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產業創新 > 張政源台灣 > 正視軌道經濟的崛起

正視軌道經濟的崛起

發文時間: 2021/03/09   文 / 張政源台灣 瀏覽數 / 11,550+

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前,台灣對軌道經濟產業其實相當陌生。疫情初起的前二季,整個地球的人類被鎖在自己的國家不能出國。產官學各界為了因應全球國境封鎖而可能消失的外向型經濟發展動力,開始積極尋找內需的經濟型態。

量體龐大的軌道經濟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浮上檯面,開始吸引各界的目光。原來除了少數幾家被稱作護國神山的半導體産業,台灣島內的軌道產業,也可以帶動每年數千億的產值,創造幾十萬人的就業機會。

軌道經濟在近150年扮演要角

事實上,如果我們從1850年開始回顧人類的經濟發展史,可以輕易的發現,軌道經濟在最近150年,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軌道運輸的基本功能是活絡人流和物流,創造人往四處走,貨向八方流的便利。物流和旅行成本降低之後,進而促成更多跨境和跨區域的投資和貿易活動,帶動整體經濟成長。台灣面積雖然不大,但雙鐵及捷運仍然在基本的運輸功能上,創造了驚人的產值。

2019年,台鐵全年的運輸本業收入是184億,高鐵是461億,台北捷運是167.8億,高雄捷運和桃園捷運規模較小,但分別也有15.7億和18億元。單就運輸本業這一塊,雙鐵及捷運合計,每年就高達837億元。如果將偏低的運價還原至合理的水準,再將各類法定優待票的應計補貼全數計入,軌道運輸每年的收入初估已超過千億,這還單單只是運輸本業而已。

過去台灣鐵道經營部門並不十分在意運輸本業以外的收入,以2019年為例,量體最大的高鐵,附業收入還不到3%,代表高鐵公司有97%以上的收入是來自票箱收入。北捷的附業收入的比例是10.98%,桃捷則是10%,早期虧損較為嚴重的高捷和長期處在虧損狀態的台鐵,反而因為積極尋找出路,在附業收入這個項目中有比較好的表現。高雄捷運公司的業外收入包括不動產開發,經營高屏兩地的公共自行車,高雄輕軌,和淡海輕軌等項目,其附業收入占比已達整體營業收入的38.8%。

台北捷運地下街人潮滙集,照片由台北捷運公司提供。圖/台北捷運地下街人潮滙集,照片由台北捷運公司提供。

台鐵是被「鐵路運輸耽誤的便當店」?!

台鐵的附業收入在2019年更是突破50億大關,占整體營業收入也達到21.4%,這其中當然也包含許多通勤族最愛的台鐵便當,2019年台鐵便當竟然賣了1053.9萬個,替台鐵創造了7億6千萬元的收入。鄉民因此笑稱台鐵是被鐵路運輸耽誤的便當店,也幫台鐵取了「便當管理局」這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外號。

然而事實上便當收入怎麼說都不應該成為附業的主要收入,台鐵的案例在全世界軌道運輸產業中應該絕無僅有。鐵路便當的銷售充其量只是諸多商業活動中的一個小環節,以鐵路便當的發源地-日本鐵道的業外收益來看,便當銷售也絕非重點項目。就帶動經濟成長的層面來分析,鐵道觀光旅遊應遠超過鐵路便當,而車站內商業收益和車站周邊地區不動產開發的經濟產值,又將數倍於鐡道觀光旅遊。從過去30年香港和日本的軌道經濟發展歷程觀察,不動產租賃和開發收益甚至達到票箱收入的兩三倍以上。

香港港鐵的經驗

以香港港鐵為例,2019年香港港鐵的票箱收入為199億港幣,車站商業收益和不動產開發收入達119億港幣,代管及經營其他國家鐵路或捷運系統的收益更高達211億港幣。這種收益結構使得港鐵的票箱收入只占整體營收的37.6%。

在2019年本業虧損接近60億港幣的情況下,港鐵的財務表現依然十分亮麗。而港鐵最重要的資產,則是不動產開發的收益,原來為了補貼港鐵的建設成本和本業經營虧損,香港政府賦予港鐵具有場站和鐵路沿線的土地開發權利。香港地鐵、東鐵、西鐵、和機場快線沿線的商場和住宅,有許多都是港鐵公司開發的,至今也還有許多物業的所有權和控制權是在港鐵公司手上。港鐵的資產負債表中甚至還可以看到許多開發中和待開發資產項目,這也使得港鐵公司的總資產能夠正確的被評估。

香港港鐵行駛外觀,圖片來自Wiki。圖/香港港鐵行駛外觀,圖片來自Wiki。

對於台灣的軌道經濟發展來說,資產開發及管理仍受到法規的諸多限制,雖然雙鐵及捷運在過去已經有差強人意的表現,但若制度能再鬆綁,未來應該還有可觀的成長空間。中央和地方制度的差異也使得北捷的不動產開發權利歸屬於台北市捷運局,高捷則是在高雄捷運公司,而台鐵則至今仍不能擔任開發主體。

但盤點各軌道系統已經完成開發的各項不動產開發總值早已破兆。其中單是由台北市捷運局開發的不動產即達到97處,2019年由台北捷運公司代管捷運局的財產總值即達3千300億,此一金額尚未計入已完成開發銷售的諸多個案,例如京站、Sogo復興館、以及美河市在內。

高雄大鲁閣草衙道購物中心,高雄捷運公司提供。圖/高雄大鲁閣草衙道購物中心,高雄捷運公司提供。

高雄捷運也已經完成博愛路沿線之1535號基地柏仁醫院、1431號基地柏仁坐月子中心及169號基地博愛蕙馨醫院,橘線O14-1誠旺開發,南機廠大魯閣草衙道,北機廠和春醫院、小樽臻愛婚宴會館、及享溫馨視廳餐飲,大寮機廠舊振南文創園區及享溫馨大型視廳婚宴會館等諸多開發案。另動工興建中的有2019年動工的北機廠達麗米樂購物中心及2020年動工的高醫岡山醫院案。

北車微風:車站就是最佳賣場

除了沿線的不動產開發,我們還可以來看看車站商業活動所帶來的龐大利益。車站雖然可以聚集大量人潮,但是早期的銷售活動都僅止於過路客型態,銷售的產品泰半是報紙、便當、礦泉水等商品。

但在微風廣場進駐台北車站二樓之後,各大零售業者才赫然發現,原來人潮就是錢潮,車站就是最好的賣場。微風的創舉在當時一度被視為高風險的投資行為,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被證實具有超凡的遠見。

潮州站賣場內景,圖片大帝興業提供。圖/潮州站賣場內景,圖片大帝興業提供。

其後的南港和松山站 City Link,以及板橋及新左營站的環球購物商場,以及最近兩年才開始營業的台中站鐵鹿大街、屏東站太平洋百貨和潮州站健身工廠,都是車站商業活動的具體展現。台北市政府開發的大型案件則有台北轉運站和市府轉運站,京站和統一時代百貨的商場,同樣熱鬧滾滾。

松山站引進Wired Tokyo日本人氣餐廳與蔦屋書店進駐,圖片潤泰國際提供。圖/松山站引進Wired Tokyo日本人氣餐廳與蔦屋書店進駐,圖片潤泰國際提供。

就算排除大型商場動輒百億以上的營業額,2019年台北各捷運站內店鋪和地下商店街的租金,每年亦達到8億元。站內廣告收入也有9億元,連捷運站的停車收入也有1億7千萬元。

日本大阪梅田站內,就有三個百貨公司

然而這些車站商業的規模及收益和日本及香港比起來,又只是小巫見大巫。日本JR在大阪梅田一個車站內,就有阪急、阪神、和大丸三個百貨公司,南海鐵道的大阪難波站也躲在高島屋百貨裡。而以東京池袋和澀谷為發展基地的西武鐵道,基本上就是西武百貨的延伸。

類似大阪梅田、大阪難波、東京澀谷、池袋的西武車站,多隱身於數十層的高樓內,只是一個不起眼的構造,但卻是為商場創造客源的主要動力。而港鐵在香港鐵路路網內直營的百貨商場更高達13個,這還不計入產權不屬於港鐵公司所有的其他車站商業合作開發案。

阪急百貨店大阪梅田總店,圖片來自阪急百貨官網。圖/阪急百貨店大阪梅田總店,圖片來自阪急百貨官網。

台鐵「珍珠串鍊 點鐵成金」開發計畫

台鐵近年全力推動「珍珠串鍊 點鐵成金」開發計畫,百座車站為珍珠 、干里軌道當項鍊,透過促參及都市更新方式進行站區週邊土地開發,車站華麗轉身成為集商場、百貨公司、旅館、辦公室及餐廳為一體的複合空間。

目前已完成的有南港、松山、萬華、板橋、台中、屏東站、潮州站等,未來隨著各城市鐵路立體化計劃的推動,台鐵也將陸續打造包括基隆、桃園、中壢、新竹、彰化、台南、高雄、鳳山等車站主體和沿線土地的開發。而隨著交通部規劃的「西部高鐵、東部快鐵」計劃,高鐵延伸宜蘭已成定局,宜蘭到花東的東部快鐵計劃也在規劃中,可預見未來宜蘭、羅東、花蓮及台東等站勢將成為下一波的開發亮點。

南港站新大樓外景,潤泰國際提供。圖/南港站新大樓外景,潤泰國際提供。

透過珍珠串鍊計劃,未來的車站不僅只是交通中心,更將變身為各大小都市的商業中心及經濟中心,進而演化成為民眾依賴的生活及消費中心。珍珠串鍊遍地開花所帶來的大規模開發效益不但可以增加台鐵收入,也勢將改變各都市的經濟結構,成為台灣另一波經濟成長的動能。

鳴日號觀光列車人氣高

除了場站開發,我們也不能忽視鐵道觀光旅遊所可能帶來的經濟效益。台灣高鐵這幾年推出的高鐵假期已打開鐵道旅遊的市場,也創造了很好的口碑。2020年底,台鐵推出了鳴日號觀光列車,一夕之間鐵道觀光旅遊已成為台灣最熱門的旅遊方式。事實上鐵道觀光旅遊在日本、美國及歐洲早已經成為旅遊市場的主要型態之一。

搭乘鳴日號,美景盡收眼底,攝影/林佳燕,圖片提供/台鐵。圖/搭乘鳴日號,美景盡收眼底,攝影/林佳燕,圖片提供/台鐵。

就連印度和東南亞國家,數十年前就已經推出以軌道為主軸的觀光旅遊產品。國人所熟知的中國大陸絲路旅遊專列,青藏鐵路旅遊專列,還有從新加坡到曼谷的亞洲版東方列車。近幾年印度鐵路局更是不斷的推出佛教聖地旅遊專列,帶領信眾一探佛陀講經傳道和佛教傳播過程中的重要景點。

印度與俄羅斯也可借鏡

早在英國人統治期間,印度鐵路當局就已經經營了泰姬瑪哈陵列車,讓觀光客可以付出較高的代價,享受從德里車站出發,直達泰姬瑪哈陵並且提供餐飲服務的高級列車。其他像是俄羅斯的西伯利亞鐵道,瑞士的阿爾卑斯山觀光鐵道,日本JR鐵路及各公民營鐵路公司推出的特色觀光列車及鐵道旅遊套裝產品等,都是未來台灣鐵道觀光旅遊發展可以思考的發展方向。

建立一個有機交流平台

為了因應軌道經濟產業的發展趨勢,2020年軌道經濟相關的產官學研各界也共同成立了「台灣軌道經濟發展協會」,希望能建立一個有機能的交流平台,透過不同領域的專業對話及合作讓各界正視軌道經濟的重要性。台灣軌道經濟每年都會創造好幾千億的產值,在疫情持續的可見未來,誰能說軌道經濟不是另一座支撐台灣經濟成長的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