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陳志金高雄 > 【結束。不結束】她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真的愛你

【結束。不結束】她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真的愛你

發文時間: 2021/02/03   文 / 陳志金高雄 瀏覽數 / 5,300+

編按:一般當媽媽的,都需要好些時間才能接受子女「無法救治」這個事實,然後才能轉念做器捐,有些甚至都無法轉念,一輩子活在悲傷、自責、甚至憤怒當中。然而,陳志金醫師曾遇見兩位真誠寬大的媽媽與阿嬤,心裡百轉千折,最終做出那艱難決定。

「陳醫師,病人要被摘取的器官和他的死因有關嗎?」

「無關。」

雖然已經有過幾次這樣的經驗了,但是,面對檢察官、書記官、法醫、兩位員警,在這個小小的會議室裡,等著書記官輸入我的個人資料時的寂靜,仍然讓人感到想要深吸一口氣。

其實,這個已經是整個器官捐贈「前置作業」的最後一步了。我清楚知道,我回答完檢察官這個簡單的問題之後,明天一早,就能幫你完成心願了。

稍早,你已經完成了兩次「腦死判定」,各種測試腦幹功能的反射都消失了!即使讓你處於一個嚴苛的條件之下(血中二氧化碳大於60mmHg),你依然一動也不動,一個微微的吸氣動作也沒有!我們這幾天的準備,就是為了要讓你可以順利的通過這兩次的「器捐資格考」,還好你沒有讓我們漏氣:過程中,你的血壓和血氧都沒有下降。

阿嬤不忍心看你插管

原本阿嬤是希望你趕快可以完成器官捐贈,因為她不忍心看你插著管子,多躺一天。後來,我向媽媽說明,請媽媽轉告阿嬤:我們需要一些時間來完成你的心願,維持好一點的血壓和氧氣,讓你可以順利的撐過腦死判定(簡稱「腦判」)的嚴峻考驗、也能夠讓你身上的器官,可以保持在更好的狀態,讓受贈者獲得的器官功能更理想。媽媽點頭表示理解。

回到加護病房,我再次和媽媽,約好明早7:30見面,當然我也再次的和她說,如果想你的時候,晚上隨時都可以再過來陪陪你。

送走孩子,和企圖讓孩子痛苦活著,這樣的決定對每個母親都艱難。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送走孩子,和企圖讓孩子痛苦活著,這樣的決定對每個母親都艱難。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醫生懂你的「最後遺願」

這次的腦判,比原訂的時間晚了一天,因為在腦判的前一天,你出現了些微的「瞳孔反射」,這樣腦判就沒辦法通過。我跟媽媽說,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還沒有完成?是不是放心不下媽媽?哥哥、姐姐告訴你,不必擔心,她們會好好照顧媽媽。晚上,你的「瞳孔反射」就再次消失了,或許是你比較放心了。

媽媽雖然不捨,卻能夠在急診醫師告訴媽媽病情的時候,就幫你做出這個決定,真的很不容易!護理師也問我,一般當媽媽的,都需要好些時間才能接受「無法救治」這個事實,然後才能轉念做器捐,有些甚至都無法轉念,一輩子活在悲傷、自責、甚至憤怒當中。

但是,我看得出來,媽媽是因為很愛你,平日或許你有跟她提過這事,也或許她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另外,或許是因為家境、個人經歷的關係,也讓她很認命、早有面對「無常」的準備、再加上她不忍心讓你受苦。最重要的是她很勇敢堅強的做出這個決定,這是一位母親的愛!

其他親戚未必理解

但是,媽媽也可能會因為其他親戚對器捐的不瞭解,而必須承受很大的壓力。所以,我跟媽媽說,我們會先看至少三天,看看腦幹的功能是不是都沒辦法再恢復?

如果是的話,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和媽媽完成這個心願。我也告訴媽媽,如果做出器官捐贈這個決定,她會面對其他親戚的不同意見,就請他們全部過來,我會一一的跟他們說明,避免媽媽以後面對來自他們的壓力。

在這裡呼籲大家,當你聽到身邊有人「器捐」的時候,請給予支持、祝福、感謝!不要因為自己對「器捐」的不瞭解,而去「指指點點」別人行善的大愛。(真的!奉勸那些愛管閒事的人,此時此刻,管好你自己的嘴巴,就是你對這個世界最大的貢獻!)

早上7點,我先來看看你,確定你整個晚上的血壓和血氧都不錯。護理師已經幫你梳理整齊,看著你從容、淡定的樣子,也是位帥哥,真的很惋惜!7點半,媽媽、哥哥、姐姐、協調師、社工師也來了,一一的和你道別。

我們醫療團隊,陪你到手術室門口停下來,讓家人可以再完成「道謝、道愛、道歉、道別」這「四道」。媽媽、姐姐再三的叮嚀你,請你安心。協調師也在耳邊感謝你的大愛,捐出器官,幫助那些長年受到病痛折磨的人。

即使我,也無法克制淚水

每次到這個時刻,我都很難克制自己的淚水。醫療人員一起向你和家人鞠躬致意,手術室的門打開,另一組同事已經列隊在準備交接了。

即便我早就習慣醫師常見識的生死交關,在那時依然垂淚。圖片來自unsplash圖/即便我早就習慣醫師常見識的生死交關,在那時依然垂淚。圖片來自unsplash

協調師告訴我,非常的巧合,兩年前的這天,她是把另外一位捐贈者送進開刀房。我常跟她說,協調師所做的工作,不只是「生死接線員」,也是「器官媒人婆」,幫器官捐贈者的器官,找到好的「歸宿」,讓生命可以用另一種形式延續、讓愛可以傳遞~

謹在此向全國的協調師、社工師致意!

死亡,對很多人來說,或許就是一個結束,但是,對於器官捐者來說,卻是另一個「不結束」,他所留下的器官,將會協助好幾個人、好幾個家庭獲得「重生」的機會。

意外發生的那天,正好是你的生日。明年,在這個母難日,一個原本會讓媽媽傷心欲絕的日子,卻因為你的大愛、媽媽的勇敢堅強,多了好幾個家庭可以感恩重生,他們也將會在台灣的不同角落為你和媽媽祝福、他們也將更珍惜這份溫暖,把它傳遞下去~

為你所帶來這個「善的循環」,在此向你和媽媽致上最高的敬意!

(原文刊載於ICU醫生陳志金臉書粉專,獲同意轉載)

(本文作者為現職醫師,更多溫暖故事請支持《ICU重症醫療現場》購書https://bit.ly/36DIA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