自Netflix

英國王室代表的是傳統、安定和榮耀,這三件寶貝是三個要素,白宮(以及任何國家的政府機構)也必須要多多少少擁有若干,去滿足自己的百姓。要符合人性,做到一定程度,才能夠政通人和。但是美國總統,卻同時要負責政務,職能類似於英國首相而較小(因為不能直接控制國會)。如果勤於任事,美國總統便幾乎必然時時陷入兩黨和黨內政爭,搞得全身污穢不堪,如何還能像王室那樣「吾有三寶,持而保之?」

相反地,如果美國總統,或者是過於潔身自好,只願意保持尊貴與慈祥,專注於行禮和慈善,那就好像是在把自己當做國王和女王,這樣一來,誰去做首相該做的事呢?誰去分配權力、統籌事務、救經濟、創就業、扶貧濟弱、強國建軍、折衝樽俎?

白宮的主人,比英國首相難做,在於他被民眾期待既要做國王(尊貴),又要做首相(效能)。兩個角色不時相互扞格,一人身兼,左支右絀。做的比較能夠兩者兼備的,是甘乃迪和雷根,而甘乃迪為時甚短,雷根則好到足以讓副手接著做。卡特、布希父子、柯林頓、歐巴馬和川普,都偏於一角。

白宮究竟少了些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或許在古代周朝。

正在播映中的「王冠(The Crown)」影集讓我們看到,伊麗莎白二世經常告誡王室成員,要懲忿窒慾,勉強自己做到「無為」和「不爭」。

「無為」和「不爭」,那不就是古代華夏老子哲學的精髓嗎?這個巧合,時空跨度如此之大,令人感到興奮,但繼而一想,又十分合理。老子不也處於王室,而言聖王治理?西漢「文景之治」也是如此。

川普距離這兩個哲學概念的遙遠,不可以道里計。又言多必失,無怪乎尊嚴蕩然無存近乎狼狽不堪。

英國王室一再平安渡過上個世紀初從滿清和沙俄開始的全球君權解體潮和本身的種種醜聞,而能屹立不搖,榮耀不墜,那種體制意志、憲政分際和生存智慧,都讓人印象深刻。

反觀美國白宮和國會,已經醜態畢露。後川普時代,預期不變。生民歎曰:家裡沒有大人。

斯憲來日,將伊於胡底?

(作者為法學博士,是美國資深律師,專精於國際事務,關切法治並多年參與和評論美國政治和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