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美國疫情官場現形記

美國疫情官場現形記

發文時間: 2021/03/19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4,750+

大哲柏拉圖認為,哲學是為了要拯救假象的世界,於是整個西方哲學史成為柏拉圖的註腳。可2000年來,假象的世界被拯救了嗎?西方領導世界200年,結果大起大落、有成有敗。此次疫情危機是一場全球大考,然而西方表現出一個內部矛盾體,一方面暴露出文化和制度性夢魘,另一方面那一支支疫苗出爐,卻又雄辯地做出了美國實力。

過去這12個月,總讓人想到卡繆的長篇小說《瘟疫》,美國社會也幾度化身為阿爾及利亞的俄蘭。攤開一張假象清單吧,首先美國的疫情管理,依法屬於聯邦和各州雙軌平行,各司其職,並非上下隸屬關係。美國政府採取聯邦制,又是法治國家,白宮權力受限,但主流媒體整年持續將各州過失一概歸諸白宮,便是明顯地在做政治操作,製造假象。

其次,白宮去年很早便政策性撥款100億美元,火速支持大約20家企業同步開發新冠疫苗。 10月間,川普透露疫苗即將問世,卻遭到恥笑,多機構出面否認。可11月3日川普敗選,輝瑞大藥廠立刻在接下來的第一個星期一(11月9日)宣布疫苗研發成功,而且還刻意撇清,錯誤地聲明從來沒有參與白宮的神速計劃(直到11月16日才承認確實有參與)。藥廠在玩政治,其原因大約是川普在總統任內經常發表談話,攻擊美國各大藥廠定價顯著偏高因而導致全民醫療費用負擔過重,彼此關係不佳,而不希望他連任。

川普敗選後,輝瑞大藥廠立刻宣布疫苗研發成功,圖片來自Flickr by Gage Skidmore。圖/川普敗選後,輝瑞大藥廠立刻宣布疫苗研發成功,圖片來自Flickr by Gage Skidmore。

紐約州長葛謨政策失誤導致療養院死亡擴散的悲劇,去年夏天就已經報導,美西都已經看見,但是美國主流媒體當時為了給民主黨選情造神,硬是把消息壓下來,好拿葛謨盡情打擊川普。民主黨並且還和好萊塢合力,頒給他艾美獎。如今是選後民主黨內鬥卡位,進步派在打擊溫和派,於是葛謨真相浮現。可又不要忘了,政治真相往往會是為了要製造某種假象。

白宮首席醫療專家佛奇是另一位人為打造的奇葩,他的疫情和口罩論述從來顛三倒四,前後不一,去年春天的白宮記者會等於是照妖鏡,可以看破他官僚本位主義的荒唐。他最初帶頭判斷新冠病毒只不過是另一個SARS,還反對川普頒布飛行管制,可是美國大媒體加拜登也硬是一定要給他歌功頌德,目的就是要打擊川普。全世界不明就裡,跟著假新聞搖旗吶喊。

佛奇也算是另一位人為打造的奇葩,圖片來自Flickr by International Center。圖/佛奇也算是另一位人為打造的奇葩,圖片來自Flickr by International Center。

還有極其明顯的,好幾位民選官員,包括國會議長裴洛西、費城市長肯尼、加州州長紐森、舊金山市長布萊德、洛杉磯郡長奎歐和聖荷西市長李卡多,他們一面宣布關閉美容院和堂食,一面卻自己違規。去年9月2日,國會議長裴洛西走後門上美容院,而且全程不戴口罩,被拍下鏡頭,引起軒然大波。 11月6日,加州州長紐森赴著名的酒鄉納帕谷參加一個十餘人的壽宴,然而當時多家庭堂食聚會已經被他本人明令禁止,而且他竟然也沒有戴口罩。

非常巧合地,瘟疫底下的官場現形記牽扯到的主角幾乎都是民主黨籍的民選官員。他們的行為模式,是「我下令,你遵守,我除外」。目前,選民預備罷免紐森,而葛謨所面對的民主黨內鬥和性騷擾指控,也已經白熱化。

王國維《人間詞話》說,做大事業和大學問,會體驗到三層境界。

第一境是「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這是指吸收和學習的階段(意味著無力研判假象)。

第二境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時候在反覆思辨,打破樊籬,開天闢地(而掙扎於真相和假象之間)。

至於「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是第三境(此時終於能夠觀照因果全貌,透視虛實,而感悟價值本質)。

識破假象,要這麼辛苦。 

信息爆炸,人們更願意活在假象?

上週華爾街預估今後三年疫後經濟將要大幅度躍升,反映出去年甚囂塵上的美國國力衰微之說乃非事實。美國的國力當然不會隨著疫情而被打垮,疫情只是一個短期現象,但GDP所反映的畢竟僅僅是真相的一部分。如果只看GDP,誤信為全部真相,那就陷於假象了。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人類如此疲累,是不是更願意在假象中存活? 《Safe House》這部諜報驚悚電影有一句對白是透過美國高級情報官員這麼說的:“People don’t want the truth anymore. It’s too messy.”

相對於假象之永恆不衰,真相像是在南加州難得下一場雨。
相對於假象之歷久彌新,真相像是在台北的雨季難得見到太陽露了臉。
所以退一步説,難得糊塗!人生的功課,是要學習並且預備和人類所創造的假象同生共死,不然你怎麼快活得起來?
是不是在信息爆炸的時代,我們都放棄追求真相了?

(作者是美國律師、法學博士、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