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蘇宏達台北 > 拜登能重新團結西方嗎?

拜登能重新團結西方嗎?

發文時間: 2021/04/01   文 / 蘇宏達台北 瀏覽數 / 4,050+

以美國為核心的西方集團主要包括歐盟、英國、日本和加拿大、澳紐,既成就了美國霸權,也支撐了國際組織的運作,占全世界總產值60%,影響百餘國的票源,掌握各項規則的制定權。

歐盟、英國加上日本提供全球近七成的官方援助,幫美國穩住了第三世界,不致倒向敵對陣營。而美國的核震懾和防衛承諾,則支撐了盟邦抗拒來自俄羅斯的威脅和中國大陸的壓力。

川普鄙視盟邦、裂解美歐,以致在國際組織裡孤掌難鳴。2020年8月,美國在安理會提案延長對伊朗制裁,僅獲一票支持,英法德等11個成員則棄權表示不滿,是美國在安理會極大的挫敗和羞辱。早於2020年3月拜登就在Foreign Affairs中發文,指出美國團結盟友和重拾世界領袖的重要性。他就任以後,立即簽署法令,重回巴黎氣候協定及世界衛生組織,同時轉向支持歐盟日本屬意的世界貿易組織祕書長人選伊薇拉,用行動展現尊重盟邦、重拾領袖的決心。

兩大跨區經貿關係,攸關美國領袖地位

同時,拜登對中國大陸的定位,已趨向歐洲國家的看法,認為中國大陸不是敵人,而是西方「經濟的競爭者」(economic competitor)與「體制的對手」(systemic rival)。

拜登目前所做的只是恢復了川普上任前美國與盟邦的友誼。圖片來自Flickr by Gage Skidmore圖/拜登目前所做的只是恢復了川普上任前美國與盟邦的友誼。圖片來自Flickr by Gage Skidmore

然而,拜登目前所做的,只是恢復了川普上任前美國與盟邦的友誼。歐巴馬時代都沒法解決的兩大問題,才是拜登要團結西方的真正挑戰。

一個是如何再構美歐經貿關係。歐巴馬任內「跨大西洋投資與貿易協定」(TTIP)談判戛然中止,不只是川普的獨斷,而是歐洲人民的普遍敵視。以德國為例,梅克爾和大企業一直強烈推動TTIP,但是德國人民的支持度始終不超過40%,甚至一路下滑到三成以下。如何說服歐洲人民支持新一輪的美歐經貿協定,是拜登的一大挑戰。

另一個則是如何重建美國和亞洲盟國的經貿關係。拜登顯然繼承了川普的印太戰略。但是,印太戰略一個大缺口,就是沒有經貿策略。川普和亞洲各國的貿易談判,包括日美、美韓,乃至台灣進口萊豬,都是在「美國第一」概念下一種掠奪性的壓榨,不可能持久。然而,美國人民並不支持歐巴馬時代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也極度擔心任何和亞洲國家的貿易協定會剝奪了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從亞太到印太,納入了印度,那就更叫美國人害怕了。如何設計一個美國人支持的美亞經貿協定,則是拜登的另一個挑戰。這兩大跨區域關係,將直接影響到美國全球領袖的地位,和拜登對華戰略的成敗。

原文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