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黃達夫台北 > 緬懷一位可敬的醫界典範

緬懷一位可敬的醫界典範

發文時間: 2021/03/10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7,100+

不久前,在紐約時報看到Bernard Lown醫師去世的消息,Dr. Lown不但是一位在心臟醫學界成就非凡的專家,他也是一位充滿人文關懷的醫師,更是一位非常有正義感的社會運動者。他享年99歲,對於他自己而言,此生應該沒有遺憾,可惜的是,他的使命還沒有達成。

在Dr. Lown進入醫師生涯時,心臟病是美國死因之首位。在那時候,對於慢性心臟衰竭病人的標準治療法是,臥床療養。在1952年,Dr. Lown和他的老師Samuel Levine教授一起做的臨床研究發現,病人躺著時,體內的水會積流到胸腔,反而使得心臟的活動更加吃力,因此,讓這些病人,坐起來在扶手椅上療養,反而復原得快,而成為當時的標準療法。

在1962年,Dr.Lown所發明的心率轉變器(Cardioverter)改變了無數病人的生命,很快的,也成為所有醫院必須具備的儀器。後來,也因為這個發明讓心臟手術變成可能。顯見,他在心臟醫療方面的貢獻極為重大。

反對核武發展,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共同得主

基於他人道主義的思想,在1980年,Dr. Lown 成為【Physicia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Neuclear War】的發起人之一,反對核武的發展,在1985年,當Dr. Lown 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共同得主時,該組識成員達13萬五千人,遍布41個國家。

Bernard Lown醫師。取自Lown Institute官網圖/Bernard Lown醫師。取自Lown Institute官網

在醫學研究、教學及行醫之餘,他也成立非營利組織,致力推廣心臓醫學知識,心臟病的預防及治療,尤其關注經濟落後,醫療匱乏國家的人民。

我剛到美國杜克大學接受血液腫瘤次專科醫師訓練時,當時的內科主任是Dr. Eugene Stead,他的年齡正好介於Dr. Levine 與 Dr. Lown 之間,都是同一段時期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心臟科切磋琢磨的。稱他們為現代心臟醫學的先驅,應當之無愧。

他們之所以能夠相繼發明對心臟病病人有所助益的治療方法,都是從不斷地聆聽病人的病史及仔細身體檢查的過程中,累積經驗,所獲得的洞見(insight)。 

因為,這些前輩的典範與教誨,25年我在美國的執業生涯,型塑了我堅定的醫療信念與使命感,我一心想要回到自已的家鄕分享我的所學。

回國後,我很用力傳承,我深深相信聆聽病人,不但能夠幫助醫師找到病人問題的所在,而且,因為,我們的聆聽同時也傳達了對病人的關心,病醫之間,就很容易建立互信的關係。當病人信任醫師時,就會配合醫師,治療效果就會好。另外,科學研究也證實“安慰劑效應” 的存在,當病人相信醫師時,也會增進治療效果。病人看到他信任的醫師,病痛真的就減了一半。 

然而,台灣的醫學教育,受到日本傳統的影響,根深蒂固。很多醫師打從心底不相信聆聽病人的重要性。當我批評台灣醫師三兩分鐘打發一位病人的不健康現象時,就有我母校的教授在媒體回應,台灣的醫師哪有美國時間跟病人聊天。

出書感嘆醫學的療癒力正在喪失 

因此,在1996年,看到Dr. Lown 出版《Lost Art of Healing》時,我迫不急待地買了他的書看。他感嘆,醫學的療癒力,正在喪失中。他認為醫療科技的研發,固然是醫學的進步,但是,聆聽病人及觸診的基本功是無可取代的。

讀者們要瞭解,在我學習做醫師的時代,是沒有超音波、CT、MRT、PET這類儀器的,而Dr. Lown又長我17年,他的時代,醫療儀器更少。我知道,年輕醫師一定會説,在那個古早時代,沒有儀器可以用,自然而然,只能靠問診和觸診來診療病人,現在的儀器這麽精準,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去聽病人説一些不相干的話呢?

用最少的醫療資源,把病人照顧好,才是醫療效率 

然而,Dr. Lown和我這數10年來,都持續在臨床的第一線應用新科技照顧病人,我們怎麼會不知道先進儀器的好處,但是,我們還是會說,再好的儀器都無法取代人的智慧,科技沒有洞察力,更不能感同身受病人的 「恐懼」,儀器也不能體會「希望」以及「生命」的意義。

Dr. Lown 説,

❝醫師不是修理損壞的機器的技工,而是要去療癒有靈魂、有思想的人。在他長年行醫的經驗中,他體會到當醫師太信賴儀器時,病人是很容易受到傷害的,尤其是,有金錢介入或利益衝突時。❞

我深有同感。因此,30年來,也不停地寫文章呼籲,更不斷地與年輕的醫師分享我的思想。

這些年,在科技加速創新的同時,醫療也不斷往產業化發展,醫院管理者的思惟就變成,能夠在最短的時間看最多病人,及把儀器的應用極大化,就是效率。可是Dr. Lown和我都深信,聆聽病人、做仔細的身體檢查的基本功不能省略,檢驗及檢查的目的,是要讓診斷與治療更精準。在我們心中,如果醫師多用腦,選擇性的應用檢查及檢驗,就能夠用最少的醫療資源,把病人照顧好,這才是醫療效率。

醫療不足vs.過度醫療 

顯然,Dr. Lown 對於產業化的醫療發展,深深不以為然。所以,他在2012年,年屆90高齡時,將他原來在推廣心臟醫學的非營利組織,轉型為倡導醫療體系改革的智庫【Lown Institute】,在這個組織轉型的國際研討會上,他的演講主題是【避免可避免的醫療(Avoiding Avoidable Care)】,站在講台上,他劈頭就説,他等這個研討會等了60年,利潤導向的醫療,產生兩個似乎相互予盾的問題,就是「醫療不足(Undertreatment)」及「過度醫療(Overtreatment)」。對於經濟弱勢族群而言,沒有錢或沒有保險,他們就得不到需要的醫療,相反的,沒有經濟困難的人,得到的則是過度醫療。結果,不管有錢沒錢都一樣得不到適當的醫療。

發起及倡導「正確醫療」運動 

所以,該智庫就倡導,病人要積極參與醫療的選擇與決策,並發起「正確醫療(Right Care)」運動,推動醫療體系的改革。在智庫的網站上,談到「低價值(Low Value Care)的醫療」時,特別舉出「低劑量電腦斷層肺癌篩檢」以及「癌症的質子治療」為例子。他們致力要傳達的訊息是,醫療的過與不足,對病人都沒有好處,卻造成醫療資源的浪費。身處台灣的我,也一直有一樣的憂慮,我希望台灣的醫界與台灣的人民能夠引以為戒,對於低價值的醫療要避之唯恐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