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李立亨上海 > 看得見星星的文創勞工

看得見星星的文創勞工

發文時間: 2021/02/03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3,000+

一直仰著頭,你不累嗎。不累,不累,你遲早會被自己的才華給嚇到的。

從事文創產業相關工作的年輕人,剛開始的身分都有點像廉價勞工;投入很多,收入很少。

鼓吹「為藝術而藝術的」英國作家王爾德說:「我們都生活在陰溝裏,但有些人看見了天上的星星。」處於錢少事多責任不明確環境裏的年輕人,往往因爲在書裏在劇場在電影院裏看到天上星星的微光,而堅持下來。

年輕的文創勞工(creative labors),大多是擁有不只一種興趣跟身分的斜槓青年。興趣固然可以為職場能力加分,卻不一定能穩定變現。如果興趣是水,專業就是那個瓶子。沒有被專業規範的水,到頭來,終究可以乘載熱情,也可以覆掉青春的舟。

飄泊的杜鵑花和幻想的伏特加

關於生命的動與靜,以《早安憂鬱》開創輕小說王朝的法國女作家莎岡,說過一段很有畫面感的話:「所有漂泊的人生都夢想著平靜、童年、杜鵑花,正如所有平靜的人生都幻想伏特加、樂隊和醉生夢死。」

張愛玲在她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舞台劇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裡,則是用玫瑰來描述人的理想與現實面衝突:「每一個男子全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却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光鮮亮麗的,我要;彷彿有深度的東西,我也要。

青春的賞味期要想保鮮,就得堅持住年輕的心。為了繼續看見天上的星星,為了可以在看得見天上星星的地方工作。青春版文創勞工本於主動學習的態度和建構人脈的想像,他在金錢「收入」天平另一端的砝碼,放的是「投入」時間跟態度上的自由。

工作累了,思路卡住了,覺得表現成績可以從B至少提升到A-的時候,他可能要找朋友喝咖啡聊聊,可能要去上瑜伽課,也有可能自費或者找人學習精進。這三件事情不管是單獨或次第發生,都建立在年輕人想把事情辦好的初衷之上。

如果他是全職員工,一切都可以按照公司規定來調整工作節奏並被理解。然而,有一半以上的文創勞工屬於自雇者。他們沒日沒夜做完一個專案之後,非常需要身體跟心理的休息。沒有專案收入就沒有收入的狀態,卻又讓他們知道,必須同時接案才能保證收入。

許多文創工作者是自雇者,常沒日沒夜接案。圖片來自Pexels圖/許多文創工作者是自雇者,常沒日沒夜接案。圖片來自Pexels

只不過,參與撰寫美國《獨立宣言》派翠克˙亨利律師口中的「不自由,毋寧死」說得那麼鏗鏘有力。收入少已經是既成事實,如果自由還得打折扣,那還有天理嗎?最糟的是,如果到頭來還不被升級當做文創工作者(creative worker),而是文創奴工(creative slave)來對待的話,這一切又所為何來?

必須說,除非很有自律的能耐,否則,用自由換取生活和成長空間的代價,可能會讓文創勞工從青年幹到中年,還在一個案子一個案子親自操心。那個燃燒能量的疲憊和沮喪,足以讓文青變成憤青,再變成,流星。

沒有藝術這東西,只有藝術家

話說,什麼是文化創意產業?

英國在1998年開始明確定義創意產業為,「源自個人創意、技巧及才華,通過知識産權的開發和運用,具有創造財富和就業潜力的行業。」並由政府主導推動。台灣則是在2002年,由時任文建會主委的陳郁秀提出「文化創意產業」政策,用以提昇公民生活美學,並幫助相關產業升級。

雖然,由英國人打開風氣潮流的「創意工業」(Creative Industries),到台灣卻變成名稱跟定義沒有那麼商業化的「文化創意產業」。不管是英國雞還是台灣雞的屁股,生出來的都是雞蛋。所謂的文創產業,就是以「內容」為基礎所延伸出來的商業行為。

文創產業在英國最早被分為電影電視廣播、廣告、設計、藝術品及文物、動漫和出版等十三大類,台灣則分成類別大同小異的八大類。基本上,文創產業就是建立在:內容製造(設計),平台建立(展示),輔助支撐(銷售),這三件事情上面。

設計/展示/銷售,三者互為表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缺一不可。

文創產業工作關係圖。資料來源李立亨,遠見編輯部製圖。圖/文創產業工作關係圖。資料來源李立亨,遠見編輯部製圖。

創意跟文化是文創產業的內核,如何將之變現得遵循商業活動的邏輯。

年輕的文創勞工,自己到底投入在設計、展示跟銷售的哪個環節呢?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得先問,文創產業跟其他商業活動(如製造業和服務業)的異與同在哪裡?難道文創勞工腳踏匡威,傳產業勞工就不行嗎?文創勞工因為從事的工作跟美有關,他們就應該被差別對待嗎?並不用。

傳統產業,教育業,服務業,食品製造業,不管什麼業,通通跟文創產業一樣,也在做設計,展示跟銷售。差別在於文創產業的「內容」,是利潤最關鍵的所在。透過創意的加持,內容可以得到加值。

正如全世界藝術科系學生必讀書單裡面必備的《藝術的故事》裡,貢布里希在書中寫的第一句話所言:「實際上沒有藝術這種東西,只有藝術家而已。」藝術家在創作的時候,往往是找出「對」(right)的方式跟內容來創造,而不盡然是以「像」(real)來作爲努力的目標。

畢卡索畫在1907 畫的《亞維農的少女》,是20世紀最富盛名的圖像之一。圖中沒有我們可以辨識的少女,是作品的獨特性和美學在迸發生命力和價值。同樣的,如果文創產業所製作出來的內容要有高創收,那是提供者(giver)跟接收者(taker)在理解並共同堆高價格。

且慢。那些背後推手的名字,不就叫做文創工作者,文創勞工,或文創奴工嗎?

太陽不是我們的,我們要睡了

如果說,從事文化創意產業的人,有奴工,勞工,工作者這樣的基本分類。奴工可能的形象,是被指揮去做指定或者重複性工作的人。勞工是去做流水線上自己負責的那個區塊,而不一定了解工作全貌。工作者則是已然跨過分內專業門檻,而且可以在經過指點之後,還能去支援其他工作的人。

文創工作者類型圖。資料來源李立亨,遠見編輯部製圖圖/文創工作者類型圖。資料來源李立亨,遠見編輯部製圖

所有文創工作者都經歷過奴工和勞工的階段,但是,並非所有文創工作者都有志或有資格讓自己成為文創企業家。一個只想好好學習,好好生活,好好跟朋友在一起的年輕人,並沒有想要成為操心公司現金流和月底年底怎麼損益兩平的老闆的動力。

年輕的文創勞工因為看得見星星,決定走不一樣的路,決定聽從內心的鼓聲,在旁人不看好的情況下,低薪從事文創工作。但是,天亮了,不會有人看得星星的。中國話劇大師曹禺《日出》故事結尾有段經典台詞是這麼說的:「太陽升起來了,黑暗留在後面。但是太陽不是我們的,我們要睡了。」

多少文創產業的經營者也是從文創勞工幹起的,但是,他可能至今還是無法讓公司產出的內容和創意,得以換取相匹配的價值和利益。而你,正好就在這顆太陽底下幹活。不管是太陽升起還是星星亮起,每個人都可以當自己的主人,每個人都應該當自己的主人。

不少文創產業都處於餓不死,富不了的狀態。不少文創產業課程的老師,只懂理論而實務經驗匱乏。在這樣的老闆跟老師手下成長,得燃燒多少創意跟能量才行?

怎麼辦?

文創勞工不能止步於「馬斯洛需求五層次」生理/安全/歸屬與愛/尊重的需要/自我實現的上層三結構,卻顧不到最基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文創勞工不可以歡喜做甘願受清貧生活一年一年又一年,從青年到中年。但是,千萬不要忘記文創產業的根本,就是左腳生成內容,右腳得邁出商業行為。兩條腿左右協調,才能走得穩走得遠。

怎麼邁出第一步?

你遲早會被自己的才華所嚇到

如果你夠潮,夠文青,你一定看過或者準備看燒腦神劇《黑镜》(Black Mirror)。

這部問世剛好十年的電視劇有五季,每季每個故事都單獨成劇,講的是科技怎麼影響我們的生活。你只要看過一集就會一試成主顧,想要一集一集看下去。人家這才是貨真價實的內容產業,人家這才是了不起的想像力和執行力兼具。

假設你看過一集,看過一季,很想知道生出這顆雞蛋的英國屁股是什麼樣子,請記得編劇查理˙布洛克的名言:「不要談什麽天分、運氣,你需要的是一個截稿日,以及一個不交稿就能打爆你狗頭的人,然後你就會被自己的才華所嚇到。」

專業不夠,你得去學去精進。虎頭蛇尾不能持久,你得痛定思痛去改變。還在得過且過階段,你得找人商量,看是換工作換思維還是打掉重練。看得見星星,很厲害嗎?聽起來還不賴。但是,一直仰著頭,你不累嗎。你要培養自己變成一顆星,或者培養你們成為一條星河。

你遲早會被自己的才華所嚇到,而且還能保住你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