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俊吉台北 > 大旱之後…

大旱之後…

發文時間: 2021/04/15   文 / 周俊吉台北 瀏覽數 / 8,050+

春風照拂的三月天,本該是雨紛紛的清明時節,卻宛如初夏一般艷陽高照;台灣好不容易在百年大疫下掙得一方淨土,轉眼卻苦於即將發生的缺水危機。

各地陸續傳出水位創新低、地表龜裂、河床裸露等壞消息,水情嚴峻,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by Mike Erskine圖/各地陸續傳出水位創新低、地表龜裂、河床裸露等壞消息,水情嚴峻,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by Mike Erskine

「供五停二」節約用水  

由於去年颱風過門不入,導致中南部水庫自今年以來,陸續傳出水位屢創新低、地表龜裂、河床裸露的壞消息;目前已經宣布,台中、苗栗、北彰化等地春假結束後就必須分區「供五停二」節約用水。

似曾相識嗎?2015也是個大旱年,石門水庫水位降到歷史新低,桃園、新竹與新北市部分地區,曾實施為期一個月的分區供水;再往前,是2002年的翡翠水庫告急,大台北地區也曾實施分區供水度過難關。

台灣枯豐水期分明 

為何歷史總是一再重演?從總雨量來看,台灣每年平均降雨量約莫2500毫米,是全球平均雨量的三倍左右,理應不該有缺水之憂;但由於台灣枯豐水期分明,「非患寡而患不均」,再加上台灣地形陡峭,陸地面積不夠寬廣,以致大量降雨迅速流進海洋,所以早期藉由興建水庫留住雨季降雨,以備旱季之需。

時至今日,興建水庫一途已不被民眾接受,我們勢必得尋找其他方法處理水情「患不均」,才能一勞永逸解決限水夢魘。

「公地悲劇」:公共資源終將耗竭 

首先,應該改變的是——心態。台灣水資源由政府掌握(自來水公司是政府百分百持股的國營事業),以確保民眾基本用水需求無虞;卻也因此導致水價長期受到抑制,當然更不曾考慮開放民間企業經營以提升品質,於是隱隱然充斥著「公地悲劇」(The Tragedy of Commons)的無奈。

「公地悲劇」是一位美國的生態學家加勒特.哈汀(Garrett Hardin),於1968年在《科學》期刊上發表的著名文章,意思是:個體為追求自己的最大效益,會盡可能使用公共資源(甚至濫用),當所有個體都大肆揮霍時,公共資源最後將徹底耗竭,毀滅所有人的利益。

如果民眾無法體會台灣水資源的寶貴與價值,從而改變日常生活的用水習慣,「分區限水」的共體時艱很難不成為常態。

去年颱風過門不入,石門水庫水位再探新低,圖為2015年乾旱時的情景。遠見賴永祥攝影圖/去年颱風過門不入,石門水庫水位再探新低,圖為2015年乾旱時的情景。遠見賴永祥攝影

水荒的具體措施:海水淡化廠

再來,是因應水荒的具體措施。從企業角度看來,水資源屬於不可或缺的公共基礎建設,可以採行的作法不外乎開源、節流與再利用。筆者雖非相關領域的專家,但參考國外例子(如以色列),在開源方面,「海水淡化廠」也許是可以努力的方向,雖然投資金額龐大、建廠曠日廢時,但對個別廠商來說,總算是個可以「操之在我」的安全選項。

合理水價:「使用者付費」的累進費率

節流層面,則多半有賴政府部門介入,如定期維護並汰換老舊管線與設備,有效降低漏水率、提升用水效率,這些都必須透過合理水價制度健全水公司財務結構才能辦到;所謂的「合理水價」最好是涵括「使用者付費」概念的累進費率,才能真正遏止浪費,促使所有人都能具備節水意識。

建立廢水再利用,才能永續 

最後,當然是「廢水再利用」的相關投資與習慣建立,近年來由於永續浪潮風靡全球,國內各大製造業者都已陸續設置製程廢水回收系統,針對工業用廢水沉澱、過濾、再製,回到工廠重複使用;民生用水也該有類似作法,如洗米/菜水澆花、洗澡水沖馬桶、裝置雨撲滿再利用等,都能為節約用水善盡棉薄之力。

筆者所服務的公司雖非用水大戶,但也自2017年開始盤點水資源,設立年度節約目標,並通過ISO14046水足跡查證,目前已提前達成2025年人均用水量減少15%的中期目標;同時積極透過各種途徑向重要利害關係人宣導節水重要性。

祈雨、鑿井、限水外,每一個人都要投入 

除了祈雨、鑿井、限水之外,該如何在大旱之後不再重蹈覆轍,需要公私部門的通力合作,更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正視與投入。

原文刊載於經濟日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作者為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