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評論 > 顧小崙溫哥華 > 賞櫻之都溫哥華

賞櫻之都溫哥華

發文時間: 2021/04/06   文 / 顧小崙溫哥華 瀏覽數 / 5,050+

春天來臨,尤其清明之後正是賞櫻時節,溫哥華整個四月隨不同櫻種及栽植地區可以應時追尋芳蹤! 

清明白櫻

每年四月清明前後,大樓底層院子有一列八株50年的白櫻必然準時盛開。三月底出芽時是淡紅色,但全開時是一遍雪白,當你抬頭仰望它時朵朵白櫻正向著你展顏淺笑。微微幾陣春風中只見落櫻繽紛,宛若追憶著二個月前的冬雪。這櫻瓣飄降落地的秒數在日本是有講究的五至七秒。就那麼十來天等新綠的嫩葉冒出來,剩下的白櫻就襯顯得有些殘了。

白色的曙櫻是當地開得較早的櫻花。照片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白色的曙櫻是當地開得較早的櫻花。照片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

猶記冬雪的白櫻。照片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猶記冬雪的白櫻。照片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

與此同時,在附近小公園教堂附近及運動田徑場邊二列壯碩的白櫻,還有溫哥華女皇公園小山坡上,及本那比公園湖畔也是賞櫻要點。

雲城櫻花一景。照片皆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雲城櫻花一景。照片皆由作者友人Lily提供

美國與加拿大許多櫻花都是20世紀初由日本捐贈移植而來,美國首府華盛頓春天的櫻花季是每年的盛景。

華盛頓櫻花盛開。圖片來自美國華府櫻花節網站圖/華盛頓櫻花盛開。圖片來自美國華府櫻花節網站

在日本櫻花隨著地區氣溫變化由南而北依著時序開花,每年氣象局會公告全國櫻花開花時序表。有回四月下旬到神戶乘遊輪渡北太平洋,在神戶櫻已過時,但數天後船到北海道櫻花都還沒吐花芽呢!日人春日喜歡家人好友聚集在櫻花樹下席地飲酒賞花,用讀秒的心情欣賞春光的流逝!

武漢的武大櫻花亦頗出名,前年去也是時間錯過只見樹上點點殘櫻,倒是吃到了如盛開花朵般的武昌魚!

雲城櫻季

櫻的顏色頗多基本呈白、粉紅、紅等。曾住一宅前院一大顆櫻居然白與紅兩色花在一株樹枝上,亦頗特殊,與我在成都見到紅白芙蓉同株是類似的園藝手法吧!

四月貫穿首尾就是櫻花的季節,由最出名的早櫻日本櫻(Japanese sakura)說起,洋人又稱之東京櫻,懂一點的叫它吉野櫻(Yoshino),但更正式應稱染井吉野。

染井吉野櫻。圖片來自弘前櫻花祭aptinet 青森縣觀光資訊網站圖/染井吉野櫻。圖片來自弘前櫻花祭aptinet 青森縣觀光資訊網站

它是日本19世紀末明治年代,江戶(東京舊稱)豐島區染井村的櫻花養殖戶,將單瓣大朵色白的大島櫻,與2000年歷史樹型大、呈落瀑狀的垂枝櫻(江戶彼岸櫻),混合嫁接而培養出來的。

借用了當時比較出名的奈良吉野山櫻花之名,為了區分前加上染井二字。後20世紀初,日本大搞櫻花外交,大量捐贈移植這種品種到世界各國,尤其美國、加拿大等!

時至今日世界三大賞吉野櫻的勝地,是日本本島北端青森縣的弘前櫻園、美國首府華盛頓、中國無錫太湖畔黿頭渚。

此代表日本的吉野櫻花是單瓣五片(偶見六、七片者),初開是淡粉色三、二天全開就呈一片雪白,迎風吹落花片之景象稱「風吹雪」。有詩曰:「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回」。就指花期匆匆不過十天左右,賞花務需及時,櫻花比喻紅顏易逝,嘆青春豪情之哀傷。

遙想1945年春,日本軍國主義氣勢已盡,竟發動大批青少年以自殺飛機人肉炸彈去迎擊美軍戰船,臨出發前正值櫻花盛開,樹下自乾一杯跨機而去,替野心家賣命之悲哀,可憐呀!

又想到1942年春正值日本偷襲珍珠港的三個月後,華盛頓櫻花盛開,這對美日50年政治外交過程起伏是多大的諷刺呀!

中國無錫,武漢,南京……種櫻花那是80年代中搞中日友好的事了,30多年木已成林,更呈盛景!只希望不太平的歷史別再重演了!

四月下旬屬晚櫻季,此時櫻種更多,花型大,多重瓣且顏色多樣化。
松月櫻,重瓣,色白花心有二片嫩綠葉,花梗較長吊著花兒像小風鈴般隨風生姿,想像若明月皎潔將月光灑在松枝間而得此名。

鬱金櫻,與禦衣黃櫻泛著淡黃或淡蘋果綠,後期花心處還會轉紅。

禦衣黃櫻晚期花心轉紅。照片由顧小崙提供圖/禦衣黃櫻晚期花心轉紅。照片由顧小崙提供

關山櫻,又稱紅櫻,八重櫻,樹性容易適應環境,溫哥華許多街道植為行道樹盛開時,成了關山墜道一片桃紅蔽日!

關山櫻的紅襯著綠色的市招。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關山櫻的紅襯著綠色的市招。作者友人Lily提供

關山櫻隧道。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關山櫻隧道。作者友人Lily提供

普賢櫻,古老櫻種,重瓣,花心二片象牙白花蕊突出,像普賢菩薩坐騎大白象的象牙而得此稱。花色三變由淡粉紅至全白盛開到花落又轉粉紅,此櫻出現已是櫻季尾聲矣!此時遍地落櫻如羊毛地毯一般,就等黛玉來收拾了!

普賢櫻有二支象牙狀花蕊突出。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普賢櫻有二支象牙狀花蕊突出。作者友人Lily提供

與晚櫻同時段有一種野山楂,又稱酸蘋果(crabapple)。一眼望去滿樹花朵極像櫻花,好像還有不少果子,仔細看那原來是尚未開的花苞,色比花深!真正的山楂果可能要等下個月吧!

野山楂的花苞像小果子。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野山楂的花苞像小果子。作者友人Lily提供

日本的櫻花是否由中國傳入眾說紛紛,這就如同徐福是否日本元始天皇一般,民粹派是絕口否定!

倒是植物考古學者認定,一萬年前就有野生的櫻花生長在喜馬拉亞山山區了。

凡此種種賞櫻常識都是 林聖哲老師每年櫻季,義務帶領有興趣的人組團在溫哥華市區穿街走巷(Coal harbor與西區41街社區中心附近)尋芳說櫻留下的片語印象,而今如此善人已仙遊尋花悄然而去,不勝依唏,謹以小文記之!

垂枝櫻狀如瀑布而下。顧小崙手繪圖/垂枝櫻狀如瀑布而下。顧小崙手繪

銀河櫻。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銀河櫻。作者友人Lily提供

松月穿透。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松月穿透。作者友人Lily提供

松月櫻。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松月櫻。作者友人Lily提供

雙色同株。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雙色同株。作者友人Lily提供

一束明月松間。作者友人Lily提供圖/一束明月松間。作者友人Lily提供

花下賞櫻、嘆飲咖啡、繽紛入杯、猶勝奶蜜。 

花下賞櫻嘆飲咖啡。照片由顧小崙提供圖/花下賞櫻嘆飲咖啡。照片由顧小崙提供

原文刊載於作者本人部落格,經同意重新編輯與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