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瑀絲老師台灣 > 從鄭爽代孕 看借腹生子的真相

從鄭爽代孕 看借腹生子的真相

發文時間: 2021/01/29   文 / 瑀絲老師台灣 瀏覽數 / 36,450+

大陸演員鄭爽代孕棄嬰事件,鬧上了CNN國際媒體,但演藝人員的八卦,不是我的興趣,我比較關心的是,那些渴望擁有自己孩子的人,有沒有這樣的機會借腹生子?代孕,到底存在哪些灰色地帶?它又該不該存在?!

大陸演員鄭爽,最近因找代理孕母借腹生子又棄養,成了國際新聞人物。圖片取自微博。圖/大陸演員鄭爽,最近因找代理孕母借腹生子又棄養,成了國際新聞人物。圖片取自微博。

借腹生子,早在聖經.創世紀裡面就有記載,可見這是一個存在古老的需求,包括沒有子宮可以懷孕的女人、身體狀況不允許懷孕的女人、不孕症患者,再加上同婚合法之後,想要擁有自己小孩的多元家庭,甚至單身男女,那些決定一輩子單身、但仍想擁有一個自己孩子的個體戶,只要經濟能力負擔得起,在這些人的心中,代孕開放將會是一大福音。

說起來,台灣每七對夫婦就有一對不孕,約65萬對夫婦求子無門,所以代理孕母的確可以滿足這些父母的痛點需求。像我的一位好友,遲遲沒有對象結婚,聰明的她事先吃了「現代科技唯一的不後悔藥」-預先做了凍卵手術,希望等到有天覓得如意郎君、還有機會生下寶寶。

後來她終於等到真命天子,但已經56歲,身體狀況有點難以承受懷胎十月的煎熬,尤其她氣喘嚴重,婦產科醫生並不認為這樣的況狀之下懷孕對她是好事。

但她心中當母親的想法始終沒有退去,跟老公商量後,決定到美國找代理孕母,花費鉅資,飛了好幾趟美國,好不容易胚胎著床成功,但最後孩子還是沒有保住,她怪罪是代理孕母體質不好,非常傷心,決定再尋找另一個健康子宮…

我想表達的是,對於想要有自己孩子的人來說,再怎麼麻煩、怎麼痛苦,花再多錢都願意一試,甚至一試再試也在所不惜,因為人只有這一輩子,他們都不想做為一個父母的基本權利被剝奪,內心裡就是有種生下自己基因的渴望。

既然如此,為何絕大部份國家還是不願明令讓代理孕母合法化呢?主要也是這中間存在許多法律跟倫理的灰色地帶,如果不事先考慮周全,事先訂出一些規範,將來將衍生各種問題。

1.生出來的孩子有問題,要求退貨怎麼辦?

孩子是個生命不是商品,如果是自己懷了有問題,也只能咬牙苦撐面對,但透過代理孕母,責任如何釐清?在澳洲甚至發生過因為檢查出所懷的孩子是唐氏症,而遭精卵父母要求打胎,但代理孕母因為宗教理由無法接受墮胎,堅持生下的案例,這一度鬧成國際大新聞,也讓人思考,孩子的所有權到底是誰?誰能為孩子做主?

類似的問題還不只一件,大陸一名女子花45萬人民幣透過仲介公司找到柬埔寨的孕母,結果生下一名患有腦萎縮的孩子,仲介公司表示,如果這名女子能證明是代理孕母的問題,願意退回這個孩子再做一個。

仲介公司這種看似負責任的態度,對那名腦萎縮的孩子來說,卻恰恰是最不負責任的說法,難道一個生命可以這樣被當成商品退貨?退了之後呢?誰來撫養他?

另外,依照某些國家的法律,身分證上生母的登記必須是「生」他的女子,而非提供卵的女性,這樣的規定,對於使用別人卵子的母親來說,絕對沒有問題;但對借用他人子宮的女人來說,最後孩子的母親必須登記成代理孕母的名字,於情於理誰都無法接受,最後還會造成法律跟事實有所出入。

2.小心在商業利益下,衍生出嬰兒工廠

在泰國曾經發生一起疑似人口販賣的調查,就是跟代理孕母有關。一名號稱是日本高科技公司的富二代委託兩名泰國女子代孕,理由竟然是這名24歲的神秘單身男子誇口希望生下一千個小孩,他夢想擁有一個大家庭,而在這之前他已經委託泰國代孕女子生下13個小孩。

事情爆發後,外界質疑一個人怎麼可能生養一千個小孩?就算他有錢找到很多保母,他又要如何善盡做一個父親的撫養責任?因而被警方懷疑他涉及意欲販賣人口,最後連泰國這家代理孕母仲介公司都不敢接下他這筆大生意。

3.肥水不落外人田,但倫常怎麼辦?

當事人如果精子卵子有問題,透過兄弟姊妹互捐,問題可能還不大,這就像是自己不能生,將兄弟姊妹其中一人的孩子之一領養成為自己的孩子一樣,這種現象在以往社會並不少見,但在美國有一對男同志夫妻A跟B,兩人都各自想要擁有自己血緣的孩子,情況就變得複雜而難以想像。

A由姐姐捐卵跟他的精子配對,聽起來也勉強還好,但B由媽媽捐卵給同志兒子幫忙完成心願,這樣,到底人倫關係要怎麼認定,她是阿嬤?還是媽媽?

我個人認為開放代理孕母合法化,其實也可以解決台灣少子化的問題,大家都在討論景氣差、不敢生小孩,政府卻完全忽略了,有一群人有經濟實力卻生不出小孩,這群人不管花多少重金都可以,卻苦於沒有法律保障,只能自己到海外冒險、尋求一線「生」機。

台灣有一群爸媽願意重金求子而不可得,為他們尋求解方,也能減緩少子化。情境圖,來自Shutterstock圖/台灣有一群爸媽願意重金求子而不可得,為他們尋求解方,也能減緩少子化。情境圖,來自Shutterstock

試想,過往大家都認定一個觀念就是「生的放一邊、養的比較大」,很多代理孕母接受研究調查時卻坦承,自己只是個懷孕機器,對所懷的孩子沒有感情,即便在拿人錢財為人消災的前提下,會因為接受委託而儘量照顧好自己的生理健康,但情緒問題並不會特別刻意去注意。

但是美國及上海情緒療癒師李靜唯卻認為,懷孕當事人的情緒絕對會在懷胎十月時感染給孩子,進而形成孩子人格的基礎之一。

所以代理孕母一事,身為媽媽的我,絕對支持那些也想要擁有自己孩子的人該有的生育需求,只是希望這些問題能夠獲得政府重視,訂出最完美的配套跟規範,用法律保障有需求的這群願意為國家人口政策貢獻的人,以避免家庭跟社會的憾事發生。

(作者為瑀絲老師,現經營粉專瑀絲:幸福小富婆教練。本文經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