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馬紹章台北 > 更長未必更正確:偏見vs.洞見

更長未必更正確:偏見vs.洞見

發文時間: 2021/02/05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5,750+

美國智庫大西洋委員會(Atlantic Council)最近刊出一篇文章,引起一些關注,但幸好沒有太多迴響。這篇文章是匿名發表,標題為「更長的電報:邁向新的美國對中戰略」(The longer telegram: Toward a new American China strategy),顯然作者是想效法當年奠定美國對蘇聯圍堵政策的肯楠(George Kenan)。

肯楠在美國駐蘇聯大使工作時,於1946年向美國發出了一封後來被稱為長電報(Long telegram)的電文,分析他對蘇聯的看法並提出政策建議。1947年肯楠將長電報的觀點又在外交事務期刊上以X筆名匿名發表「蘇聯作為的根源」(The sources of Soviet conduct)一文。只可惜,更長未必更正確,作者想要沾前人之光,反而讓人感覺是東施效顰。

這兩篇文章的對比,簡單的說,「長電報」顯示作者洞見,而「更長的電報」則透露出作者的偏見。「長電報」已然經過歷史的驗證,但「更長的電報」不待驗證,就可知其謬誤,但它之所以仍值得關注,因為它反映的不是個人的偏見,而是某種程度的集體偏見。

對中國大陸的偏見

「長電報」以分析蘇聯開頭,「更長的電報」也是以分析中國開頭。作者對中國做了以下的定性:

(一)中國愈來愈像一種新形式的極權主義警察國家;

(二)中國是修正主義國家,習近平對外充滿野心,想要輸出威權主義,改變以美國為中心的國際秩序;

(三)習近平是對全球民主國家的威脅;

(四)中國的戰略目標是要削弱美元的國際地位,在科技上超越美國並成為全球經濟主導力量,並利用一帶一路構建其地緣政治及地緣經濟集團,削弱美國與盟友的關係;最終是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下,推進一個新的、階層式的威權國際秩序。

文章中認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外充滿野心。圖片來自Flickr by U.S. Department of State圖/文章中認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外充滿野心。圖片來自Flickr by U.S. Department of State

作者如此描述中國,顯然是想要製造美國對中國的恐懼。面對這樣的中國,美國除了採取全面強硬的對抗策略之外,還能有什麼選擇呢?或者說,作者是為了推動這樣一個全面對抗的策略,而刻意把中國描述成如此惡形惡狀的大壞蛋。

至於作者在文末提到了一些中美可以合作的領域,如核武控制、氣候變遷,只是點綴而已。如此的對抗關係,又能有多少合作的誠意與空間呢?

作者自認為是中國專家,但讓人驚訝的是,他把焦點對準了習近平,把習近平看成是今日邪惡中國的主因。肯楠在「蘇聯作為的根源」中,從蘇聯的歷史、意識型態及情勢因素,客觀而理性地解釋蘇聯對內及對外的作為,但「更長的電報」則認為,「中國作為的根源」幾乎都可歸因於習近平一人,也因此造成對美國利益的挑戰,因此應該聚焦在習近平身上及其內部核心。

除此之外,作者認為,共產黨內反對習近平的精英大有人在,要改變中國的政策需要了解並從內部下手去改變其政治及策略的典範(paradigm)。作者最後在結論中指出:「如果以上策略能成功執行的話,習近平將被比較傳統的共產黨領導人及時取代。」作者的異想天開,由此可見。

給中國戴黑帽子

作者對中國的定性,恐怕不同意的人也不少。「極權主義警察國家」是一頂很好用的黑帽子,但真的是中國的現狀嗎?無可諱言,中共對社會的控制是比過去江、胡時代更緊縮,更嚴厲,但中國社會對中共的支持度依然很高,更重要的是,中國今天的治理模式相當複雜,已經很難用一個概念去簡化。

「極權主義警察國家」這種簡單的概念,只會誤導對中國的認識而已,但當黑帽子,綽綽有餘。

中國是修正主義國家嗎?川普政府也是如此認定,但這同樣是一頂黑帽子。無可諱言,隨著中國大陸實力與影響力的提升,因此要求相應的地位與發言權,這是極其自然的事,美國或許不習慣有其它國家敢於如此,但這並不意味中國就是修正主義國家。

事實上,美國不少學者也認為中國是既存秩序的獲益者,並沒有要改變國際秩序的意圖。

更重要的是,從中國的作為看不出中國有輸出威權主義的意圖,也看不出中國想要顛覆那一個民主國家。當然,作者指空中國想要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下,推進一個新的、階層式的威權國際秩序,更是不知從何說起。

最後,作者將問題聚焦到習近平身上,更是錯得離譜。中國從韜光養晦到有所作為,是實力崛起的自然結果,而且是從江到胡,再從胡到習的演進過程,習近平只是剛好出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個人認為,即使換了別人,也不會太大的不同。

川普採取了與中國幾近全面對抗的策略,反而讓中國更肯定美國是想要阻撓中國的崛起,內部的團結與共識恐怕超越了作者所想像的內部不和,因為中共退此一步,即無死所。老實說,美國策略如果成功,那不會是習近平被取代而已,而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正當性將徹底消失。但前提錯誤並充滿偏見的戰略,可能成功嗎?這才是大問題。

前任美國總統川普採取了與中國幾近全面對抗的策略。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圖/前任美國總統川普採取了與中國幾近全面對抗的策略。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

時空錯置的謬誤

作者用「更長的電報」來擬喻今天的美中關係,也換了時空錯置的謬誤。冷戰時的美蘇關係與今天的美中關係截然不同,戰略思考也應該不同。

首先,當初的美蘇是兩個陣營的對抗,彼此互不往來,因此圍堵是避免戰爭最好的策略。但今天的美中關係不是兩個陣營的對抗,美國有結盟的國家,中國反而奉行不結盟政策,更重要的是,兩個國家是在同一個國際體系內競合,彼此以及與彼此盟友的關係千絲萬縷。

美國如果想要走全面對抗的路線,要讓周邊國家選邊站,可以說完全與時勢潮流相背而行,根本沒有成功的條件。除此之外,圍堵戰略讓美國免於與蘇聯的戰爭,但作者的戰略卻極可能將美國推向戰爭。

其次,作者似乎還活在一個美國可以為所欲為的時代,整篇文章等於是擺明了要干預中國的內政,而且對中國幾近頤指氣使的態度,這裏一條紅線,那裏一條紅線,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然後要你合作,你就得合作,不只要將中國綁手綁腳,更要對美國百依百順。

作者完全沒有考慮到中國的反應,而且似乎假定中國一定會屈服於強硬美國的要求。從作者身上可以清楚感受到美國霸權主義的心態與思維,整篇文章傳達的意思就是:「美國要用強硬的對抗戰略迫使中國改變,以達到美國永久霸權的目標」。

不及格之作

「更長的電報」最後三個相關的致命問題是:

(一)美國的戰略目標應該是什麼?

(二)美國有執行此一戰略的能力嗎?

(三)追求此一戰略的風險有多高?

作者的戰略目標顯然是希望改變中國的戰略路徑,從修正主義者變成美國的順從者,但這是正確可行的戰略目標嗎?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更重要的是,美國似乎沒有能力成功執行這樣的戰略,而一旦戰略失敗,美國將要承擔巨大的風險,然而作者皆未考慮這些問題。談戰略,這一篇文章不論有多長,顯然不是及格之作。

作者匿名發表,動機可疑,但和肯楠一定不同,多少是想要藉此框限拜登政府的對中戰略。作者也和不少人一樣,認為美國當前缺乏一個對中的完整戰略,但作者不知,錯誤的戰略比沒有戰略更可怕,相信拜登政府還不致於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