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張曼娟台北 > 夜深人靜的時候

夜深人靜的時候

發文時間: 2021/06/21   文 / 張曼娟台北 瀏覽數 / 10,600+

還在念大學的時候,一個奇妙的機緣,使我成為了外國人的華語教師。訓練我的那位老師,我稱她為師父。師父有長達20年以上的經驗,專門為外國傳教士與他們的家人教授華語。

師父的信念是,要學好華語,就不能用英文來教課。經過師父的嚴格訓練,我可以用比手畫腳的戲劇化表達,在一個月以內,就能讓外國太太在傳統菜市場中採買,沒有阻礙。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學生答對的時候,老師要眉飛色舞的稱讚她:「很好。非常好。」若是學生答錯了,也不要對她說:「錯了!不對。」而要用更和婉的方式告訴她:「我們會這樣說,而不是那樣說。」

師父對我說,若是學生受到肯定與讚美,便會積極而主動的學習;反之,被明確的否定,會令學生退縮,失去自信,甚至產生逃避心理。這帶給我很大的啟發,原來,鼓勵與挫折的力量都那麼大。

人生只有一次,為何不能做真正喜歡的事?

從小到大,為了獲得大人們的肯定與喜愛,我一直掩抑著內心真正的想法,不敢表現出來。直到成為一個創作者,每一次的寫作都是一次深深的回顧與內省,我慢慢長出了自己,發覺到自己無法符合社會期待,成為大人們想要的那個人。長出自己之後,也長出了強韌的一顆心。不止一次,我問自己:「如果人生只有一次,為什麼我不能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我鼓勵著自己。

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你是否會問問自己喜歡做些什麼?圖片來自unsplash圖/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你是否會問問自己喜歡做些什麼?圖片來自unsplash

這樣的念頭浮現,我發覺自己漸漸改變了。剛進職場時,同事們分成兩大山頭,不是這山就是那山,他們都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對方則是「包藏禍心」,在這樣的「聖戰」中,我不只一次被提醒,必須表態,才能好好生存。然而,我的感受是,所謂的正義,多多少少都帶著點私心,實在無法對任何一山輸誠,我只好努力創造自我的價值,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畸零人。

忠於自己就是生存之道 

若依附任何一山,那都是違心的事,我決定忠於自己。他們雖然不喜歡我,卻明白我是無害的,擱著也無所謂。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多年之後離開了職場,有熟悉內情的朋友問:「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那些年的辛苦,會不會覺得後悔?其實不要堅持,日子會比較好過。」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在那毀譽參半的職涯中,因為不必花費心力在人事紛爭上,我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做了想做的事,幫助了許多需要幫助的人。最重要的是,我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過往的歲月,那些甜美或者艱辛的過程,此刻都被上了一層靜謐的濾鏡,看起來都很美好,沒什麼遺憾。事實上,夜深人靜的更多時候,我都心無懸念,睡得不省人事了。

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6月號