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賴珩佳雅加達 > 不能無憾,但求無愧

不能無憾,但求無愧

發文時間: 2021/02/23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8,300+

大年初三那天,當許多人還沈浸在年節氣氛中,我在睡夢中接到一位印尼華人同事急切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哭喊著說她母親剛確診新冠肺炎,情況危急需入加護病房,她所處的醫院雖是首都雅加達華人居住區評價與品質良好的醫院,但也因此人滿為患,醫院已無法安置她的母親,促其另尋醫院。她方寸盡失,只想到求助於我。

將心比心,雖是天未亮的清晨,卻顧不得禮節,我開始聯繫各個可能的網路,想著她母親連病床都沒有的困境,更加焦急。來來回回聯繫好一陣子,好不容易一間在雅加達素有盛名的醫院表示願意接受,只是須馬上支付等值新臺幣十萬元的訂金,才願意派遣救護車。

我想著她月薪約莫新臺幣兩萬元,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或許一時有困難,就告訴她我會處理訂金繳付事宜,其餘不用擔心,只管準備轉院事宜即可。她聽後又大哭著向我謝了又謝,我的心情卻感沈重,因為這陣子以來,已知幾起同事的家人因新冠肺炎確診而往生,但都是事後才知情,想著或許他們也經歷了同樣的過程,突然覺得心痛。

印尼醫院人滿為患,使得同事母親亟需住進加護病房卻難上加難。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印尼醫院人滿為患,使得同事母親亟需住進加護病房卻難上加難。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和印尼相比,台灣醫療實在便利友善

正在處理匯款事宜,醫院聯繫窗口又再「善意」告知,說之前也有位病患被送進加護病房,但在兩週後仍然往生,兩週的醫事帳單費用為約等值新臺幣130萬元,如果送進來的患者真的住到治癒,費用最少預估需等值新臺幣200萬元,問我這樣的收費是否可以接受?

我聽了實在震驚,我們這一代在台灣醫療品質高且便利的環境中成長,大概從未耳聞要先繳訂金才能叫救護車、先考量能否負擔醫藥費才送進加護病房這等情事。

印尼近年來原本政府想大力改善對廣大人民的醫療照護,但在疫情嚴峻、醫療緊繃的壓力下,竟倒退回這樣的窘境。汗顏的是,有那麼一刻,我突然遲疑到底該如何處理?這樣的費用不可能用公司公款處理,那麼我私人又能有多少幫助?到底該幫到什麼程度?

擁有健保的台灣醫療環境,是印尼民眾難以想像的便利與友善。遠見資料照。圖/擁有健保的台灣醫療環境,是印尼民眾難以想像的便利與友善。遠見資料照。

如果之後其他同事起而效尤,又該如何?這樣的事情又該怎麼訂標準?至此我才認知到又掉入自己在印尼常犯的錯誤—-婦人之仁,不但無法助於解決問題,還或許帶來更多難題。但一想到人命關天,我還是請醫院準備接受患者入院。

在醫護遠端問診準備轉院的這段時間,同事忽又來電告知說,有親戚已幫忙找到某家全民健保可給付的醫院有加護病房可以轉診,他們決定轉到該院並對我的幫忙致謝。如此真讓我放下心中大石,並祝願一切順利。

約莫三小時後,當我正想關切是否轉院順利,恰好接到同事來電,除了哭,什麼話都沒說,我心中一震,果不其然隨後而發的訊息告知,她的母親剛剛已經往生了。

人生充滿無常,請珍惜當下

對於後來這三小時發生的事,實在不忍多問,可以確定的是,她沒能好好道別。確診的病患無法讓家人陪同在側,在印尼確診往生也依防疫規定處理,無法有告別式,只能默默在心中道別。與至親最後的人生告別是如此,該有多大的遺憾,該是多麽錐心的痛!

這場疫情為原本就充滿無常的世間帶來更多的錯愕—計畫趕不上變化的無奈,沒能趕上的相聚,又或是沒能好好道別的遺憾。道別的對象也許是人、也許是生活了許久的那片土地、也許是某種生活節奏,原本總設想以為能用一個怎樣的方式,或許是個熱鬧的送別會、或許是打包一箱箱精心篩選整理後的行李、又或許是到某個年齡該如何等等......,但現在都打亂了。

能珍惜的只有此刻,能把握的只有此地,感恩道謝懺悔道歉就該要及時。人生不可能毫無遺憾,但至少能做到無愧。

人生無常,不可能毫無遺憾,但能做到的是,珍惜身邊的重要家人。情境配圖來自Shutterstock圖/人生無常,不可能毫無遺憾,但能做到的是,珍惜身邊的重要家人。情境配圖來自Shutterstock

同事與家人因為母親的確診也須強制檢測,才發現她竟也確診,目前被強制隔離中。

失去至親又得獨自隔離,其身心壓力可想而知。我為她們祝禱,並願想像著她們最近一次的相聚,彼此都好好說話,都感受到對方的溫暖與愛,但願這份感受隨著時間推移,不會遞減,只會在心中堆疊地更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