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從五大切入點觀察拜登政府
戰略上如何對比川普?

從五大切入點觀察拜登政府

發文時間: 2021/02/22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10,650+

美國拜登政府上任剛滿一個月,我在這裡提出五個切入點,或許有助於從戰略角度認識這個新政府。

觀察意識形態

拜登總統以中間派形象贏得大選,他本質偏左,乘疫情危機而起,並且團結了左傾的自由派和激進派,以及那些無法再忍受川普語言的右派。

川普在4年前勝選,也是大體站在美國政治光譜的中間。他本質偏右,乘全球化所導致的內政失調和左派勞工不滿而興,並且團結了保守主義、自由人主義和那些厭倦了歐巴馬、拜登和希拉蕊綏靖政策和所謂經濟新常態的右派。

有47年從政經驗的拜登總統極為老練,他一上台,利用了新政府的蜜月期,把握住共和黨陷入內鬥以及國會川普彈劾案的雙重掩護,立刻先滿足左派和利益團體的要求,將氣候政策、能源政策、非法移民政策和邊境政策一一斷然掉頭轉向極左。

目前在德州邊界,每天有3千5百名拉丁美洲不受疫情檢控的非法移民入境,非法無證而能享受美國中產階級繳納重稅所提供的教育和醫療體系。相反的,留學生擁有一技之長,畢業後卻很難待在美國。

湧進美國的中美洲非法移民,圖片來自達志影像。圖/湧進美國的中美洲非法移民,圖片來自達志影像。

觀察立足點

拜登總統在一個月之內頒布的行政命令不只50道,遠遠超過了川普第一個月下達的12件,和歐巴馬的16件。記得川普四年前下達的行政命令多,被主流媒體全面抨擊為大搞法西斯獨裁,世界跟著搖旗吶喊,可拜登總統如今下達的行政命令超出他3倍,其中也有與現行法律相抵觸的,媒體百姓卻淡定如常。

春江水暖鴨先知,由此可見美國主流媒體的雙重標準。各種報導顯示,在拜登時代,主流媒體與他彼此惺惺相惜,是負責保駕護航的。矽谷大科技也如此。

拜登政府的另一個優勢是文官基礎。美國聯邦政府文官體系以民主黨員居多,民主黨入主白宮,所謂深層國家洩密爆料問題,自動便會減少。

拜登背靠文官,外仗媒體和大科技,治理環境會比川普時代大為有利。川普時代,媒體大爆假消息;拜登時代,媒體忽視真事實。成因和背景都可以估計得到。

現任美國總統拜登,圖片來自Twtter@JoeBiden圖/現任美國總統拜登,圖片來自Twtter@JoeBiden

觀察論述邏輯

拜登駕輕就熟,講一般從政套語,論述皆以團結為名,這與有著「真小人」作風的川普大不相同。凡事以團結為名的政客,通常可能被譏刺為「偽君子」,那是因為政治的本質,關乎影響力,其實際作為,很難不區分敵友、排除異己、以力服人。聽其言而察其行,團結為名,表裡不一。

前面談到的氣候、能源、非法移民和邊境等4大政策急轉彎,以及最近拜登政府強硬表示要將提高最低工資的條款列入疫情紓困方案,很顯然是服務於局部利益的。這些舉措不但已經導致紓困談判的延誤,並且會立刻導致失業。此外,由於拜登的能源政策限制頁岩油的開採,投資損失和失業已經造成,美國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要再度成為油氣燃料進口國,從而影響到地緣政治。

拜登的論述方式,也和川普涇渭分明。川普是開發、行銷和媒體名人出身,形象包裝和虛張聲勢是他性格的一部分,從政而格格不入。拜登幾乎完全相反,他晚年慣常低調弱勢示人,例如關於疫情,他始終持悲觀論調,這樣一來,只要疫情略為好轉,他反而能居功。可這種套路,也漸漸被人識破。

在疫情底下,儘管醫學和公共衛生當局,已經支持小學復課,但拜登政府始終拖延。其背後的算計,多少反映出美國教師工會的逐利裹挾,而該工會,是民主黨的鐵票倉,美國的學童和家長,因此而深受其害。

觀察戰略運用

觀察拜登的從政經歷和他去年大選選戰的打法,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拜登擅長奇正之變,避實擊虛。

觀其大略,川普的主要特質是「勇」,參雜用「智」,「仁」次之。

目前看拜登,特質在「智」,參雜用「仁」,「勇」再次之。

在球場上,川普可以歸類為力量型球員,而拜登鬥智。哪一種打法好?答案應該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論者總喜歡把川普策略說的一無是處,且指責他搞孤立主義,但是他在全世界沒有發動戰爭,是美國總統40年來第一位,而在中東,他取得的和平與外交成就遠勝前人。他並且和中南美洲各國取得協議,合理穩定了邊界問題。

論者無語,視若無睹。

拜登在國際戰略上,講求全面佈局與多邊結盟,善使陰柔之術,並訴諸仁義價值,例如氣候問題、人權課題、民主訴求、綏靖伊朗等等。而川普,永遠選擇以單邊力量剛猛壓制先行,再談判得點,目標在乎實效,可他對世界人權和種族問題,也採取了具體制裁措施。拜登是否能取得成功,有待觀察。

川普在促進中東外交與和平上取得的成就,遠勝前人。圖片來自Flickr by Trump White House圖/川普在促進中東外交與和平上取得的成就,遠勝前人。圖片來自Flickr by Trump White House

全球前瞻

拜登目前嘗試啟動二戰之後建立的全球體系去制約中國,所謂聯歐、制中、抗俄,並倚重印太地緣,以求智取。可是國際戰略家季辛吉兩年前不客氣的公開批評,歐洲已經失去了方向,且缺乏領袖,但求免禍而已。

拜登想要力挽狂瀾,避免歐洲與美國陷於分裂,依附為歐亞大陸的驥尾而從此以中國馬首是瞻。可是世界已經改變,歐盟經濟必須與中俄密切來往。

美國此時要借重全球體系,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方能得到想要的成果。而且悲觀的看法,或許會認為這是戰後體系的最後一次復辟努力,從此世界秩序可能丕變。道理甚明,《孫子兵法》上說,「無邀正正之旗,勿擊堂堂之陳」。

此時此刻全世界還在等候拜登釋出具體的中國政策信號;至於台灣,在相對程度上,拜登既非勇者,台灣必須早作戰略調整。

最後,為什麼在這一篇討論拜登政府的文字之中,要不時談到川普?原因是,西諺有這麼一句:You are defined by your enemies.

(作者是美國律師、法學博士、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