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蔡易霖史丹福 > 台灣該封城?還是「瘋城」?

台灣該封城?還是「瘋城」?

發文時間: 2021/05/17   文 / 蔡易霖史丹福 瀏覽數 / 10,150+

近日台灣疫情急劇升溫,人心惶惶,中央與地方政府也陷入封城與「瘋城」的兩難。太快封城,最極端的防疫策略成效不一定好,且影響百工百業與教育學習甚鉅;維持現狀而不封城,大家上班和上課人人自危,對病毒的恐懼與心理壓力實在讓人快發瘋了。空間地理上,雖然沒有封城,大家的心理恐懼與擔憂,卻已讓整座城市,成為「瘋城」。

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我,雖然近日美國疫情趨緩,但眼看故鄉台灣的疫情日益嚴重,彷彿走上一年前美國疫情的後塵,心頭都揪在一起。我雖然並非公衛專家,在此謹以自身在史丹福「封城」與「封校」的經驗,對於教育與防疫戰略層面,提出淺見,供台灣社會各界先進參考,防疫仍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專業判斷為準。

停課停班宜同步實行 

個人認為,在疫情重災區與周邊縣市,停課最好要和停班儘速同步實行,並盡可能預告適當緩衝時間,讓家長與孩子有充分的時間,準備好一起在家學習或工作。

目前讓學生自行決定是否請假,我認為只是讓風險與責任轉嫁到家長、老師和學生身上,並不利於防疫期間的教育。學生與家長為了是否請假在家爭吵不休,家長擔心孩子在學校染疫,孩子則因為親子關係緊張而排斥在家、擔心成為班上少數請假的異類、或是擔憂自己落後學習進度。請假在家的孩子會比較好嗎?並沒有!假如家長仍須外出工作,有些孩子不一定完全待在家,外出買午餐或是在街頭遊蕩;抑或是家長必須中午抽空,從工作場域送午餐回家給年幼的孩子,仍可能將病毒一同帶回家,增加不必要的風險。

台灣疫情升溫,台北市升級第三級警戒,市民們大多在家、減少外出,路上人煙稀少,形同自主封城。遠見池孟諭攝影圖/台灣疫情升溫,台北市升級第三級警戒,市民們大多在家、減少外出,路上人煙稀少,形同自主封城。遠見池孟諭攝影

在教學第一線的教師,更是苦不堪言。部分學生請假,如何正常教學?如何讓請假的學生不會落後進度,同時讓到校上課的學生,維持班上學習風氣,是一大挑戰。而且到校的老師和學生,等於來自各方的風險會聚一堂,午餐共用打飯器具,室內上課仍難以維持社交距離,就算家中成員確診,往往是幾天潛伏期過後,發病才確診,等於成為防疫破口,更遑論隱匿不報的可能性。在現階段,過往疫調一案一案的細說從頭,已無法有效掌握確診足跡,只能考驗確診者是否如實回報接觸過哪些人,在在考驗人性。但人性和無症狀患者帶來的傳染風險,正是美國本土疫情爆發時,最難掌握的。

猶記得,去年3月初,美國矽谷第一例確診出現時,我正在擔任課程助教。當時我立即詢問教授,我們是否應考慮立即停課?畢竟確診個案離史丹福非常近。教授笑著說:「易霖別緊張!學校太早宣布停課會被罵的。沒那麼嚴重,且戰且走吧!」當時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沒有人戴口罩。結果三天後,矽谷本土疫情爆發,史丹福醫學院的教授確診,學校突然宣布封校,大學部學生幾乎全數被趕回自己的家鄉。

停班、停課沒有太早,只有太晚 

因此,有鑒於經歷封校與封城的經驗,我認為本土疫情剛爆發時,停班、停課沒有太早,只有太晚。目前且戰且走,隨時按照防疫數據調整的策略,並不一定可靠。台灣近期或許可以考慮兩大超前部署的戰略:

1. 學生提早放暑假,家長停班陪在家 

目前只剩五、六週就要放暑假了,不急著在疫情戰爭的前緣把課上完。況且夏天病毒較不活躍,待這一波疫情危機解除後,再於秋天提早開學補上也不遲。如此也能讓教師有較充分的時間準備線上教學。防疫視同作戰,同島一命,全民皆兵,我們為何要搞死自己,要老師臨陣磨槍,倉促要求線上教學,並堅持學生蜷縮在新冠病毒砲火隆隆的壕溝與戰地,也要解出那一道在性命與課業之間抉擇的證明題?

另外,雇主在危急存亡的此刻,應給予員工充分的工作彈性,尤其是在家工作,同時又要帶小孩的媽媽(或爸爸),蠟燭兩頭燒,特別辛苦。美國疫情在去年爆發以來,女性在家工作與照顧小孩的雙重壓力與挑戰,一直是學術界與社會各界關注的重大問題。有的學校給予女教授彈性延長升等期限,有的企業雇主給予媽媽彈性的工作模式、份量和時間。有些家長在疫情期間,仍然必須冒險外出工作,他們並非「要錢不要命」,而是萬不得已的選擇。

工作上,雇主需多體諒,並給予彈性;經濟上,政府與社福機構可合作,提供食材與物資,或因防疫而停班的緊急經濟補貼,讓依靠學校營養午餐的學童,全家不至於斷糧,也盡量減少家長為了謀溫飽,而需時常外出工作的迫切性。雇主與政府是這波疫情重要的快打部隊,以最大的體恤與社福資源撐過這幾週,避免疫情延長戰線而拖垮經濟,換取未來的長治久安與員工的忠誠和健康,絕對是筆最划算的投資與減災策略。

台北疫情突然爆發,外出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民眾明顯減少許多。遠見池孟諭攝影圖/台北疫情突然爆發,外出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民眾明顯減少許多。遠見池孟諭攝影

2. 宣布遠距宜從速,停班停課不停學 

即便我們堅持「停班停課不停學」,也要儘早宣布遠距教學何時開始,讓各級政府與第一線教學的老師有時間超前部署。以我在疫情期間擔任助教的經驗,個人認為真正的挑戰不在於老師能否在短時間內,摸索出一套適合自己線上教學的工具和教材,而在於學生端的硬體學習資源。網路、電腦、學習心態是線上遠距教學的「陽光、空氣和水」,缺一不可。

老師的教案與教學工具都能逐漸隨著時間上手,但是老師在線上使出渾身解術,學生沒有適當的設備,也是枉然。除了學校學習系統(如:Moodle)為學生同步分組上課不易,電腦設備與上課視訊軟體可能不相容;有的家庭只有一台電腦,家長若要辦公,以及不只一個小孩的家庭,不可能同時共用一台電腦上班和上課。尤其是弱勢或偏鄉的學生,更需要各級政府及早調查設備缺口與需求,儘速統合社會各界資源與設備,發送給需要的師生。     

史丹福大學裡,也不是每個人的老爸都是比爾蓋茲,非富即貴。學生曾請我寄給他課程影片,因為他家裡的網路不夠穩,無法收看課程轉播,只能於課後,花很久的時間慢慢下載課程錄影到老舊的電腦裡看。在科技新貴最多的矽谷,仍有一些幼稚園到高中(K-12)的學生,家裡沒有能力準備網路或電腦。因此,政府與民間企業通力合作,提供免費的網路與電腦給弱勢家庭的孩童,或是開放學生來學校電腦教室上課。

線上教學的挑戰是貧富差距、城鄉資源的落差 

在疫情期間的線上教學,我體會到真正的挑戰不是備課,而是貧富差距的擴大與城鄉學習資源的落差。弱勢或偏鄉的學生更需要政府超前部署提供學習設備,更需要老師以學生為本位備課。對學生端來說,教材與工具最好簡單、易用,不必花俏多樣,先求有,再求好。有些科目如體育、美勞較難在線上教學,可考慮乾脆疫情過後再補上。師生與家長要彼此體諒遠距與實體教學必然存在落差,允許彼此慢慢在遠距教學的旅途中磨合與調整,可大幅降低師生與家長在短期內要轉換為線上課程的壓力。

我在全世界疫情最嚴重的美國,經歷了比台灣嚴重千萬倍的大規模封城、封校與染疫危機,堅持了一年多至今,仍活得好好的,台灣的你們絕對也可以,我們要有信心! 如果新冠肺炎是人類史上第三次世界大戰,上半場是「防疫」,台灣打了漂亮的一仗,世界各國都說讚。下半場是「韌性」,讓我們一起上場救援,團結抗疫逆轉勝,再次讓全世界刮目相看。歷史會記得,台灣是全世界「新冠肺炎戰疫」的M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