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美中爭霸最應警覺之處

美中爭霸最應警覺之處

發文時間: 2021/05/12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3,300+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年,再五年是美國建國250年,本世紀上半葉,全世界面臨美、中爭霸,而台灣地位由於大陸主權主張而瀕危於冷戰時代的柏林。自古以來經濟體為優勝劣敗而互鬥是必然的,意識形態的對立卻不是必然的。美中爭霸最應警覺之處,在於意識形態的對立已經上升到戰略層次。

上個世紀,記憶猶新,美國和日本兩國貿易戰接連不斷,但因為不涉及意識形態的普遍對抗而不可怕。可當時美國和蘇聯兩強互鬥,在核戰邊緣徘徊,因為意識形態的絕對對立而可怕。

美中台意識形態的對立已經上升到戰略對抗層次。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美中台意識形態的對立已經上升到戰略對抗層次。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意識形態的對立意味著對自己的信仰、政治、種族或生活方式,近乎狂熱的執著,因而對「非我族類」全然排斥,乃至於要爭個你死我活。意識形態不僅只是抽象理論,而與生活息息相關。人人每天都生活在意識形態之中,只要能夠自覺自律,對他人理性寬容,便不是問題;如果不幸而陷入狂熱,便可能引發全盤否定。美國的兩黨、台灣的藍綠,都因為意識形態對立,而流於政治惡鬥。基督教和回教之間的宗教戰爭,那就更不消說了。

人性價值自有善端,但行為可善可惡。世事本來未必有斷然黑白的界線,即使以行為後果檢討,也未必能印證善惡初心。短視非份即惡,客觀理性近善,可又不盡然如此,因為善意未必得善果。國家行為亦然,一旦國家行為以意識形態為名,自以為善,貶人為惡,經過論述,一切的自私、貪婪、憤怒、偏見和傲慢,立刻可以得到出口。而今美中台之間,已經形成這樣負面的氛圍。

歷史上錯誤的國家決策,往往依託意識形態為論證基礎。即便美國這樣一個以「光明山巔之城」為價值理念的民主國家,1955年捲入越南內戰和2003年進兵伊拉克,都以價值鬥爭為名,極盡任性。對於入侵伊拉克,包括希拉蕊和拜登在內的美國兩黨參議員和主流媒體,當時全面贊成進兵,自始至終公開反對的竟然是被主流一貫嘲諷為狂妄的川普,可見意識形態足以蒙蔽人心。

2003年初,我在「亞洲協會」見到時任會長的外交界名流郝爾布魯克,和他談到伊拉克擁有重大殺傷性武器的說法還沒有得到證實,他簡單俐落地表示,「戰爭一定發動,現在只在等候部署完成。」便說完了。我再看到關於重大殺傷性武器的任何報導,明白其實並非關鍵,也果然最終查無實據。

美中本世紀的交鋒可以有千千萬萬個說法,比不過一個論述嚴重:意識形態的對立。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美中本世紀的交鋒可以有千千萬萬個說法,比不過一個論述嚴重:意識形態的對立。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美中戰略大環境已經在去年步入意識形態競爭的新頁,這是基於美國對2013年以來中國論述的回應。2013年,中共最高官方呼籲為兩個競爭體系之間的「長期合作與衝突時期」做準備,但「資本主義最終消亡,社會主義最終勝利」。美國對於2017年中國宣布要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也耿耿於懷,認為中國「體系根植於北京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的解釋,結合了民族主義、一黨專政、經濟為國家主導、科技發展為國家服務以及個人權利對中共目標的服從。」這意味著「中共在全球範圍挑戰美國的根本信念」。

以上的中文引文出自2020年5月20日白宮發布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而且就公布在北京眼皮子底下,美國大使館的官網。

美中本世紀的交鋒可以有千千萬萬個說法,比不過一個論述嚴重:意識形態的對立。

(原文刊載於2021年5月10日中國時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是美國律師、法學博士、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