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親愛的答應我,好好照顧你自己

親愛的,你好嗎?你今天上班喝了幾口水?有去上廁所嗎?中午有吃飯嗎? 

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明明政府說防疫物資都足夠,可是卻不敢奢侈地渴了就脫下防護、拿下口罩喝水?

因為你記得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那些以前從來都沒想過會缺乏的隔離衣,居然一件可以飆到近千元,然後還差點買不到!

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擔心脫下隔離衣容易被病毒汙染,每每連喝口水都變成奢侈。遠見池孟諭攝影圖/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擔心脫下隔離衣容易被病毒汙染,每每連喝口水都變成奢侈。遠見池孟諭攝影

因為你也知道,每次脫下隔離衣和口罩的時候就是最有可能被病毒汙染的時候,所以除非不得已,就盡量不脫下這些防護衣物。

你告訴自己不可以哭 

在豔陽下忙了一早上,應接不暇的疑似採檢人潮,還有炎熱的天氣,讓人心浮氣躁,你知道病患這麼在室外待著也很可憐,可是這是為了大家安全的不得已之惡啊!只是那些無理謾罵的言語卻還是往心裡去了,有幾次委屈得眼淚都想掉下來,可是你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為面罩會起霧就看不清楚了,口罩被染濕效果就不好了,所以你告訴自己不可以哭。

終於到了換班時間,你可以走進冷氣室休息,卻發現脫下防護衣後,頭髮上的汗水直直不停地滴落地上,剎時間,你想起了國文課本寫的「大珠小珠落玉盤」,雖然形容的是聲音,但此時拿來形容你晶瑩的汗水卻在適合不過了。

打開餐盒,食物卻因為置放在冷氣房裡早已變涼,味道也已走掉,怎麼以往都不覺得醫院餐盒這麼難吃,現在會變得這麼難吃呢?是因為以往大家在吃飯時間,都會聚在一起聊天打氣,現在卻只能面對著透明的隔板,一個人孤伶伶的安靜吃飯嗎?

飯間的電視新聞裡不停地播放著疫情的訊息,說著哪裡又有確診,哪裡又有死亡案例了。你突然想起剛剛你們緊急插管的那個病人,那個病人的年紀好像跟家裡的爸媽差不多大吧?是不是該打電話提醒遠方的爸爸媽媽呢?雖然明知道自己在他們心裡永遠都是那個長不大的女兒,講了也不見得會聽,但你真的好怕疫情一但擴散,必須留在崗位上工作的自己,會趕不及去見他們最後一面!

隔離衣也把醫護人員想家的思念隔絕起來,只能專心面對眼前的疫情。遠見張智傑攝影圖/隔離衣也把醫護人員想家的思念隔絕起來,只能專心面對眼前的疫情。遠見張智傑攝影

隔離衣把想家的思緒也隔起來 

吃完了,又該上工了,一層一層穿上隔離衣,把想家的思緒也隔起來,專心地面對眼前一個一個的病人,你沒有空停歇,沒有空再去多想什麼,讓自己不被酷暑擊倒,不被怨懟打敗,就已經耗去所有的體力。

回家的路上,車潮、人潮明顯少了許多,像是末日,也有一種奇異的寧靜感,大家可以這樣一直待在家裡保持下去直到疫情結束嗎?

回到了家,你看見毛小孩蹲在門口等你要摸摸他,可是你不敢。你硬起心腸不去看毛小孩期盼的眼神,用自動式酒精噴霧劑消毒了手,把帶出門的東西放在房間裡,打開紫消燈消毒,再火速的洗了個澡之後才敢抱抱那個愛撒嬌的毛小孩。

洗完澡出來,摸著毛小孩柔順的毛髮,電視上依然播著疫情的發展,不知道為什麼,你想起了單位裡已婚的學姊們,他們是不是回家的時候,看到在家學習的孩子期盼歡迎的眼神,也像你一樣掙扎難過?還是看到被小孩搞得一團亂的家裡,還有堆積如山沒人做的家事,只想掐死老公跟小孩?

電視裡的名嘴們還七嘴八舌地罵著誰做得好,誰做得不好,手機裡的群組叮叮噹噹響不完地傳著醫院裡針對疫情滾動式修正的訊息,你滑開手機看了看又有哪些變動,嘆了口氣,關上手機,夜深了,明天還要上班,該早點睡了!

你想,這場疫情難過的不是那居高不下的確診人數,而是每一個來不及救、沒辦法見到最後一面的家人、朋友,以及被恐懼和偏見誘發出醜態的人性險惡,還有那不知何時是終點的疫情。

我愛我的家人,我愛我的朋友,如果我不守住,那就沒有人保護他們了!圖片來自pexels圖/我愛我的家人,我愛我的朋友,如果我不守住,那就沒有人保護他們了!圖片來自pexels

可是你問自己,那為什麼即便你每天都那麼累,看到這麼多醜陋的事情,隔天還是一樣爬起來去上班呢?

因我心有所愛,不忍見其有所傾圮 

你想,或許是應了那句「因我心有所愛,不忍見其有所傾圮」吧?這塊土地上,有我愛的家人,我愛的朋友,如果我不守住,那就沒有人保護他們了!

但你問過那誰來保護你嗎?誰來關心你累不累、好不好、有沒有吃飯、喝水了?基本的生理需求被滿足了嗎?承受的委屈和壓力紓解了嗎?

好像沒有,你就像個不知道累的戰士,面對疫情一直打一直打,要一直打到不支倒地為止。

所以親愛的,答應我,好好的照顧你自己,該休息的時候不要逞強好嗎?因為你,也是我心中所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